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根本不是人吃的东西!」这是大脑在面对讨厌食物时的内心呐喊–2017搞笑诺贝尔医学奖

想想你昨天的晚餐,有没有遇到什么让你难以下嚥的食物呢?我们或多或少都会在餐桌上看到命定的剋星:芹菜、香菜、花椰菜……但是,如果要你说说自己到底有多讨厌那些食物,或为什么讨厌那些食物,大概也很难形容吧?

不要香菜!不要花椰菜!图/By JerzyGorecki @Pixabay

不过呢,科学就是要讲求精细的,于是,来自法国的研究团队决定利用 fMRI 来看看人们对食物的厌恶程度,而这个研究,甚至让他们获得了 2017 年第 27 次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呢!

杰利鼠最爱的起司,居然是顾人怨冠军?

桌上食物百百种,正所谓青菜萝蔔各有所好,研究者要怎么决定用哪种“顾人怨”的食物呢?

研究团队先利用报纸的广告找到了 300 多位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人士,而后让他们填写问卷,并使用李克特量表(Likert scale)表示出自己对于 75 种食物的感觉。如果受试者有特别不喜欢的食物,研究者会进一步追问:不喜欢是因为食物不耐症呢、还是你有过敏呢、还是文化影响呢、还是你的饮食习惯特殊(eg.素食)呢?(香菜厌恶者表示:啊我就只是纯粹看它不爽!)

食物偏好问卷中共有 8 个类别、75 种食物,你有什么特别喜欢或讨厌的吗?图/实验图片

在经过问卷调查之后,研究团队发现到,在八种食物类别中,不喜欢起司的人最多。在 332 位受试者中,竟然有高达 11.5% 的人表示自己不喜欢起司;其中,更有 6% 的人给了起司 0 分跟 1 分(真的超级讨厌的啦!)。这在研究者眼中其实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因为法国可是充满着各式各样的起司啊!

到底有多讨厌起司?把起司讨厌者送进 fMRI吧

在处处是起司的法国,居然有很多人讨厌起司!?图/By corinnabarbara @Pixabay

在得到问卷的结果后,研究者决定锁定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起司”来当作研究目标。他们想知道:喜欢起司和讨厌起司的两种人,他们的大脑究竟有何不同呢?为了解开这个谜题,研究者找了 30 位女性,她们皆是右撇子、嗅觉正常、年龄相仿,唯一的差别是:其中 15 位喜欢起司,而另外 15 位则讨厌起司。挑选完毕后,研究者便将把她们送进 fMRI 的机器中。

让我来看看你的大脑吧,嘿嘿嘿~
图/By EconomicsUZH, CC BY-SA 4.0 @wikimedia commons

在机器中,受试者会带上氧气面罩,而研究人原则站在外头,手上拿着个神秘的帮浦,只要轻轻一按,就可以透过嗅觉仪(olfactometer),将各种气味传到面罩中:起司、小黄瓜、蘑菇、比萨……只要闻到气味,受试者就可以按下按钮,以 1~5 分来表示自己对于气味的厌恶。而除了 12 种气味(6 种不同起司的味道、6 种其他食物的味道)之外,研究者也进一步使用视觉刺激,将 12 种食物呈现于受试者眼前。

喜欢、不喜欢,请选择!图/实验图片

由于 fMRI 并没有办法确实看到神经元活跃的情形,只能测量神经元活动引发的血流改变,所以,这种研究仍然有其限制。不过,光是看血液的变化也告诉了我们非常多信息,在这个实验中,研究者发现到:讨厌起司气味的人,一旦闻到起司的味道或看到照片,大脑中的“外苍白球”(GPe)、“内苍白球”(GPi)以及“黑质”(Substantia nigra)这三个部位的血液流动就会变得十分不一样。

不喜欢起司之人的 A 区域较(喜欢起司的人)活跃,喜欢起司的人则在 B 区域较(不喜欢起司的人)活跃。(图中深绿部分表示不喜起司、浅绿是喜欢起司。)图/实验图片

究极偏食大绝:不把讨厌的东西当食物!

在过去的研究中,科学家发现这三个部分跟大脑里的“奖赏系统”有着密切关联,也就是说,通常它们会在你遇到“喜欢”的事物时变得活跃。奖赏神经迴路会释放出让人愉悦的化学物质,让你对食物深深着迷,才不会一不小心就饿死自己。

然而,现在团队却进一步发现:奖赏神经迴路跟“厌恶”居然也息息相关。这个发现表示出:其实让你喜欢食物和讨厌食物的可能是同一套系统,只是操作方式不同而已。如果要让你喜欢上一种食物,大脑会在你吃它时感到快乐;而如果要让你讨厌一种食物,大脑就在你避开它时给你点甜头。所以,外苍白球、内苍白球和黑质不只让你记下喜欢的东西,也会让你记下讨厌的东西,进而对于特定食物产生厌恶、逃避或偏食的情形。

也就是说,你可能不是讨厌起司,而是喜欢“讨厌起司的感觉”。(请叫我科学彼得苏谢谢~)

不爱吃起司?那你得问问自己的外苍白球、内苍白球和黑质。图/By szfphy @Pixabay

一方面,团队也发现到:如果缺乏对起司的渴望,那么你的腹侧苍白球(Ventral pallidum)就会显得较不活跃。那么,腹侧苍白球原本会在什么时候活跃呢?答案是:当你肚子咕噜咕噜叫、眼前又刚好出现食物的时候。

这个区域对诱因性动机(incentive motivation)来说非常重要,它的活跃就是大脑在告诉你:“食物就在你前面!快去吃!”讨厌起司的人在面对一般食物时也会出现这种反应,然而,当他们看到起司、闻到起司味的时候,腹侧苍白球却罢工不干了。而它罢工的结果就是,让它的主人完全不会想要去吃起司。(既然这么讨厌它,我就不把它当食物啦!)

这么看下来,有没有觉得好像为自己的偏食找到了理由呢?(不是我不吃,是我的大脑叫我不要吃!)

参考资料:

  1. Winners of the Ig® Nobel Prize
  2. Jean-Pierre Royet, David Meunier, Nicolas Torquet, Anne-Marie Mouly and Tao Jiang, “The Neural Bases of Disgust for Cheese: An fMRI Study” Front. Hum. Neurosci., 17 October 2016 | https://doi.org/10.3389/fnhum.2016.00511

评论已关闭

  • 280298598@qq.com

    如果要让你喜欢上一种食物,大脑会在你吃它时感到快乐;而如果要让你讨厌一种食物,大脑就在你避开它时给你点甜头。所以,外苍白球、内苍白球和黑质不只让你记下喜欢的东西,也会让你记下讨厌的东西,进而对于特定食物产生厌恶、逃避或偏食的情形。那就是说不要讨厌你讨厌的食物,而是选择尝试它,接受它。

    3年前 (2017-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