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科学 ·

命中注定忘记你?浅谈非遗传性阿兹海默症

作者 / Alice Hsu
主修神经科学,目前为研究助理的伪研究生一名。因为大学时老师的一句:“阿兹海默症到现在研究了一百年,没什么太大的斩获。”而心生好奇,然后就误上贼船了。

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再也不认得身边最亲的人,或是不记得生命中曾发生过的事,会是什么样的状况?

图/ sprok@wikimedia commons

阿兹海默症又被称作老年失智症,是现在最常见的失智症。

病人最常出现的症状就是记忆退化,例如: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认得旁人、搞不清楚今夕是何夕、忘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到了后期也可能会出现认知功能的失常:无法理解他人讲的话、以为镜中的倒影是另一个人……

阿兹海默症之所以又被称作老年失智症,是因为通常这种疾病出现在 65 岁以后。所以也常被误认为是“老了记忆变差”或是“老顽固无法沟通”的刻板印象。但事实上,这种严重的记忆丧失与认知功能退化,并不是老化的正常现象。

记得茱莉安摩尔的“我想念我自己”吗?这部电影讲的是早发性遗传的阿兹海默(通常早于 65 岁),在这类病人身上会看到有 APP、PSEN1 PSEN2 的基因突变 [1],但这类病人只佔了少数。事实上有 95% 的患者都是晚发性非遗传的阿兹海默症,他们不具有这些突变的基因。不管是遗传性还是非遗传性的患者,在他们的脑部都可以发现有发炎、乙型类淀粉蛋白的沉淀、神经纤维的纠结及神经细胞的死亡。

“我想念我自己”描述的是早发性遗传的阿兹海默的案例。图/ IMDb

在遗传性的患者中,是因为基因突变造成不正常的蛋白生成,这些蛋白又会进一步引起发炎反应或是直接对神经造成毒性进而使神经细胞死亡。

现在,问题来了,非遗传性的阿兹海默患者身上不带有前面提到的基因突变,既然没有致病基因,那么这些非遗传性的患者为什么会得病呢?目前科学还没有明确的解答,不过有以下几个可能造成阿兹海默的风险因子。

一、基因

什么?刚刚不是才说他们不带有突变的基因吗?是的,但某些基因却会提高得到阿兹海默症的风险,举例来说就像有人是容易蛀牙的体质,有人则不是。研究发现相较于常见的两个 APOE3 基因型,带有 APOE4 基因型得到阿兹海默症的风险增加,若是带有 APOE2 基因型则得病机率会降低 [1] [2]。

二、头部创伤

当头部受到创伤时,可能造成脑中神经的死亡,或是引发一连串免疫反应,在曾受过头部创伤病人脑中也发现了乙型类淀粉蛋白的沉淀,这和阿兹海默症病人的脑部特征一致 [3];研究指出曾受过脑部创伤的人,得到阿兹海默症的机率会比一般人高出 2-3 倍 [3] [4]。

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找找奥玛鲁医师(Bennet Omalu)的故事或是去看看“震盪效应”这改变自真实故事的电影,谈的就是这位医生发现美式足球员常在比赛中遭受头部撞击,进而造成脑部病变而出现忧郁或失智的症状。虽然并未特别聚焦在阿兹海默症,但这位医生在检查着名选手─麦克韦伯斯特(Mike Webster)的脑袋时,发现了异常多的神经纤维纠结。

“震盪效应”描述医生发现美式足球员常在比赛中遭受头部撞击,进而造成脑部病变而出现忧郁或失智的症状。 图/ IMDb

三、糖尿病

也许你会问“阿兹海默不是和脑部有关的疾病,怎么会谈到糖尿病呢?”目前有些研究认为阿兹海默不只是一种神经退化性疾病,它其实是一种代谢疾病。流行病学的分析发现和没有糖尿病的人比起来,糖尿病病人得到阿兹海默或其他失智症的机率是两倍[5]。另外,糖尿病的病人会有胰岛素抗性,也就是说当细胞明明接收到胰岛素了,但它们却没有反应,就像没有接到胰岛素一样。胰岛素的讯息传递,在脑中被认为是维持神经正常存活重要调控讯号。所以当病人有胰岛素抗性时,可能脑中的讯息传递也出现问题无法正常作用。

多运动可以降低得到降低得到阿兹海默症的风险。图/air force medical sevice

讲了这么多,你可能会觉得“啊怎么众说纷纭,然后都是会增加风险,没有明确病因呢?”

首先,阿兹海默症病不是急性的疾病,它的发病期长,症状在早期的时候又不明显,常被认为只是健忘,加上无法靠抽血检测的方式发现,因此发现时都已经是晚期,这时候我们已经分不出来哪些是因、哪些是果;目前能做的第一步,是先在病人中找到共同的特征,筛选出可能的风险因子。接下来的待解问题可能会是,有没有哪一个是影响力最大的主要因素?还是说本来就是多个因素一起作用而造成的呢?又或者,其实有多个因素分别会造成阿兹海默症?

那么,阿兹海默症有没有治疗方法或预防方法呢?嗯,目前并无有效治疗方法,所能做的治疗目的都延缓疾病恶化而非让病人恢復到发病前。

就像前面说的,阿兹海默被发现时已经是晚期了,此时脑中已经有大量的细胞死亡,除非能够阻止细胞继续死亡并同时让细胞再生,否则因为细胞死亡而缺失的脑部功能无法恢復。

好消息是,研究有发现一些可以降低得到阿兹海默症风险的方法:多运动、摄取健康的饮食(少吃高糖高脂)、多动脑 [5]。

摄取健康饮食亦可以降低得到阿兹海默症风险。图/ Pixabay

参考资料

  1. LA, F. (1997). “Effects of age, sex, and ethnicity on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polipoprotein E genotype and Alzheimer disease. A meta-analysis. APOE and Alzheimer Disease Meta Analysis Consortium." JAMA 278(16): 1349-1356.
  2. Genin, E. (2011). “APOE and Alzheimer disease: a major gene with semi-dominant inheritance." Mol Psychiatry 16(9): 903-907.
  3. Sivanandam, T. M. and M. K. Thakur (2012). “Traumatic brain injury: a risk factor for Alzheimer’s disease." Neurosci Biobehav Rev 36(5): 1376-1381.
  4. Gottlieb, S. (2000). “Head injury doubles the risk of Alzheimer’s disease." BMJ 321(7269): 1100.
  5. Reitz, C. and R. Mayeux (2014). “Alzheimer disease: epidemiology, diagnostic criteria, risk factors and biomarkers." Biochem Pharmacol 88(4): 640-651.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