民调结果总是可信吗?如何避免落入民调的陷阱?--《科学月刊》

文/林珮婷、赖以威

说到民意调查,大家不仅不陌生,甚至可说是充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相信大家就算是没有接受过电话访问,也曾经在路上遇过一脸害羞地默默靠近的正妹、型男,正暗自窃喜以为是搭讪,但一开口:「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填个问卷?」,小鹿乱撞的心当场变成灰烬。

如果没遇过在路上伪搭讪的,餐厅也曾看过服务与餐点意见调查表。除此之外,网路上还有各式各样的民意调查,比如说最近很流行用脸书粉丝页的表情符号进行投票,媒体也常利用这种民调制造话题,例如:苹果日报2016 年11 月17 日的新闻:「《网路民调》13 万人挺同性婚,大赢反对9 万票」。

民意调查的结果数据随处可见,尤其是政治性民调结果几乎可说是天天在新闻上放送,对总统的满意度下降了多少百分比、某某县市的幸福指数最高等诸如此类的调查数据。同一份民调,媒体、政党、政治人物、名嘴(政治评论家)往往又会做出不同的解读,各说各话,每个看起来似乎都有几分道理,但拼凑起来,又让人想到瞎子摸象这句成语。到底这些数据代表什么?要怎么做一位正确解读民调的聪明阅听者呢?

让我们把结论说在前头,其实只要掌握两大原则,就可以大致不被骗了。第一个原则是「这个民意调查是怎么做的?」,调查的设计必须公正、客观且受访者具有代表性。第二个原则是「应该怎么解读?」,必须说明调查的范围与误差,不能过度诠释与解读,有多少资料说多少话。

民意调查是怎么做的?

民意调查简单来说就是,抽取一小群人,了解他们对于特定议题的看法,是个便利又快速了解民众看法与意见的方式。然而,不是随便做做、随便问问就可称之为民意调查,必须以系统的、科学、公正的方法从研究范围内的全体民众中,依随机抽样抽出具代表性的民众为样本,询问其看法,再推论全体民众看法(母体),并说明误差。我们一般民众要看懂民调,可以先从问问这个调查怎么做的开始。

第一个问题:这个调查想解答的问题是什么?如何得到这个答案?

民意调查都有主题,想了解特定人、事、物的民众意见或行为,「问卷」是民意调查用来探知答案、搜集资料的测量工具。理想状况是设计一组问题后,能直接得到解答。然而,问卷设计看似简单,却常常充满了陷阱,这些陷阱有可能是无心也可能是有意的,都会影响到调查的结果。更有什者,是调查者透过问卷设计来操弄民调的结果,使得这些数字不再是单纯地呈现民众的真实意见,而被当成达成特定目的(如政治斗争)的工具或手段。以下简单说明几个很常遇到的陷阱题:

1. 一题多问:同一个问题里包含了一个以上的问题,到底要回答哪一个?

(1)请问您对于本餐厅的服务品质与餐点口味,满不满意?
→服务品质与餐点口味事实上是两个问题,这2个的满意程度可能是不一样的。

(2)请问您赞不赞成调高大学学费来提升教师的教学品质,使学生更具有就业竞争力?
→调高大学学费是手段,提升教师的教学品质与使学生更具就业竞争力都是目的,一个题目里包含了3个问题。若受访者回答赞成,赞成的是哪一个问题,我们其实无法分辨。

2. 引导式题目:透过前导句或具有倾向性的语句来诱导你回答特定方向的答案

(1)前导句诱导范例:层出不穷的酒驾伤亡事件已造成许多家庭家破人亡,请问你认为目前国内对于酒驾的刑责是太轻还太重?
→先强调酒驾伤亡的严重性,很容易使受访者往「太轻」的方向去回答。

(2)倾向性语句范例:请问您是否赞成政府合理调高税收?
→ 「合理」一词很容易让民众倾向赞成,但民众所认定的「合理」与调查者的「合理」分别是什么我们并不清楚。

另外,还有一种不是透过题目本身来引导式,而是透过问卷结构。例如说先问民众对于某个重大事件(可能是天灾人祸或是弊案等)的观感后,再问对现任政府的施政满意度,很容易引导受访者回答负面评价。

除此之外,问卷有时候也可能出现太专业、太难的描述,民众可能根本看不懂是什么火星语,做出来的结果当然就失去可信度了。

第二个问题:谁是受访者?

大约从将近十年前开始,政论性call-in 节目也流行起call-in 式民调,由民众自己打电话进来对于特定议题或投票意向表态,现在也还有很多节目与电子媒体采用这种方式,通常的选项只有最简单的「赞成/反对」或「候选人名」的选项,而没有「还没决定」、「无意见」等选项。

但是哪些人会主动打电话进去或是上网点选表态呢?一来是有在看这个节目与电子报的民众,而我们都知道电视节目通常有特定的收视群,民众也通常会有习惯阅读的电子媒体(这部分相关的传播理论为「选择性阅听」)。二来是有拨打电话与点选表态的动机,通常是有明确强烈意见且个性较积极主动的人。但这些人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意见吗?答案是否定的。

「随机抽样」在民意调查中是非常重要的事,随机抽样意谓着你所感兴趣的那个群体中的所有人(母体)都有被抽中的同等机会,比如说我们感兴趣的是2016年总统大选哪些人投给了蔡英文?那么母体指的便是台湾的合格选民,再从这些合格的选民中随机抽取出具有代表性的受访者样本。因为是抽取出来的样本,不大可能百分之百与母体一模一样。因此必须充份的了解受访者的结构(如性别、年龄、教育程度等)是否与母体相符,再去计算抽样的误差,也就是把样本与母体之间的差异考虑进去。

谁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问卷设计看似简单,却常常充满了陷阱,这些陷阱有可能是无心也可能是有意的,都会影响到调查的结果。图/COSCUP@Flickr当想要问题得到适当的回答时,就必须找到适合的受访者。比如说,前面开头所提的餐厅意见调查表,想要了解的是民众对于服务与餐点的满意度,受访者就必须是在这家餐厅有食用经验的人。又再比如说,想要知道台北市长柯文哲上任后的施政满意度,访问对象就必须是台北市的市民,而不会是由全台湾的民众来回答这个问题。民意调查执行机构的中立性、执行的时间、访问品质、拒访情形等也是可以注意的小眉角。看到这里,相信你对民调的第一个原则「这个民意调查是怎么做的?」已经有更清楚的认知。至于第二个原则,民意调查的结果应该该如何解读,可参考本期解数专栏。

〈本文选自《科学月刊》2017年7月号〉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