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主义友善地球?食物的选择才是重要关键——《BBC 知识》

 

  • 作者/乔许‧贾巴提斯(Josh Gabbatiss)|居于英国伦敦的科学作家,作者推特帐号。
  • 译者/赖毓贞|

英国雷丁的特易购物流厂中,堆满食物的货架。图/《BCC 知识2017 年8月号》

若考量个人品德、宗教信仰和健康等等因素,饮食算是充满争议的问题。不过对许多人而言,如果涉及环境层面,那就没什么好争的了。一位实行​​全素主义(不吃也不使用任何动物性产品)的朋友最近告诉我:「事实就摆在眼前,只要用心就看得到。」他那副义正辞严的模样,让有些人对全素主义倒尽胃口。

虽然我不是素食者,但是我想他可能说得没错。尽管我确信这不是大多数全素主义者的目的,不过避免使用或食用动物制品,的确让你在环境议题上看起来高高在上。我看过《畜牧业的阴谋》(Cowspiracy )这部纪录片,深知其中的利益所在。同时我要承认,看到有些人因为自己的饮食选择而自我感觉良好,让我有些迟疑。我们很少看到所有证据都指向同一件事,而且在考量全球食物系统这种多元议题时,以偏概全也许不是聪明的做法。

吃素真能hold 住全场吗?

近年来科学家和一般大众逐渐意识到,我们所吃的食物可能对地球有负面影响。有了这样的想法,无论你站在那一边,都值得去思考证据是否「就在眼前」,以及是否存在客观来说对环境最友善的饮食法。

这实在不是一个简单明了的议题。国际农业研究咨商组织(CGIAR)提出的数据显示,我们排放的温室气体有三分之一来自农业,然而这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我们的饮食系统也是造成全球森林砍伐、土地​​使用方式改变以及生物多样性减少的主要原因。还有过度捕捞水产、水污染、地下水枯竭、过度使用肥料以及杀虫剂等等令人担心的问题。因此当我们讨论「永续性」饮食时,可能会因为讨论对象、考虑的议题而有不同的答案。然而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某些趋势压过了其他声音:大家越来越注重蔬食(多吃植物)这种饮食概念。

大家越来越注重蔬食这种饮食概念。图/By congerdesign @Pixabay

「素食主义(不吃肉,可能吃蛋及乳制品)友善地球」是相对较新的概念。法兰西斯‧摩尔‧拉佩(Frances Moore Lappé)在1971 年的著作《一座小行星的饮食方式》(Diet for a Small Planet)很有远见,拉佩认为如果西方饮食不那么注重肉食,将能够改善全球的饥荒情形。她的菠菜千层面和大豆汉堡食谱在当时掀起了一股旋风。

经过了46 年,从荷兰到美国等各地的官方饮食指南都强调,少吃点肉会有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地球,素食主义俨然已成主流。在2015 年美国饮食指南咨询委员会的报告结论是:「证据一致指出,植物性食物较多且动物性食物较少的饮食模式比较健康,而且与目前美国一般的饮食模式相比,对环境冲击也比较小。」

这可说是句句实言。经过反覆研究,学者已经证实了蔬食对环境的好处。一篇去年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的论文总结:如果大多数人改实行素食主义,与食物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大幅减少63%;如果只是依循全球健康指南建议的肉类摄取量(不如少吃点汉堡吧),将可降低29% 的排放量。

看来,全素主义走在拯救地球的最前端。饲养家畜以供肉食所衍伸的许多问题,像是动物排放的甲烷、畜牧场造成的污染、饲料生产耗费的大量能源等也可见于乳牛场与蛋鸡场。如果广泛实行全素主义,那么排放量最多可减少70%。

还是来点肉吧!全素可能不是最佳选择

这些铁一般的数据看来难以忽视,然而绝大多数的人依然对这些视若无睹。虽然现在蔬食的普及率已经不是拉佩那个时代所及,不过吃素和实行全素生活的人仍然寥寥无几。估计英国仅有2% 的人口吃素,全素主义者不到1%(编按:台湾吃素人口高达12%)。

然而,停止无谓的舆论吧!也许完全拒绝(或几乎完全拒绝)动物制品并非那么必要。一些发表于优良期刊上的研究结果显示,蔬菜未必是我们唯一的救赎。2015年美国卡内基美隆大学保罗‧费希别克教授(Paul Fischbeck)发表一篇特别的论文,引起媒体一阵骚动,身为第一作者的他宣布「莴苣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是培根的三倍以上」。斗大的新闻标题写着「莴苣比培根还糟糕」,时事评论家则幸灾乐祸,认为素食主义根本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好。

