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蛭钻左腿住了三年还长到 8 公分!?新闻这样说但是否真有其蛭呢?

上个月的某天(2017 / 11 / 13),台湾多间新闻媒体突然冒出了关于「水蛭钻左腿三年还长到 8 公分」的中国新闻。光是看这个标题就让人皱眉头,点进去看新闻,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证据可以确认这个腿里面的寄生虫是水蛭,就只有一张翻摄自新浪网、疑似是受害者「覃姓男子」的伤疤照。

意味不明的男子左腿伤痕照片,也不知道这个伤痕是水蛭的咬痕还是开刀的痕迹。

既然都说这个新闻是起源于新浪网报导,那么就应该去看看第一手报导有没有多给一些线索。结果,在网路上找了几个可以找到的新浪网新闻首页,用「蛭 覃」当做关键字去搜寻,却是找不到任何相关新闻。最后,还是靠着google的以图找图方式,才找到了这些报导的源头,在。原来新浪网上用的不是水蛭一词而是蚂蝗,难怪用蛭当做关键字会遍寻不著源头。

来源新浪

不过,就算是源头的新闻,里面的错误资讯还是让人大摇其头;而台湾媒体的二手报导也是一样糟糕,看到这种猎奇新闻也不会想要求证或询问专家,就这么跟风发了稿,让错误的资讯继续传递下去。所以,我们只好在这里一一拆解其中的错误,希望还有机会能够在知识传递上扳回一成。

新闻中说的水蛭是真有其蛭吗?

首先,在这个病例中的医生号称从病患左腿中取出来的是水蛭,但是我们在新闻上只有看到左腿的照片,没有任何取出来的水蛭照片,因此根本无从检验起。更何况,全世界七百多种蛭类,会钻进口鼻眼窝直肠阴道尿道寄生在黏膜上吸血的种类虽然不是没有(例如),但要说有哪一种蛭类会钻进人腿肉里寄生,那还真是前所未闻。就算是要说跑错棚钻到了人腿上,那也应该发生在棘蛭的栖地贝加尔湖,而不是发生在中国湖北地区的稻田里。而且说实在的,寄生虫的类群很广,要能够确实的判断寄生虫的正确类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使是非寄生虫专科的医生犯了错也不是很意外。

寄生在鱼体表面而且会钻进去肌肉里的棘蛭。

再说,就如同所提过的,东亚地区如中国和台湾的吸血蛭类的口器绝大多数都是以颚切割,切开了宿主皮肤就是努力把血液吸出来吞进肚子里,并不会有什么「把口器留在宿主皮肤里」的事情发生,更不可能吸著吸著就钻进了宿主的体内。更何况,蛭类就不是住在宿主组织间的体内寄生虫,钻进宿主体内一来无氧气供应、二来会受到宿主免疫系统的攻击、三来消化完的粪便也不知道要排到哪里去,如果有哪一只蛭类真的钻进了宿主体内的组织间那还真是死路一条,恐怕没多久就烂在里头,根本不可能发生什么活到三年长到 4 公分或 8 公分之类的事情。

还有,源头的新浪网新闻最后又出现了流传已久的去除水蛭错误方法,使用那些刺激性的物质让吸血的蛭类放开,只会促使蛭类将肚子里的血液和共生菌一起回吐到伤口中,增加感染的风险。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如同所说:用指甲将吸血中的蛭类的前后两个吸盘推掉,这样就可以轻松去除了。

  • 正确移除吸血中的蛭类的方法。

最后,让我们在公堂之上假设一下,如果说这个腿中拿出来的寄生虫不是蛭类,那么会是什么呢?我个人猜想,这样住在腿部组织里面、可以长达 4 到 8 公分的寄生虫,很可能是走错路的绦虫幼虫造成的。人如果吃了某些没有煮熟的肉,其中要是刚好有绦虫的囊尾蚴,又刚好对绦虫来说人类并不是良好且适合的宿主(寄生虫学上称为终端宿主(),这类宿主不会再让寄生虫去感染最终宿主,因此可以防止寄生虫完整生长),那么被人吃下肚的绦虫就会在人体内如内脏、脑部或皮下乱走,最后死在组织里面。

类似的新闻在中国也时有所闻,例如几个月前就有这么两起女子的和发现十几公分长的寄生虫并取出的新闻。而且因为绦虫本身就有节片,对寄生虫不熟的医生可能就听信病患说自己曾经被水蛭吸血又拔除不干净,所以误以为这是身上也有一节一节的水蛭,于是产生了这个一点也不美丽还让人无力的错误新闻。

从女子乳房组织里夹出的寄生虫,从型态看来应该是绦虫,这一节一节的模样也可能是这次新闻里被误认为水蛭的寄生虫。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