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科学 ·

侏罗纪最萌最小的动物是什么:阿蒙氏蛙嘴翼龙

翼龙(Pterosaur)不是恐龙,他们是恐龙怪异的亲戚,同时也是第一种已知能够飞行的脊椎动物。相较于恐龙,人们对翼龙的研究起步相对的早。

在18世纪,这些动物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水生动物。直到 1801 年,法国的比较解剖学家居维叶(Georges Cuvier)重新研究了翼手龙(Pterodactylus)的标本后才理解到牠们原来是一类翱翔在天空的动物。

德裔法籍的自然史学家约翰赫曼(Johann Hermann)早期復原的翼手龙图像。图/Johann Hermann.

儘管分类上相较恐龙来说单纯的多,但由于化石纪录上仍有许多的空白,我们至今仍对这类群的动物了解有限。大致上来说翼龙可以简单的分为:喙嘴翼龙亚目(Rhamphorhynchoidea)和较为先进的翼手龙亚目(Pterodactyloidea)。不过近来的新研究显示,喙嘴翼龙亚目其实是一个并系群,由于翼手龙亚目仅是喙嘴翼龙亚目当中的一个演化支,而两者并非具有一个共同祖先,所以这样的分类方式逐渐在正式的科学研究上被放弃不用。

小巧可爱的阿蒙氏蛙嘴翼龙

翼龙的种类相当多样化,其中巨大的种类大小可比一架单引擎的赛斯纳飞机。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翼龙都如同一般人印象当中那么大。事实上,在目前已被辨识出的 120 多个属的翼龙当中,展翼长达十公尺以上的物种仅仅佔了4%,而展翼长度小于 1.5 公尺的中小型翼龙则高达 37%。普遍来说,半数以上的翼龙都不算太大,甚至不少只有麻雀般的大小。

今天的主角─阿蒙氏蛙嘴翼龙(Anurognathus ammoni)就是一种小巧可爱的小型翼龙,生存于距今约 1 亿 4900 万年前侏儸纪的提通阶(Tithonian),大大的眼睛与毛茸茸的模样让人很难不喜欢牠。

萌萌的蛙嘴翼龙的復原图。图/Andrey Atuchin.

蛙嘴翼龙发现于索伦霍芬组(Solnhofen Formation),这里独特的石灰岩层成为了保存化石的优良条件,使得许多标本得以完好的被保存下来。侏儸纪时期,此处有许多的岛链,乾燥且植披稀疏,大量的鱼类化石、鱼龙与海栖鳄鱼显示此地的海洋资源相当丰沛;此外,地表上也不乏小型动物活动,一些蜥蜴、喙头蜥类与为数众多的小型恐龙和始祖鸟(Archaeopteryx)也栖息于此。

1922 年,蛙嘴翼龙的模式标本被巴伐利亚当地的地质学家路德维希‧冯‧阿蒙(Ludwig von Ammon)所发现。其后,这件标本转交到了路德维希杜德莱茵(Ludwig Döderlein)手上,并由他研究、描述。根据杜德莱茵的检测,这件标本身长约略微 9 公分,展翼全长约 50 公分。除了头颅骨因岩层挤压而破裂,缺乏下颚骨;此外全身骨骼保存相当完整。

不同于一些较早期的翼龙,牠的脖子相当短、且几乎没有尾巴,相当独具特色。杜德莱茵根据这些特质将蛙嘴翼龙命名,属名根据希腊文原意为“缺少尾巴与下颚”,种小名则献给发现者冯‧阿蒙。杜德莱茵认为,蛙嘴翼龙是一种可以快速飞行捕食昆虫的小型翼龙,生活型态类似于今日的蝙蝠。

source:Wikimedia

 

娇小的蛙嘴翼龙化石保存并不容易

2007 年,另一件新的标本被描述。相较于原本的模式标本,这具化石的保存状况又更好、也更完整,较小的体型显示他可能还是隻未成年的翼龙。透过放射线检验下科学家甚至可以从化石中辨识出附着在四肢的肌肉组织与翼膜残留的痕迹。

古生物学家克里斯多夫班奈特(Christopher Bennett)在研究了这具新发现的蛙嘴翼龙的标本后提出了新的想法。

石灰岩板上的蛙嘴翼龙化石标本。图/S.C.Bennett. 2007

在检视过蛙嘴翼龙的翼膜后,班奈特指出,他们的翅膀应该较为短小,缺乏尾巴反而能增加他们的滞空能力,他们应该是一类飞行速度缓慢的翼龙。他们的翼膜上还覆盖了一层丝状的绒毛,这样的特质可以在各种翼龙上找到,但是蛙嘴翼龙科(Anurognathidae)翼膜上的绒毛更为密集,这有可能是为了减低振翅时所发出的声响,就如同现生的猫头鹰一般。

他们的大眼睛位于短而宽广的面部,眼眶稍微朝前,可能具有某种程度的立体视觉,让他们得以测量与猎物之间的距离。也就是说,蛙嘴翼龙就好像那些漂浮在风筝上的忍者,能隐身在暗处捕食牠的猎物,优雅的完成任务。

此外,班奈特在蛙嘴翼龙的面部发现了一些细小的突起,他认为这些隆起原本是毛髮的附着处,这里原本可能长着像类似夜鹰嘴边的鬍鬚,可以更有效率的在夜间感知猎物的所在。但是这个构造并未能在其他蛙嘴翼龙科的翼龙身上找到,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这样的假说。

2008 年时,翼龙专家马克维顿(Mark Witton)曾经重新检验了蛙嘴翼龙的标本,并尝试推估牠的体重,重新计算后展翼长约为 35 公分、体重经估计后约为 40 公克左右。轻薄短小的蛙嘴翼龙,同时也是目前已知发现过最小型的翼龙之一。

蛙嘴翼龙科的化石相当罕见,也许是因为他们娇小的身躯不容易为化石保存,幸亏有了索伦霍芬的石灰岩层,我们才有机会找到这些藏身于侏儸纪的小精灵,并见证大自然演化的奥妙。

索伦霍芬的石灰岩,展现了侏罗纪末生物界的丰富性。图/J.Stiegler@wikimedia commons

参考资料

  1. Döderlein, L. (1923). “Anurognathus Ammoni, ein neuer Flugsaurier". Sitzungsberichte der Mathematisch-Naturwissenschaftlichen Abteilung der Bayer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zu München, 1923, 306-307.
  2. Bennett, S. C. (2007). “A second specimen of the pterosaur Anurognathus ammoni", Paläontologische Zeitschrift, 81: 376-398.
  3. Witton, M.P. (2008) “A new approach to determining pterosaur body mass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pterosaur flight". Zitteliania B28: 143-159.

本文转载自作者博客:PREHISTORIC BEASTS ,欢迎追踪作者粉丝页:远古巨兽与他们的传奇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