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便的六项研究

 

绘图:马特·柯林斯(Matt Collins)

撰文:斯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红猪

最近的新闻里有许多屎,这次我说的是字面意思。我们先来谈谈去年11月18日发表在美国物理学会流体动力学分会的年会上的一篇论文,题目叫《袋熊怎样拉出方形大便?》(How Do Wombats Make Cubed Poo?)是的,袋熊会拉出骰子形状的排泄物。因为这个独一无二的本领,这种有袋类动物吸引了几位研究者的注意,他们找到了两只在公路上被撞死的袋熊,把它们的内脏拿来研究了一番。 

几名粪便侦探写道:“在肠道末端,粪便由液态变成了一团边长2厘米的固态立方体。这种形态变化是因为肠道壁上的不同方位有着不同的弹性性质。”在完成检查之后,几人清空了这截肠子并在里面充了气――大概不是用嘴。

他们还写道:“我们发现,在不同的位置,袋熊粪便受到的局部应力会发生变化,在立方体的角上变化幅度是20%,在边上是75%。因此,袋熊的肠壁会优先伸展,由此塑造出立方体状的粪便。这项研究解答了人们长久以来对方形粪便的困惑,也为如何用软材料制造非轴对称结构提供了新的思路。”终于,脑子和肚子接上了。

更早的2018年3月,以色列的几位研究者在《应用能量》(Applied Energy)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声称家禽的排泄物在加压加热之后可以制成一种可燃粉末,并能代替一部分煤炭来发电,甚至还可以压成煤砖用以烹饪食物。就在感恩节前,美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了这项研究:从理论上说,你可以收集一只火鸡一生之中的所有粪便,将它们转化成燃料,然后用来烤熟这只火鸡。也许,你还能用选择育种来教会这只倒霉的大鸟给自己拔毛呢。

在2018年12月20日出版的《清洁生产杂志》(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上,这支以色列团队还用人类的排泄物发表了一项类似研究。文中写道:“有假设认为,对人类的排泄物做水热碳化处理也许是一项可持续的清洁技术。”也许在你未来居住的节能房屋里,马桶会直接和火炉相连。

2018年11月,Tech Insider网站发了一段视频到推特上,这条视频最早发布于2015年,首次报道了南极洲的巴布亚企鹅聚成一群,集体出恭的新闻。它们用温暖的粪便融化了冰雪,这样清出一片场地之后,巴布亚企鹅就能在海滩或是小块植被上筑巢了。

也是在这个月,新闻网站Crosscut刊登了一则有关华盛顿大学犬类保育项目(Conservation Canines program)的新闻。记者汉娜·温伯格(Hannah Weinberger)在文中写道:“研究者让17条幸运的狗儿轮番出场……并教导它们把气味当作猎物来追踪,它们如果学会了追踪几十种动物粪便的气味就会得到奖赏。”

接着,研究者又将这些狗儿放到野外去寻找动物粪便,它们找到的样本为研究者提供了关于当地动物种群的宝贵信息――用这个办法搜集到的数据比相机陷阱或者毛发圈套更加丰富。那么,靠闻粪维生,日子过得如何?据说有一条狗用一个“旺”字做了形容。

还是在2018年11月,《儿科学和儿童健康杂志》(Jour-nal of Paediatrics and Child Health)刊出了一项研究,题目是《一切都好:但别忘记乐高》(Everything Is Awesome: Don’t Forget the Lego)。研究中,六位儿童医疗专家各自吞下了一块乐高积木,用以模仿婴幼儿吞下种种小物件的行为,然后他们又在自己的粪便中爬梳,以确定积木出现的时间。他们将吃进积木和排出积木之间的时长称为“发现和取出时”(Found and Retrieved Time),简称“FART”(放屁),这个时长平均为1.71天。

几位专家还指出:“对于还未发育成熟的肠道,物体通过的时间可能较短。”他们也因此建议家长“不必在孩子的粪便中寻找排出的物品。”换句话说,要相信自然的过程――让那些东西自己去找出路。

 

本文原载于《环球科学》3月新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