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科学 ·

葡萄糖胺真的能治好退化性关节炎吗?

  • 本文转载自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欢迎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 MedPartner 喔!

葡萄糖胺(glucosamine)这项产品,跟退化性关节炎在市场上几乎是被划上等号。图/Pixabay

葡萄糖胺(glucosamine)这项产品,跟退化性关节炎在市场上几乎是被划上等号。各式各样葡萄糖胺的相关保健食品琳琅满目,从葡萄糖胺液体、葡萄糖胺锭、甚至都有人在卖。根据《远见杂志》报导,、葡萄糖胺、钙片这类诉求跟「骨关节」有关的保健产品,在台湾市场产值就高达 42 亿元,跟以及都是国内保健食品的当红商品,但葡萄糖胺对于治疗或缓解退化性关节炎,到底有什么效果呢?在医学上我们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今天就跟着 MedPartner 团队的营养师和医师一起回顾文献告诉你,对于这类产品,你可以相信到什么程度吧!

葡萄糖胺是什么?跟退化性关节炎有什么关系?

退化性关节炎是大腿和小腿之间,膝盖的关节软骨退化所造成的疾病。现代人肥胖比率增加、活得也比较久,这类因为压力磨损及退化流失的疾病发生率自然就逐渐升高。透过医学影像的检查,可以发现软骨的磨损关节腔的缩小,临床上则会出现疼痛僵硬,严重时关节可能会变形。如果想改善这个状况,减少关节的磨损以及增加关节软骨的增生,或增加关节液的润滑,都是可行的方向。如果关节已经磨损了,手术置换人工关节是常见的治疗方式,临床上也有关节腔内注射玻尿酸增加润滑的治疗方式。因为葡萄糖胺就是组成关节软骨的成份之一,人体可以自行合成,因此数十年前开始,葡萄糖胺开始被认为有改善退化性关节炎的潜力,一系列的产品以及相关研究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葡萄糖胺(2-amino-2-deoxy-D-glucose)是从几丁质(chitin)而来的一种胺基单糖(aminomonosaccharide),而几丁质可以在部分海洋无脊椎动物的外骨骼中发现,这样讲大家可能没啥概念,虾壳就是一种海洋无脊椎动物的外骨骼。目前大家吃的葡萄糖胺大多都是从虾蟹的外壳或是蕈类细菌发酵而来的喔!天然食物中除了虾、蟹类的壳或贝壳中可提炼出葡萄糖胺,某些菌类 (编按:真菌)当中也含有葡萄糖胺( Ref 17 ),但毕竟我们平时吃虾蟹类的时候不会带壳吃,更不可能有人没事去啃贝壳,也不会为了摄取葡萄糖胺而吃菌类,因此,想从天然食物当中摄取葡萄糖胺,实际上不太可行。既然从食物中难以获取,接下来要了解的就是「到底要不要额外补充」的问题啦!

葡萄糖胺是结缔组织、软骨、韧带当中必须的一种非细胞成分,主要包括了三种型式( Ref 1 ):

  • 硫酸盐葡萄糖胺( glucosamine sulfate )
  • 盐酸盐葡萄糖胺( glucosamine hydrochloride )
  • N-乙酰葡萄糖胺 ( N-acetylglucosamine )

至今所有葡萄糖胺的相关研究中,较可能有作用的是「硫酸盐」形式的葡萄糖胺。目前国内硫酸盐型式的葡萄糖胺被视为医师药师指示药品来管理(不需处方签),只有口服的剂型,用于缓解退化性关节炎之疼痛,但并没有被制作成外用的剂型。其他形式的葡萄糖胺目前为止被视为「食品」来管理,也就是说除了硫酸盐葡萄糖胺( glucosamine sulfate )以外的形式,不管是吃的还是擦的,以政府的立场只需要安全就可以,并不需要证明它有效,但法令上也不能宣称有疗效

虽然法令规定不能宣称疗效,但这些产品到底有没有效啊?我们一起来看看相关研究结果是怎么说吧!以下因为针对研究做的整理,是给医疗同业参考用,大家阅读起来可能会有些吃力,可以看粗体字就能抓到你该知道的重点囉!

