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生无痛感、零焦虑,科学家在她身上首次发现“无痛假基因”

这位名叫乔·卡梅隆的71岁老人,一生都没有痛感。图片来源:Newyorktimes

疼痛是正常人与生俱来的感觉,它虽然令人难受,却是身体的“警报”信号。疼痛感可以避免我们做出许多危险行为,也可以提示我们身体哪些部位可能出现了问题。世界上也存在极少数没有痛觉的人,他们会因为无痛而经常受伤。最新研究首次发现一名71岁老人拥有一种“无痛假基因”,这种基因突变让她不仅无痛感,且连焦虑和害怕的情绪都不存在。

撰文丨李晓慧

分娩常令女性痛的撕心裂肺,在医学界,分娩之痛被划分为剧烈疼痛的等级,但是对于乔·卡梅隆(Jo Cameron)来说,生孩子的过程完全没有痛苦,“就像被‘咯吱’了一下”。她常常被烫伤、割伤,但是她感觉不到疼痛,而且伤口很快就会恢复如初。甚至,连普通人常常会有的焦虑、害怕情绪,都从未在她身上出现过。

最近,科学家在《英国麻醉学杂志》上发文指出,卡梅隆的“无痛人生”是由于其体内特殊的基因突变造成的,这也是科学家首次发现“无痛假基因”,所谓假基因是指与正常基因序列相似,但丧失了原有功能的基因。研究人员认为,未来或许可以在此基础上开发针对疼痛、伤口愈合以及焦虑症的新型疗法。

无痛人生

 

现年71岁的卡梅隆曾经是一名教师,几年前的一场手术让她改变了对自己的认知。她走路总是一瘸一拐,但她并没有疼痛感,所以多年来卡梅隆没有太重视这个问题。直到在一次X光检查后,结果显示她的髋关节已经严重退化,必须要接受髋关节置换术,在髋关节手术后的住院期间,医生注意到了她的拇指已经因为关节炎而变形,于是立刻安排她进行了第二次双手拇指手术。一名医生用“难以忍受”来描述手术后的剧烈疼痛,但是卡梅隆在术后却几乎没有觉察到疼痛,也未向医生索要止痛药物,照顾卡梅隆的医生感到非常惊讶,因此将卡梅隆介绍给了伦敦大学学院的疼痛专家。

看到这儿,卡梅隆多少让人心生羡慕,因为她不必承受很多“难以忍受”的剧痛。但因为缺乏疼痛,卡梅隆也遭受了很多本可避免的伤害,比如她经常会被烫伤,有时候不经意地靠在了取暖设施旁,却无法感受温度升高的疼痛警告,只有当闻到了“烤肉味”,才惊觉自己已经受伤。在她八岁的时候,她摔断了胳膊,直到几天之后,她的胳膊以奇怪的角度重新连接,她才将这件事情告诉大人。她总会受伤,所幸她还有一项“超能力”,伤口总是很快就会愈合

除了感觉不到肉体的疼痛,卡梅隆的内心也与众不同,几乎无坚不摧,她从不焦虑,不害怕,也没有抑郁的情绪在科学家给她进行的压力与抑郁测试中,她的得分全部为零。有一次,她在路上开车,突然一辆卡车向她驶来,撞上了她的车。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势必会慌张、害怕,但是卡梅隆却沉稳地从自己的车里爬了出来,走向卡车司机,轻声安慰着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的年轻司机。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擦伤。

伦敦大学学院分子痛觉小组的负责人约翰·伍德(John Wood)说:“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病人。”这个实验小组专门使用遗传学方法来理解痛觉和触觉生物学,但是在他们检测了卡梅隆基因之后,发现她与其它缺乏痛觉的人并不相似。

首次发现“无痛假基因”

 

在《英国麻醉杂志》的案例报告中,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描述了他们对卡梅隆基因的深入研究。他们发现了两个显著的突变,它们能够抑制疼痛和焦虑,同时还能够提升幸福感以及促进伤口的愈合

