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科学 ·

维京战士不可能是女性?DNA分析能推翻十九世纪以来的偏见吗?

瑞典的 BIrka,在西元八到十世纪时是个重要的商业中心,贸易的范围向东越过俄罗斯的乌拉山脉,直接触及伊斯兰世界,向南则触及拜占庭帝国;整个城镇的人口大约有700-1,000人,多是手艺工匠、商人以及战士。

遗留下来的墓葬元素也相当丰富多元,至今约有超过3,000座当时的墓葬仍可辨认,已被系统性挖掘的则有有1,100座。而其中编号Bj 581的战士墓,由于装修和规模都相当完整,被视为是当时维京精英战士墓的代表。

墓葬Bj 581的位置。图/A female Viking warrior confirmed by genomics.

Bj 581:驻军旁的长眠所

直接建造在城镇的军团驻地旁,墓穴Bj 581的主人显然是个熟悉军旅生涯的人。陪葬品包括一把剑(sword)、一把斧头(axe)、一把枪(spear)、穿甲箭(armour-piercing arrows)、一把格斗刀(battle knife)、两张盾(shield))以及一公一母两匹马,而除了这些战士的基本配备之外,还有一组棋子(gaming pieces);棋子意味着墓主拥有战略相关的知识;故而可以推断其应该是位高阶指挥官。

从物质发现和歷史文献推断,战士身分向来是不需要加以解释,就直接让人联想到男性,因此当Bj 581于十九世纪末出士时,依据培葬品的内容考古与歷史学界便直接认定这个墓主是男生。直到1970年代,一份完整的骨骼鑑定和歷史脉络分析,发现这具骨骸其实应该是女生,才开始有人质疑这种用陪葬品断定死者性别的作法。

墓穴Bj 581出土时的素描。图/A female Viking warrior confirmed by genomics.

战士一定是男性?

其实,维京女性的陪葬品中有武器,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长期以来,学者对于女战士是否存在,以及她们的重要性,态度一直有所保留;传统上,战士的身份就是与男性直接连结。Bj 581的墓主要骨骼鑑定为女性,就直接挑战了这项根深柢固的认知,也引发更多质疑,因此有必要以基因定序和同位素作更详细的分析。

遗传性别测试,是女生!

随着古代DNA分析技术的进展,研究人员决定采取遗传学的方式,鑑定 Bj 581 墓主的性别。研究团队采样墓主的左侧犬齿,以及左肱骨共2个样本,分别定序其中的DNA序列,重建墓主的基因组;最后得到整个基因组的覆盖率是(coverage) 是0.09。

人类的基因组约有30亿个DNA核苷酸位置,覆盖率 0.09 的意思是,样本中所有定序出的DNA片段,加起来大概是2.7亿,而2.7亿占30亿的比例是 0.09。以基因组定序而言,这样的覆盖率品质欠佳,不过目的若是判断性别,0.09 已经相当足够。

DNA。图/Pixabay

人类性别差异取决于Y染色体,男生有X与Y染色体各一条,女生却是2条X染色体,没有Y。因此假如样本中的性染色体,DNA序列都源自X,而没有Y染色体,那么就能判断这是来自女生的基因组。而这就是 Bj 581 墓主的状况,所以,“她”是或许曾任高阶指挥官的维京战士中,第一位被确认的女性。

遗传上,和其他族群比较,她与现代的北欧人最为接近,其次则是不列颠,以及其他欧洲北部的族群,意谓她的血缘应该属于维京人。

另外,她牙齿中的锶同位素比例,与当地环境不一致,故可推论,她小时候也许不是于Birka本地长大,而是长大后才搬家过去。因为不同地点的锶同位素比例不一样,而锶在幼年时期进入牙齿后,就不会再有变化,因此不同锶同位素的比例,能反映牙齿的主人,小时候在何处成长。位素分析,这位女战士她并不是出生在Brika当地,而是迁居至此。

怎么鑑定战士?

