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设备阻碍了医患交流?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在和医生交流时,你们中间总是隔了一层膜。这层隔膜存在于每一次就诊过程中,偷走了医生的注意力,用尴尬的沉默和轻击键盘的声音打断交谈。没错,它们就是电脑,现代医学检查中无处不在的参与者。

大约在25年前,电子病历(EHR)和成套的电脑设备低调出现在诊断室中。到了2009年,作为美国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EHR得到190亿美金的资助,开始腾飞。很多国家(尤其是拥有国民医疗保健系统的国家)已经采用EHR,获得即时接入患者病史、处方等信息的好处了。而美国也开始追赶这股风向。

然而,EHR系统的登场让很多人感到懊恼。芝加哥大学的儿科医生洛丽塔 · 阿尔克雷希(Lolita Alkureishi)回忆了HER刚刚出现在她诊所时的场景,那是2010年。“就好像你在目睹悲伤的五段论(否认、愤怒、对峙、绝望、接受),”阿尔克雷希说,当时她自愿指导同事使用这套系统。 “人们很生气,诅咒电脑哀叹纸质文件要消失。他们试图和我讨价还价说‘你能帮我输入命令吗?’最终有些人接受了它,而还有些人一直没能适应。”可悲的是,很多老医生将EHR视为自己该退休的信号

这种转变对医患关系也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布朗大学的儿科与内科医生伊丽莎白 · 托尔(Elizabeth Toll)说 :“在那之前,我会告诉你,我的工作是以人为中心的。在那之后,我的工作立刻变成了以电脑为中心。如果你不向电脑投注百分之百的注意力,就会犯错 :你会选错药,或者选错剂量,或者开错检查。我常常会感觉,患者的重要性已经下降到第二位。”事实上,2017年的一项研究证明,医生花在文书工作(很多是在下班之后)上的时间是看病时间的2倍。

阿尔克雷希决定和芝加哥大学普利兹克医学院的内科医生、助理训导长李薇薇(Wei Wei Lee,音译)一同研究这个现象。2016年,她们对53项研究EHR对医患互动影响的研究做了综合分析。其中有6项研究定量分析了EHR的使用情况,发现它平均占据了一次看诊时间的32%。2017年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内科学副教授内达 · 瑞坦纳瓦恩扎(Neda Ratanawongsa)的一项研究发现,卫生服务提供者在一次看诊中有30.5%的时间将注意力分散在患者和电脑之间,另有4.6%的时间在默默敲键盘,有33.1%的时间专心和患者讨论

综合分析既识别出了令人担忧的行为,也识别出了好的行为。和患者的交流经常因为敲键盘而暂停,也经常被突然转移注意力而干扰,因为医生有必须通过屏幕解决的问题。只有大约10%的医生会和患者分享屏幕上的内容。当他们这样做时,会很受患者欢迎。有研究发现,外伤患者在平板电脑上看到自己伤口的扫描图时,会感觉自己的参与感更强。

基于瑞坦纳瓦恩扎的研究,李薇薇和阿尔克雷希为EHR开发了一套“以患者为中心”的最佳方案,这套方案已经在普利兹克医学院的所有医学生中传播,还包含在了医务人员的EHR培训当中。其中的技巧包括 :在看诊前先浏览患者病历,这样,你就可以在最初的“黄金一分钟”里先与患者眼神交流和沟通 ;放电脑的位置要形成“信任三角”,让给患者可以看到屏幕 ;输入数据时,大声念出来,让患者能听到并发表意见 ;讨论敏感话题时,远离技术。

在美国,HER体现出的破坏力很强,原因之一是设计时遵循的事记账的逻辑,而不是瑞典和英国等国家遵循的照护患者的逻辑。新推出的系统要更好一些,瑞坦纳瓦恩扎说,其中结合了针对患者的操作工具。同时,有些操作方法引入了“医学记录员”(medical scribes)来帮忙记录,或者采用了“团队照护”方案,由一名护士或助理分担记录任务。另一种有效的方法是,让患者知道应该如何应付 :如果医生开始过度关注电脑,那么可以直接提醒医生。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