莴苣比培根还糟糕!?真的假的?图/By sipa @Pixabay

其他研究认为,肉食可能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有好处。最近一项研究分析了10 种含有不同比例肉制品以及动物制品的饮食模式,结果显示,就土地永续利用最大化而言,全素主义只排第五名,低于其他不同程度的素食主义和杂食饮食。

这对全素主义者来说无疑是个打击(我完全可以理解),由于过去充分证据指出畜牧业造成的问题,因此全素主义者往往倾向认为自己的饮食模式是最佳选择。

评估标准不一致,结论当然差很大

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同的结论?简单来说,这是因为他们尝试回答的问题相当复杂。为了研究对地球最好的饮食方式,科学家加总各种食物在生产、运输以及上市期间的环境成本,接着比较各种饮食方式。然而有各式各样的环境成本牵涉其中,因此众多的评估标准任君选择,有些研究团队完全忽视食物浪费量等某些层面,有些则会强调他们认为最重要的因素。

例如红肉产品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毫无疑问地远超过扁豆和圆豆类等植物性蛋白质来源,大约是后者排放量的13倍。不过如果你把重点放在土地利用,那么乳牛和绵羊就显得较为合理了。我们可以在不适合栽种人类食用作物的土地上畜养家畜和种植其饲料,因此,如果能够好好利用土地,将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提高食物生产效率

至于「对环境而言,莴苣比培根还糟糕」的说法,是因为该研究团队选择的分析标准是每卡路里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这样的比较方式看来根本不公平,毕竟素食者的早餐并不会完全以3.3 公斤的莴苣取代两片培根。然而费希别克和同事想要强调的是,应该以食物本身的价值来评断,而不是选择了A 或B 饮食方式就等于拯救地球。

别因素食懈怠,食物选择很重要!

这是很棒的想法。全球有各种「绿色认证」,即使只是食物的认证也数量惊人。牛肉和羊肉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远超过猪肉,猪肉又远超过鸡肉;不同鱼肉所造成的环境冲击也有很大的差异,取决于捕获的或养殖的种类,而同一种类在不同地区所造成的环境威胁也有所不同。

蔬果的影响更为复杂。高丽菜和马铃薯这类能够在田间种植的强壮作物,产生的温室气体相对较少,不过如果是需要严密冷藏或是需要在温室里生长的植物,那就得注意了。同样地,如果是必须运输很长一段距离才能抵达你餐桌的蔬菜,也有很高的温室气体排放代价。

需要严密冷藏或是需要在温室里生长的植物,可能造成相应污染。图/By congerdesign @Pixabay

这些还不包括种植柑橘类水果需要灌溉大量的水,或是香蕉园需要喷洒的杀虫剂。温室气体虽然是衡量对环境冲击的最普遍标准,然而它只能告诉我们这复杂故事中一小部分的情节,因此就算选择多吃蔬果的人也必须慎防,别以为取代动物性饮食的植物就不会造成其他伤害。

事实上,无论你选择什么样的饮食方式:全素主义者、素食者、鱼素者或杂食者,都没有理由因此自满。事实上,你如何选择食物会与你所实行的饮食模式一样重要。

遵循自然之法,生态农业成未来趋势

这个故事的另一个复杂层面在于,食物生产所使用的农渔牧策略。有些人认为,与其将肉类污名化,不如确保业者以更有效率又可减少制造温室气体的方式经营畜牧业。这听起来可能过于理想,然而科学家已提出,只要使用高品质的饲料并以少量多餐的方式喂养牛羊,畜牧业在接下来20 年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可能可以减少将近四分之一。

虽然只需要相对简单的方法就能有所改变,但如果考量到我们的食物系统对地球造成的冲击程度,也许应该要追求更显著的改变。长久以来工业化农业已成为便利的生产系统,然而过度使用强力杀虫剂和肥料,导致生态系统正逐渐瓦解,最终将无法永续生产。

生态农业可能是这类问题的解决方法,其运作理念是「依循大自然法则,而非与之对抗」、恢复生物多样性以及生态系的功能,以确保土地生产力,目前这些原则已持续付诸实行。生产稻米最多占我们每年用水量的三分之一,而现在越来越多人施行的低用水量生态农法「强化稻作栽培体系」(SRI,只在需要的时候供水、以堆肥取代化学肥料、以人工除草取代除草剂)所得到的稻米产量最多可提高50%。

依循大自然法则的「生态农业」将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图/By sasint @Pixabay

来自印度坦米尔纳德邦的农人苏曼‧库玛(Sumant Kumar)使用这个方法之后,不仅打破过去每年稻米产量的最高纪录,而且是大幅增加了三公吨。无论是生产稻米、猪、鱼或苹果,生态农业都将瓦解现有体系,并为小规模业者及个体农户灌注更多力量。如果你觉得这听起来有点像「环保斗士」,那么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也为这股趋势背书。