葡萄糖胺对于退化性关节炎的治疗效果,医界怎么看?

有关葡萄萄胺在治疗退化性关节炎的有效性上,一直都有所争议。在早期的研究中,有不少都指出葡萄糖胺对于缓解疼痛以及改善功能有效。但在比较近期的研究,则纷纷出现跟早期研究不一致的结果,从 2008 到 2013 年相关的治疗指引都不建议使用葡萄糖胺来做为骨关节炎的辅助治疗。

其中盐酸盐葡萄糖胺这类的产品,在严谨回顾文献后,发现对于疼痛均没有改善效果,而实证医学网站 UpToDate 甚至是直接不建议骨关节炎患者使用盐酸盐葡萄糖胺

也就是说,依照截至目前的证据,如果你是退化性关节炎患者,并不会特别反对你吃葡萄糖胺产品,但不要期待会有疗效,并且这些相关研究与医学会的共识,也都不建议医师主动使用葡萄糖胺来治疗退化性关节炎。如果你吃的是盐酸盐葡萄糖胺的话,请省下来吧那对你没好处

建不建议关节炎患者使用葡萄糖胺?

葡萄糖胺的使用至今仍是有争议性的,正反两面的意见都有。

建议使用:

  • 欧洲预防风湿病联盟在 2007 年针对手部骨关节炎提出的建议:本篇总共审视了 15 篇随机对照实验,而 15 篇当中有 14 篇使用的都是硫酸盐葡萄糖胺,1 篇使用盐酸盐葡萄糖胺,12 篇针对膝盖骨关节炎,2 篇针对髋关节及膝盖关节,1 篇没有特别针对特定部位。结果显示摄取葡萄糖胺对于骨关节炎患者而言,减缓疼痛是有效的,但对于改善生理功能或生理僵硬无效( Ref 7 )。
  • 欧洲预防风湿病联盟在 2005 年针对髋部骨关节炎提出的建议:至 2007 年为止,有许葡萄糖胺的研究,但针对髋部关节炎的则几乎没有。在合并髋关节及膝关节炎的研究当中,以葡萄糖胺介入对于改善疼痛以及功能是显著的。( Ref 8 )
  • 欧洲预防风湿病联盟在 2003 年针对膝盖骨关节炎提出的建议:与上述两篇指引类似,研究者对于许多葡萄糖胺与膝盖骨关节炎的研究作统计分析后指出葡萄糖胺对于改善疼痛是有效的,但须看疼疾病的严重程度而定,中度到重度的病患以葡萄糖胺介入则无效( Ref 9 )。
  • 国际骨关节炎研究协会在 2007 年针对髋关节及膝骨关节炎提出的指南:本篇指引中提到,审视 20 篇随机对照实验后发现,若以 Lequesne 量表做为评估工具,则显示葡萄糖胺对于膝盖疼痛可改善 28% ,对功能也可改善 21% ;但若以 WOMAC 量表则在疼痛及功能上都没有改善效果( Ref 10 )。

不建议使用:

  • 美国风湿病学会 2012 年发表的骨关节炎非药理学及药理学建议( Ref 3 )。
  • 美国物理治疗协会的整形外科 2009 年发表的指南:指南当中提到截至 2009 年的各项葡萄糖胺相关研究结果都不一致,其中显示有效的研究都是短期对于疼痛或功能的改善而非长期,因此不建议使用( Ref 4 )。
  • 美国骨科医师学会 2013 年发表的膝盖骨关节炎治疗指引:本指引综合了 12 篇葡萄糖胺与膝关节炎的研究进行统计分析,认为葡萄糖胺对于改善膝关节炎没有显著的效果( Ref 5 )。
  • 英国皇家医师学院于 2008 年发表的成人骨关节炎指引:本指引当中提到硫酸盐葡萄糖胺对于骨关节炎似乎有减缓疼痛的效果,但当时因为英国还没有许可硫酸盐葡萄糖胺的使用,因此本指引并不建议使用。而当时在英国可以使用的盐酸盐葡萄糖胺则是在多个研究当中都无法达到显著的效果( Ref 6 )。

