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科学 ·

关乎生命却避而不谈的禁忌话题: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失控的长寿医疗》

图/Aramisse@Flickr

植入式心律去颤器(Implantable cardioverter defibrillator, ICD)于1980 年代首次成为一种平民医疗。在美国,有超过五十万人使用植入式心律去颤器,每年的使用人数更会新增大约十五万人。时至今日,许多使用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患者都是出生自战后婴儿潮的人,甚至是这些人的父母。这些正迈向人生晚年的患者,有部分早已经和当初为他们植入心律去颤器的医师失去联络,而且身边也找不到一个愿意和他们一起讨论是否要将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关闭的对象。

基本上在患者、医师和护士的心中,他们对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看法大多已有既定的刻板印象,甚至连提供安宁照护的相关单位也不太喜欢谈论这方面的话题。哈佛医学院的调查指出,即便大多数的安宁机构皆备有强力磁铁,能在植入式心律去颤器连续电击时,中止植入式心律去颤器运作,减少患者临终前的苦痛,不过实际上却只有10%的安宁机构有明文规范这方面的执行标准,让面临这种情况的家属和医护人员不致陷于两难。

植入式心律去颤器是一种置于皮肤下、追踪记录心率的装置。由二根细导线将其与心脏的一或多个心室相连。心脏送出电信号给植入式心律去颤器。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可传送电脉冲或电击,帮助心跳紊乱且心跳过快的心脏恢复正常。图/Wikipedia

2011年《美国护理》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Nursing)刊登了一篇由詹姆士.鲁索(James E. Russo)所写的文章,该篇文章是现在讨论临终患者使用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现实面时,最常被引用的参考文献之一。为了详细探讨这个主题,鲁索在1999年1 月1 日到2010 年10 月31 日这段期间进行了一系列的相关调查,调查的对象涵盖患者、医师、制造商和执行安宁照护的工作人员。

他的研究结果让我们清楚知道,这么多使用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个案,在临死之际却没有中止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原因。鲁索发现,当初患者会使用植入式心律去颤器,主要是为了解决心跳过快或紊乱的毛病,因为它可以改善患者心脏下方腔室—-心室-—的搏动状况。通常患者植入这些装置时的身体都还算强健,根本不到行将就木的年岁,医师当然也就不觉得需要急着跟他们讨论何时该终止这些装置的问题。

鲜少人愿意提起植入式心律去颤器是否关闭的议题,不管是患者或医师都似乎避而不谈。图/Pixabay

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心跳就会马上停止?

不仅如此,人们还逐渐将这类的植入性装置视为是身体的一部分,认为它们跟呼吸器或是透析仪这些维生装置大不相同。基于这些因素,患者的心理上会开始跟植入式心律去颤器产生了某种莫名的连结。鲁索发现患者常常会高估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救命能力,并将它视为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战友」。不少患者误以为只要有了植入式心律去颤器,他们就不必担心自己死于极度恶化的心脏衰竭,这完全是个错误的想法。

同时鲁索也指出,患者一旦曾经历过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电击,便会在情绪上衍生出焦虑、甚至是忧郁的状况,因为他们一方面害怕自己再次遭受电击,一方面又忧惧死神的降临。这样进退维谷的窘境,也正是让患者一直抗拒和医师好好讨论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最主要原因。

另外,《一般内科医学》期刊(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在2008年发表了一篇小型的研究报告,该研究召集了十五名装有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人,探讨他们对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看法。值得一提的是,这十五名受试者当中,没有人正处于垂死状态,所以这样的想法比较像是一道假想题,对他们造成的压迫感相对比较低。

访谈的结果令人瞠目结舌,因为这些人都不曾和医生谈过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问题,而且就算他们同时也对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电击感到忧惧,但却仍普遍不愿意去触及这样的话题。他们大多高估了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好处,以及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猝死风险;甚至他们当中没有半个人知道,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可以关闭或是重新设定功能(保有维持心搏频率的功能,但是关闭去颤功能)。另外,在知道这些资讯后,还是有一名受试者把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比作是「一种自杀行为」。

有些患者认为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即会造成心跳骤停;尽管这是个错误的观念!但不可否认,受试者都强力相信这样的理论。图/Army.mil

其次,这个研究也显示,患者并非真的了解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在他们健康中所扮演的角色,或是他们之所以要使用它的原因。无论他们是否曾经历过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去颤电击,都对于这件事感到相当焦虑。

然而,不管在研究中或是在日后与医师的会诊中,没有一个人愿意提起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话题。一方面,他们认为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即会造成心跳骤停;尽管这是个错误的观念,但不可否认,该实验的受试者都强力支持这样的理论。

另一方面,每一位受试者似乎都不明白,植入式心律去颤器并不能让他们幸免于严重心脏衰竭或是其他疾病所造成的死亡。大部分受试者「想不出有哪些状况会让他们面临生死关头」,更有好几位受试者直言,建议患者何时该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是医师应尽的职责。不过,患者想依赖医师为他们做出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关键决定,可能不太可行,因为这篇研究中的部分作者又做了另一项研究,并且发现其实医生也不会比他们的患者更乐意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患者想依赖医师为他们做出关闭植入式心律去颤器的关键决定,但可能不太可行,因为研究发现其实医生也不会比他们的患者更乐意讨论这方面的问题。图/Pixabay

本文摘自《失控的长寿医疗:8个能让人类活到250岁,却又100%有道德争议的救命科技》,三采文化集团出版。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