一般而言,考古学界在鑑定出土的死者是不是战士,参考的主要有两种指标:

1.生物考古学(Bioarchaeology):
想像一名职业战士,必须每天一直挥剑,那么他的右手臂骨骼则必然会比较粗壮,肩膀、手肘和手腕也比较容易出现关节炎,这些病理特征就是鑑定一名死者是不是战士的重要根据。目前为止出土的维京时代女性并没有特别被记录有这些病理特征,但这并不代表她们身上找不到这些物质证据,而是以往在鑑定女性骨骼的时候,关节的损伤常常只会被当作一般劳动的结果,劈柴跟挥战斧一都会造成关节炎,但不知为何只要是女生,就会被认为一定是砍柴煮饭造成的。

2.陪葬品:
就像现代军人会穿着制服下葬一样,古代战士也会和自己的惯用武器一起下葬,因此如果一个墓穴内有找到兵器,应该就可以推定这个人生前有使用兵器的习惯。

挖到兵器,所以咧?——陪葬品与死者之间连结的争论

在1970年代Bj 581的骨骸第一次被鑑定为女性时,由于这与一般认知的“战士=男性”实在相差太远,因此陪葬品是否能完全代表墓主身分,也开始被质疑。长期以来,发现在女性墓穴中的武器,常会被认为只是她们的家传物、纪念品等。但有趣的是,同时代男性的坟墓则完全没有这些诠释的问题,陪葬品中只要有武器,那么他就会被认为生前是一名战士。

陪葬品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连结死者生前的身份和社会角色,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诠释陪葬品与死者之间的关係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标准,但这些标准是否可以依据死者的性别而随意更动,却又是另一个问题。

维京传奇。图/TOR.COM

神奇的是,文献、诗歌的纪录早都以已经指出,维京时代部队的指挥阶层中有女性,但是这次由DNA分析证实了这位看似是高阶战士 / 指挥官的死者是个女生时,反而大家忽然之间都觉得陪葬品其实跟死者的社会身分没什么关係了;有人认为,这座坟墓里本来应该还埋着一个男的,只是男生的身体不见了;也有人主张,她的骨骼上没有作战的痕迹,所以不可能是战士(但其实在Birka出土的同时代其他带着武器的生理男,遗骨上的创伤其实也很少见,因为作战的伤痕绝大多数都是发生在无法由遗骨证物保存的软组织上)。

更多人则主张,这些陪葬品其实就只是纪念物,不能直接推论到她生前是个战士。

不然都是肥宅算惹

这些反驳的主张,其实就诠释方法的角度来看,都相当有道理,但若探究这些质疑的源头,我们不难发现,假若今天出土的墓主是个男生,光看这陪葬品的阵容,根本不会有人质疑墓主在生前就是个衝峰陷阵的精英战士。同样的下葬规格,为何只因为今天出土的死者是个生理女,就不能用同样的标准来推论她生前的身份?陪葬品和死者之间的关联,难道可以这样凭藉研究者的喜好而随便滚动吗?

强者我闪光蜜獾虾表示,假如这种随意滚动的诠择标准是可以的话,那么我们也可以主张“其实每个厚葬的战士墓,墓主都不是战士,是有地位的肥宅。所以维京战士不存在,北欧只有有钱的肥宅,他们喜欢花很多钱买武器,摆在墓里陪葬,让自己看起来像了不起的战士。而那些文献中记载的男女维京战士,其实也都是肥宅,只是花钱请人写诗来歪歪。”

以上。如果你可以主张跟两匹马和一大堆武器葬在一起的生理女不可能是战士,那么我也可以主张那些挖出来的维京战士,其实都是肥宅吧。

参考资料

  1. A female Viking warrior confirmed by genomics
  2. Viking Warrior Women: Did ‘Shieldmaidens’ Like Lagertha Really Exist?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