若细看上述各指引的建议不难发现,建议使用葡萄糖胺的前三篇指引都来自于同一个组织,且建议可使用葡萄糖胺的指引年代都距离十年以上,葡萄糖胺在十年前的确似乎是骨关节炎患者的一大福音,在找文献的时候,笔者也发现距今超过十年的葡萄糖胺相关研究看起来似乎对于改善骨关节炎的症状都是有效的,但随着时代推进,研究越来越多,发现效果似乎不是这么显著,因此 2008 到 2013 年的指引都不建议使用葡萄糖胺来做为骨关节炎的辅助治疗。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十年前就有一篇回顾文章探讨为何葡萄糖胺与骨关节炎相关研究的结果总是不一致,本篇论文当中海选了 128 篇关于葡萄糖胺的研究,排除掉研究设计不够精良的研究,最后留下 15 篇双盲的随机对照实验型研究做统计分析,发现若以盐酸盐葡萄糖胺为供应形式,对于疼痛均没有改善效果,与本文献回顾持有相同意见的是实证医学网站 UpToDate ,它们直接不建议骨关节炎患者使用盐酸盐葡萄糖胺;而以硫酸盐葡萄糖胺为供应形式则研究结果差异性很大,作者认为这是因为大部分的研究都有厂商介入,因此并不能作为良好的参考指标( Ref 11 )。

较新的研究

  • 一篇 2015 年发表的双盲随机分组实验以 605 位慢性膝盖疼痛并且有胫骨股骨狭窄的 45-75 岁中老年人做为受试者,分成四组,第一组为摄取安慰剂的控制组、第二组到第四组分别为摄取 1500 毫克硫酸盐葡萄糖胺、摄取 800 毫克硫酸盐软骨素、摄取硫酸盐葡萄糖胺加硫酸盐软骨素的实验组,并进行为期两年的追踪,以 WOMAC 量表评估膝痛症状以及生理功能,并且以X光测量膝盖空间狭窄状况,在介入前、介入后一年及介入后两年分别进行评估,最终完整完成实验的有 502 位受试者。结果发现合并葡萄糖胺以及软骨素的组别在介入两年后,关节空间狭窄状况比控制组显著减少了 0.1 mm ,其他各组间的关节空间狭窄状况在介入一年后或两年后均没有显著差异;而在膝盖疼痛感或生理功能的部分,各组之间无论在介入一年后或两年后亦没有显著差异( Ref 2 )。
  • 一篇 2014 年发表的双盲随机分组实验以606位骨关节炎患者做为受试者,分为两组,一组摄取 200 毫克的 NSAID 药物 celecoxib ,一组摄取 1500 毫克盐酸盐葡萄糖胺加上 1200 毫克硫酸盐软骨素,介入时间总共六个月,最后完成实验的受试者分别为 240 人及 225 人。结果发现两组在 WOMAC 疼痛分数分别减少 185.7 以及 186.8 ,两组间没有显著差异;在完成 OMERACT-OARSI 标准的受试者当中,两组的关节肿胀都减少了超过 50% ,其他各项结果两组之间也都没有差异性。因此本篇研究认为结合葡萄糖胺以及软骨素的治疗与 NSAID 药物同样有效( Ref 16 )。

近期的研究似乎都倾向将葡萄糖胺以及软骨素合并使用,而由上述两篇研究看起来,似乎合并两者的治疗对于骨关节炎是有部分好处,但值得注意的是第二篇研究设计当中没有摄取安慰剂的控制组,因此仍需进一步的研究证实此效果。

吃多少剂量才安全?有没有副作用?

