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什么时候最容易说谎?

当时间紧迫,又可以找到借口时,人们更容易说谎。

撰文 |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 

翻译 | 红猪

“转投盖克真能节省至少15%的汽车保险金吗?亚伯拉罕·林肯诚实吗?”盖克保险公司(Geico)的广告代言人煞有介事地问道。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一段做旧成老电影的镜头,画面中玛丽·林肯问她丈夫:“我穿这条裙子屁股显大吗?”诚实的林肯先生扭身上下打量了一番,犹豫片刻之后,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了一小段距离,最后嘟囔着说:“好像是有点大。”夫人一听,立马调转身子,气呼呼地走了。

这则广告之所以幽默,是因为林肯夫人提出的问题,表面是在征询意见,其实却是希望获得我们的赞美,测试我们的爱与忠诚。

然而,神经科学家萨姆·哈里斯却在2013年的著作《论说谎》Lying中主张,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应该说出真相:“对朋友说谎,阻绝了他们通往真实的道路,他们会因此变得无知,从而遭受无法预估的伤害。我们的朋友也可能会把谎言当作行事的依据,原本可以根据实情解决的问题,现在也没那么容易了。”玛丽的屁股显大,或许是因为她的裁缝手艺不高,又或许是因为她真的需要减肥,让自己变得健康、快乐些。而且,哈里斯还指出,善意的小谎话往往会引出恶意的大谎话:“很可能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变得和大多数人一样,不假思索就能隐瞒真相,甚至径直撒谎。”更好的办法,可能是有策略地说出真相。正如哈里斯的研究显示,“一切形式的谎言,包括为了照顾对方的情感而编出的善意谎言,都与糟糕的人际关系有关”。

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是因为想当坏人才说谎,但是,几乎人人都会有意无意隐瞒一部分真相。究竟我们的话中有多少谎话?大约10%——这是行为经济学家丹·艾瑞里在2012年的著作《不诚实的真相》The Honest Truth about Dishonesty中提出的数字。艾瑞里描述了一项实验,实验要求受试者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多地解出数字矩阵(一种数学上的运算方式),每解对一道题,就能得到相应的奖金。研究人员要求参与者将结果交给同一个房间里的主考官,结果发现,20道题里他们平均能解出4道。在另一项实验中,参与者只需自己数出答对的题目,然后把答题纸扔进碎纸机,告诉另一个房间里的主考官即可。结果显示,平均20道题里他们声称自己能解出6道——比对照组实验的结果增加了10%。当答对每道题的奖金从20、25美分增加到了1美元、2美元、甚至5美元时,作假率维持不变。但耐人寻味的是,当奖金增加到答对每道题可获得10美元时,作假率反而略有下降。艾瑞里说,这是因为,人们并不一定是在分析了成本与收益后,才决定是否说谎;说谎其实是一种自我欺骗。小小的谎言,能使我们在提升形象的同时,仍然自认为是一个诚实的人。但这一套,放到“大谎话”上就不行了。 

2013年时,心理学家沙乌勒·沙尔维、奥里·埃尔达尔和尤依拉·比尔拜麦尔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叫《诚实需要时间,还得找不到借口》Honesty Requires Time, and Lack of Justifcations。论文验证了一个假说:当人们可以为自己的欺骗行为找到借口时,更容易说谎。研究中,受试者在一个研究人员看不见的装置中掷三次骰子,然后将第一次掷出的数字报出来(掷出的数字越高,受试者得到的奖金就越多)。结果,受试者往往把三次数字中最高的那一次报告上去。由于所有数字的确都是他们掷出来的,所以也能为说出的谎言找到不错的借口。

这些受试者中,一些人必须在20秒之内报告他们的数字,另一些人则不受时间限制。虽说两组参与者都说了谎,但时间更紧迫的那组,更加容易说谎。实验进行到第二轮,改为受试者掷一次骰子就要报告数字。结果,没时间考虑的那组说了谎,有时间考虑的那组则报告了真实情况。这两轮实验说明,人在时间紧迫的时候更容易说谎,但当时间已经不是决定性因素时,他们会在有借口的时候才说谎。

也许,玛丽根本不该给林肯先生那么长的时间思考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