联合国代表拉尔‧艾尔弗教授(Hilal Elver)在2014 年宣布:「始于1950 年代的现代农业,由于大量化生产,不仅资源需求密集,且非常仰赖化石燃料、肥料,我们必须改变这样的策略。」在在说明了生态农业正是未来生生不息的关键。

一周一天无肉日,改变从个人做起

真正对环境友善的饮食方针仰赖大规模、系统性改变,不过可以先从个人饮食下手。坊间各式各样的数据让我们对科学界有种反覆无常的印象,不过这更说明了饮食议题错综复杂的程度,更别提食物产业利害关系人之间的利益冲突。然而事实上,有些趋势相当明显。

就算「莴苣是魔鬼」和「全素主义拯救地球」这样的标题看起来令人误解,不过假装饲养家畜完全没问题的人更是虚伪。一直以来,西方食用过多的肉类,随着中国和印度等国家越来越富裕,对肉类的需求也在增加。

联合国气候变迁政府间专家委员会的前主席拉金德拉‧ 帕乔里博士(Rajendra Pachauri)呼吁:「一周一天无肉日,改变从个人做起」,看起来是个不错的起始点。

一周一日不吃肉,我们可以一起做到。图/By Security @Pixabay

其他合理建议包括选择可永续捕捞或经认证的鱼群、购买保存妥善的蔬菜以及避免浪费食物。某些预期大批人口转为全素生活的研究也许不太实际,不过如果我们在饮食上做些小改变,便能造成可观的效果。如今我们理应认同帕乔里的建议以及其他类似作法,就算我们无法得知所有资讯,但是这些已足够让我们做点改变。

拯救世界,每次选择都是一次机会

五种可多吃的食物:

  1. 淡菜:这些富含脂肪酸和维生素的贝类可生长在绳索上,因此对海洋生态系的伤害极小;它们也能吸收环境中的碳让贝壳变大。此外,身为滤食动物的它们完全不需要任何饲料。
  2. 豆类:相较于其他蛋白质来源, 豆类(圆豆类、豌豆和扁豆)需要的水分和肥料较少,而且它们的碳足迹不高。这些植物甚至会将大气中的氮「固定」于土壤中,转变为其他植物生长所需的氨。
  3. 吴郭鱼:这些淡水鱼可生长在封闭的养殖系统,免于养殖渔业常发生的水污染。和其他养殖鱼种不同,它们不是肉食性,因此无须喂食鱼粉,这表示养殖吴郭鱼不会使野生鱼群枯竭。
  4. 软质起司:起司是继红肉之后产生最多温室气体的凶手,非全素素食主义者应该将这句话谨记在心。不过如果你一定要吃起司,可以选择比较软的种类,因为它们所含的乳成分较少,而且生产所需的能量通常比较低。
  5. 当地、当季的蔬果:这的确可能受到限制,不过任何食品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大约有10% 来自于「食物里程」。如果你购买那些生长在隔几条街而不是隔整片海洋的食物,就能够减少碳排放量。

让我们多吃点豆豆吧!图/By Pexels @Pixabay

五种应少吃的食物:

  1. 糖:全球各地生产大量的糖,已对环境造成明显冲击。甘蔗是世界上水需求量最大的作物之一,而将越南湄公河三角洲这类敏感栖地转为甘蔗田,已经严重伤害了生物多样性。
  2. 鲔鱼:就算现在可以买到「良心」鲔鱼,我们还是很难掌控鲔鱼种类和捕捞方式以确保其为永续来源。如果你钟爱某些鱼类,最好的方式可能就是坚持选择比较安全的来源,或者以鲣鱼取代黑鲔鱼;以竿钓鱼获取代延绳钓鱼获。
  3. 酪梨:由于酪梨已经成为时尚又健康的生活代名词,因此很容易就忘记它们其实对地球并不友善。每生产两到三颗酪梨大约需要272 公升的水,而且酪梨多半种在干旱严重的加州田区
  4. 大豆:从地下水污染到亚马逊雨林砍伐,大豆往往和所有不环保的事情牵扯在一起,并位居环境不友善食物排行榜中的前几名。但嘴里嚼着大豆汉堡的素食者无须为此感到不安,毕竟这些大豆约有75% 是用来喂养家畜。
  5. 牛肉:虽然一般而言生产肉类就会造成问题,不过牛肉尤为严重。有项研究估计,生产牛肉所需要的土地面积是生产等量禽肉或猪肉的28 倍,水的需求则是11 倍,而且会产生5 倍的温室气体。

本文摘自《BBC知识国际中文版》第72期(2017年8月号)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