如果你想吃硫酸盐葡萄糖胺,基本上医师、药师不会特别鼓励,但也不会特别劝阻。而盐酸盐葡萄糖胺就真的不用吃了。但到底应该吃多少量呢?在文献回顾后,服用 1500 毫克的葡萄糖胺就足够,更多就看不出血中的浓度会继续有意义地线性增加。虽然大部分研究当中补充葡萄糖胺的副作用似乎很少见,不过仍有少数人摄取后会有肠胃道症状,包括腹痛腹泻恶心胃灼热等等,并且也有少数人经历过敏反应血管水肿气喘以及光敏感( Ref 1 )。

以下研究整理供专业人士参考:

虽然葡萄糖胺在很早以前就被用来进行各种研究,但直到 2005 年才出现第一篇以人类为受试者的药物动力学实验。本篇研究以 12 位健康人为受试者随机分组,每天分别摄取 750 、 1500 、 3000 毫克的葡萄糖胺,且是一次性给予,结果发现在剂量为 750及 1500 毫克时,葡萄糖胺药物动力学呈线性关系,而在 3000 毫克时则无。大约在口服摄取的 3-4 个小时之后,血浆中的葡萄糖胺浓度上升到最高值,显示葡萄糖胺的生物利用率不低,随后慢慢下降,至 48 小时候几乎回到基础值。这 12 位健康受试者原本的血浆葡萄糖胺浓度大约落在 10.4 到 204.0 ng/ml ( 等同于 0.06 到 1.1 μM )之间,而摄取 1500 毫克葡萄糖胺之后血液浓度最高值约为 10 μM ,研究者定义为基础值的 30 倍。葡萄糖胺的排除半衰期大约为 15 个小时。许多葡萄糖胺的相关研究都是以 1500 毫克作为介入的剂量,本篇研究结果也支持 1500 毫克似乎是个恰当的剂量( Ref 12 )。

另外一个葡萄糖胺比较常被讨论的是它对于糖类代谢以及胰岛素敏感度的相关影响。会有此疑虑的主要理论有两个,第一个是葡萄糖胺为葡萄糖的代谢产物之一,所以部分说法认为它可能是葡萄糖的来源,但因为人体内由葡萄糖生成葡萄糖胺的途径当中的酵素是不可逆的,所以此理论并不成立;第二个则是口服摄取的葡萄糖胺会影响原本的六碳糖胺生合成途径而扰乱内生性的葡萄糖胺,而六碳糖胺生合成途径一般被认为在人类的血糖恒定扮演着重要角色( Ref 13 )。

  • 一篇随机双盲对照研究以 54 位第二型糖尿病患者为受试者,分为摄取安慰剂的控制组及摄取 1500 毫克盐酸盐葡萄糖胺的实验组进行为期 12 周的介入,并且在 0 周、 8 周及 12 周测量空腹血糖值、胰岛素、并以 HOMA-IR 以及 QUICKI 评估胰岛素敏感性,结果发现在各个时间点,各组之间均无显著差异,因此本篇研究结论为:连续 12 周摄取葡萄糖胺并不会对第二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及胰岛素抗性有不良影响( Ref 13 )
  • 另外一篇随机双盲对照研究则以 38 位第二型糖尿病患者为受试者,分成摄取安慰剂的控制组及摄取 1500 毫克盐酸盐葡萄糖胺加上 1200 毫克硫酸盐软骨素的实验组,介入时间为 90 天,并以糖化血色素作为血糖控制指标,结果发现介入 90 天之后两组的糖化血色素并没有显著差异,因此作者下的结论也是葡萄糖胺在 90 天的介入时间下并不会影响糖尿病患者的血糖代谢( Ref 14 )。
  • 2016 年底才刚发表的一篇研究当中以 407 位 BMI>27 的中年妇女做为受试者,让病患摄取安慰剂或口服硫酸盐葡萄糖胺,进行长达 6.5 年的追踪,并在介入 1 年、 2. 5年、 6.5 年检测糖化血色素并进行问卷调查,结果发现长期摄取葡萄糖胺的组别与控制组相较,糖化血色素或是糖尿病的发生率有些微上升的状况,但并没有达显著差异( Ref 15 )。