科学家们发现的第一个突变在一般人群中很常见,它能够抑制FAAH基因的活性。FAAH,也就是脂肪酰胺水解酶,它能够将花生四烯乙醇胺进行降解。花生四烯乙醇胺又被称为“天然大麻素”,是一种内源性的大麻醇类神经传导物质,具有与大麻素类似的作用,能够抑制疼痛、缓解焦虑。花生四烯乙醇胺越少被分解,其镇痛等效果也就越强。

FAAH蛋白。图片来源:Wikipedia

第二个突变是在一个新发现的假基因中出现了染色体微缺失,研究人员将这个假基因命名为“FAAH-OUT”。假基因是功能基因的缺陷拷贝,它在序列结构上与功能基因很相似,但已丧失了正常的蛋白质编码功能。研究人员认为,这个假基因可以使FAAH失活,再次使得“天然大麻素”在体内聚集。两种基因突变联合,使得卡梅隆 体内的“天然大麻素”含量比普通人高出两倍

之后,研究人员希望了解卡梅隆基因突变的遗传规律,他们检测了卡梅隆的母亲、儿子和女儿的基因组。结果显示,她的母亲和女儿都没有类似的基因突变,她们具有正常的疼痛感知能力,而她的儿子跟她一样具有第二种突变。卡梅隆的儿子平时也确实表现出了痛觉不敏感的现象,他从来没吃过止痛药,热饮和食物经常会烫伤嘴。科学家们怀疑,这些基因突变可能遗传自卡梅隆的父亲。据卡梅隆自述,她从未见到父亲吃止痛药。

卡梅隆同自己的家人

这两个基因突变也有不好的一面,它让卡梅隆更健忘:忘带钥匙,与人交谈中突然忘记要说什么,这些对于卡梅隆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另外一个让卡梅隆觉得不太好的事情是,她从未感受过因兴奋或恐惧带来的“肾上腺素激增”。“当我知道自己的特殊之处时,我很开心。”卡梅隆说,“我很幸福,但是我也很健忘,我总是忘记事情。虽然基因突变在很多方面对我来说都很好,但是也有不利之处,比如我就没有其他人都有的‘警报’系统。”

缺失了警报系统有时是危险的,据研究人员詹姆斯·考克斯(James Cox)称,在极端案例下,完全失去了痛觉的孩子甚至可能咬掉自己的一部分舌头,或者一段手指,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极其危险的。

为新型止痛、抗焦虑疗法提供思路

 

研究人员认为,他们可以从卡梅隆的案例中学到很多事情,“一旦我们了解了新的基因如何工作,我们就可以考虑新的基因疗法,获得展现在卡梅隆身上的效果。”考克斯说。“世界上有太多人每天都生活在疼痛之中,他们需要新的止痛疗法,卡梅隆可以给予我们关于疼痛系统新的见解。”

卡梅隆也希望通过谈论她的情况,可以促进科学的进步。“可能有更多像我一样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同之处。”卡梅隆说,“如果我们能够一起帮助科学家发现新的止痛方式,那么就可能有更多人从人造止痛药中解放出来,采取更自然的方式缓解疼痛。除了止痛之外,科学家们对卡梅隆低至0分的焦虑水平也很感兴趣,在卡梅隆的回忆中,从没有出现过沮丧、焦虑、害怕的时刻。

现在,科学家们希望首先聚焦于更好的理解FAAH-OUT 基因的工作原理,这样他们就可以基于此设计出基因疗法、其它种类的疼痛和焦虑缓解方式。当然,从发现一个新的基因到寻找到新的止痛、抗焦虑的疗法,还需要很多步骤、时间和金钱,最终是否能够真正转化为产品也是未知数。不过,耶鲁大学的神经学家斯蒂芬·瓦克斯曼(Stephen Waxman)认为,这并非没有先例,他认为,具有不同寻常基因组的个体可以塑造医学的未来。

参考链接:

https://bjanaesthesia.org/article/S0007-0912(19)30138-2/fulltext

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news/international/world-news/at-71-shes-never-felt-pain-or-anxiety-now-scientists-know-why-a-mutation/articleshow/68637892.cms

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19/mar/28/scientists-find-genetic-mutation-that-makes-woman-feel-no-pai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atty_acid_amide_hydrolas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andamide

https://www.nytimes.com/2019/03/30/health/pain-anxiety-jo-cameron.html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