虽然上述前两个以糖尿病患者为受试者的研究结果都指出葡萄糖胺对于糖尿病患者的血糖不会有影响,但由于介入时间都只有三个月,若更长期使用是否会影响血糖仍为未知数,因此建议若糖尿病患者想摄取葡萄糖胺,还是要与告知医师并做讨论。其他有许多以无糖尿病的健康人为受试者的研究,也都显示葡萄糖胺似乎不会影响血糖或胰岛素抗性。

葡萄糖胺适合每个人吃吗?以下 6 种人请注意!

葡萄糖胺如同所有保健食品,如果想要使用,都一定要「先讲究不伤身体,再讲究效果」。以下是六种在使用葡萄糖胺时特别需要注意的族群。如果真的想服用,请向您的医师征询意见喔!

  1. 孕妇及哺乳妇:目前葡萄糖胺对于孕妇其哺乳妇的相关安全性仍未知,因此建议孕妇及哺乳妇先不要补充。
  2. 糖尿病患者:上面我们探讨过葡萄糖胺与血糖的关系( Ref 13, 14, 15 ),虽然部分研究显示葡萄糖胺对糖尿病患者的血糖不会有负面影响,不过因为介入时间都不算长期,若您是糖尿病患者又想要使用葡萄糖胺,建议还是与您的医师讨论。
  3. 虾、蟹、贝类过敏者:因部分葡萄糖胺是提炼自虾、蟹的壳或贝壳,因此若您对这三样食物过敏,建议不要摄取以此为来源的葡萄糖胺。
  4. 眼压过高者:一篇研究将 17 位受试者分为两组, A 组的 11 位受试者在开始服用葡萄糖胺前就有测量过眼压; B 组的 6 位受试者则是在服用葡萄糖胺前没有测量过眼压。两组中每位病患服用的葡萄糖胺剂量不同,但大部分患者每天是服用 1500 毫克。结果发现, A 组的受试者在开始服用葡萄糖胺之后,眼压显著提升,停止服用之后眼压则显著下降; B 组患者则是在停止服用葡萄糖胺后眼压显著下降,若将两组合并作统计分析,同样发现停止服用葡萄糖胺之后眼压有显著下降的情况( Ref 18 )。
  5. 高血压患者:一篇研究中发现让受试者摄取含有葡萄糖胺的营养补充剂六周之后,受试者的舒张压显著下降,收缩压有下降的趋势,心跳速率也有上升的趋势,本篇使用的补充剂除了葡萄糖胺也含有其他成分如软骨素及胶原蛋白( Ref 19 ),因此不能断定此结果一定是因为葡萄糖胺所造成。若高血压患者想要服用葡萄糖胺补充剂,则建议小心监控血压。
  6. 肝、肾功能不全者:因安全性未知。

另外在服用葡萄糖胺有一点要注意,这类产品大多含钾盐或钠盐,有特殊疾病在限钾或限钠的人,服用时可注意标示,谨慎计算钠含量。一般正常人建议每日钠摄取量则是小于2400mg,要注意喔!

看完这了落落长的一篇,相信大家对葡萄糖胺都有更正确、更完整的认识啦!如果罹患退化性关节炎,请务必就医寻求完整的评估与治疗,保健食品最多只是医师指示下的辅助角色喔!想单靠保健食品治好退化性关节炎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啊!保健食品产业的市场及利益惊人,在网路上找到的资讯,很难不受到商业影响。希望这篇文章的整理,能够让更多民众得到帮助,在更清楚理解的状况下,评估自己是否需要使用葡萄糖胺。大家可别傻傻吃,却不知道可能的好处与风险啊~如果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还请在底下帮我们留下一个赞,也分享给更多需要的人吧!

References

  1. Juan Salazar, Luis Bello, Mervin Chávez, Roberto Añez, Joselyn Rojas, and Valmore Bermúdez. Glucosamine for Osteoarthritis: Biological Effects, Clinical Efficacy, and Safety on Glucose Metabolism. Arthritis Volume 2014, Article ID 432463, 13 pages.
  2. Marlene Fransen, Maria Agaliotis, Lillias Nairn, Milana Votrubec, Lisa Bridgett, Steve Su, Stephen Jan, Lyn March, John Edmonds, Robyn Norton, Mark Woodward, Richard Day. Ann Rheum Dis 2015;74:851–858.
  3. Marc C. Hochberg, Roy D. Altman, Karine Toupin April, Maria Benkhalti, Gordon Guyatt, Jessie Mcgowan, Tanveer Towheed, Vivian Welch, George Wells, and Peter Tugwell. American College of Rheumatology 2012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Use of Nonpharmacologic and Pharmacologic Therapies in Osteoarthritis of the Hand, Hip, and Knee. Arthritis Care & Research Vol. 64, No. 4, April 2012, pp 465–474.
  4. Cibulka MT, White DM, Woehrle J, Harris-Hayes M, Enseki K, Fagerson TL, Slover J, Godges JJ. Hip pain and mobility deficits–hip osteoarthritis: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linked to the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functioning, disability, and health from the orthopaedic section of the American Physical Therapy Association. J Orthop Sports Phys Ther. 2009 Apr;39(4):A1-25.
  5. 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 Treatment of Osteoarthritis of the Knee. 2nd ed Rosemont, IL: 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 2013.
  6. The National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Chronic Conditions. Osteoarthritis: National Clinical guideline for Care and Management in Adults. London, UK: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2008.
  7. W Zhang, M Doherty, B F Leeb, L Alekseeva, N K Arden, J W Bijlsma, F Dinc¸er, K Dziedzic, HJ H¨auselmann, G Herrero-Beaumont, P Kaklamanis, S Lohmander, E Maheu, E Martı´n-Mola, K Pavelka, L Punzi, S Reiter, J Sautner, J Smolen, G Verbruggen, I Zimmermann-Go´rska. EULAR evidence based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management of hand osteoarthritis: Report of a Task Force of the EULAR Standing Committee for International Clinical Studies Including Therapeutics (ESCISIT). Ann Rheum Dis 2007;66:377–388.
  8. W Zhang, M Doherty, N Arden, B Bannwarth, J Bijlsma, K-P Gunther, H J Hauselmann, G Herrero-Beaumont, K Jordan, P Kaklamanis, B Leeb, M Lequesne, S Lohmander, B Mazieres, E Martin-Mola, K Pavelka, A Pendleton, L Punzi, B Swoboda, R Varatojo, G Verbruggen, I Zimmermann-Gorska, M Dougados. EULAR evidence based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management of hip osteoarthritis: report of a task force of the EULAR Standing Committee for International Clinical Studies Including Therapeutics (ESCISIT). Ann Rheum Dis 2005;64:669–681.
  9. K M Jordan, N K Arden, M Doherty, B Bannwarth, J W J Bijlsma, P Dieppe, K Gunther, H Hauselmann, G Herrero-Beaumont, P Kaklamanis, S Lohmander, B Leeb, M Lequesne, B Mazieres, E Martin-Mola, K Pavelka, A Pendleton, L Punzi, U Serni, B Swoboda, G Verbruggen, I Zimmerman-Gorska, M Dougados. EULAR Recommendations 2003: an evidence based approach to the management of knee osteoarthritis: Report of a Task Force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for International Clinical Studies Including Therapeutic Trials (ESCISIT) Ann Rheum Dis 2003;62:1145–1155.
  10. W. Zhang Ph.D., R. W. Moskowitz M.D., G. Nuki M.B., F.R.C.P.*, S. Abramson M.D., R. D. Altman M.D., N. Arden M.D., S. Bierma-Zeinstra M.Sc., Ph.D., K. D. Brandt M.D., P. Croft M.D., M. Doherty M.D., M. Dougados M.D., M. Hochberg M.D., M.P.H., D. J. Hunter M.D., K. Kwoh M.D., L. S. Lohmander M.D. and P. Tugwell M.D. OARSI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management of hip and knee osteoarthritis, Part II: OARSI evidence-based, expert consensus guidelines.
  11. S. C. Vlad, M. P. LaValley, T. E. McAlindon, and D. T. Felson, “Glucosamine for pain in osteoarthritis: why do trial results differ?” Arthritis and Rheumatism, vol. 56, no. 7, pp. 2267–2277, 2007.
  12. S. Persiani Ph.D., E. Roda M.D., L. C. Rovati M.D., M. Locatelli Ph.D., G. Giacovelli Ph.D. and A. Roda Ph.D. Glucosamine oral bioavailability and plasma pharmacokinetics after increasing doses of crystalline glucosamine sulfate in man. OsteoArthritis and Cartilage (2005) 13, 1041-1049.
  13. Zohreh Mazloom, Mohammad Hossein Dabbaghmanesh, Mahsa Moazen, Sara Bagheri. Supplementation with Glucosamine Has no Adverse Effects on Glycemic Level and Insulin Resistance in Type 2 Diabetic Patients. J Health Sci Surveillance Sys October 2015; Vol 3; No 4.
  14. The Effect of Glucosamine Chondroitin Supplementation on Glycosylated Hemoglobin Level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Scroggie DA1, Albright A, Harris MD. Arch Intern Med. 2003 Jul 14;163(13):1587-90.
  15. Yvonne M.M. Gommans, BSc,Jos Runhaar, PhD, Marloes L. Jacobs, MD, PhD, Sita M.A. Bierma-Zeinstra, PhD. The Effect of Prolonged Glucosamine Usage on HbA1c Levels and New-Onset Diabetes Mellitus in Overweight and Obese Middle-Aged Wome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 December 2016.
  16. Marc C Hochberg, Johanne Martel-Pelletier, Jordi Monfort, Ingrid Möller, Juan Ramón Castillo, Nigel Arden, Francis Berenbaum, Francisco J Blanco, Philip G Conaghan, Gema Doménech, Yves Henrotin, Thomas Pap, Pascal Richette, Allen Sawitzke, Patrick du Souich, Jean-Pierre Pelletier, on behalf of the MOVES Investigation Group. Combined chondroitin sulfate and glucosamine for painful knee osteoarthritis: a multicentre, randomised, double-blind, non-inferiority trial versus celecoxib. Ann Rheum Dis 2015;0:1–8. doi:10.1136/annrheumdis-2014-206792.
  17. Jean-Louis Bresson, Albert Flynn, Marina Heinonen, Karin Hulshof, Hannu Korhonen, Pagona Lagiou, Martinus Løvik, Rosangela Marchelli, Ambroise Martin, Bevan Moseley, Hildegard Przyrembel, Seppo Salminen, John (Sean) J Strain, Stephan Strobel, Inge Tetens, Henk van den Berg, Hendrik van Loveren and Hans Verhagen. Opinion of the safety of glucosamine hydrochloride from Aspergillus niger as food ingredient. The EFSA Journal (2009) 1099, 1-19.
  18. Ryan K.Murphy, DO, MA, Lecea Ketzler, DO, Robert D. E. Rice,MD, SandraM. Johnson, MD, Mona S. Doss, MA, Edward H. Jaccoma, MD. Oral Glucosamine Supplements as a Possible Ocular Hypertensive Agent. JAMA Ophthalmology July 2013 Volume 131, Number 7 P. 955.
  19. Takeshi Katayoshi, Masakatsu Kageyama, Riyo Kobashi, Junko Minakuchi, Naoko Suzuki b, Tsuyoshi Takara, Tomofumi Negishi, Seika Kamohara, Kentaro Naito.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 compound supplement containing glucosamine, chondroitin, and five bioactive ingredients in volunteers with knee joint pain. Personalized Medicine Universe xxx (2016) 1-5.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