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科学 ·

为了检验降落伞的功效,他们做了次双盲随机对照试验

在涉及人类的医学研究中,随机对照试验(RCT)常被称作是“衡量证据的黄金标准”。在这样的试验中,研究对象被随机分成两组,要么接受研究者想要验证的疗法或药物,要么只接受安慰剂。

目前已知的第一次RCT是在1747年开展的,当时的研究者、皇家索尔兹伯里号上的船医詹姆斯·林德(James Lind)也就此在史上留名。他给部分得了坏血病的船员吃了柑橘――最初只有部分,后来所有的船员就都吃到了,因为林德发现了在饮食中加入维生素C能预防坏血病,于是他给船员吃了橘子、柠檬和青柠――最后这一样对词源学家至关重要,因为正是青柠(limes)使英国水手被称作了“Limeys”,后来这个称呼又扩展到了全部英国人。

将时间快进到256年后的2003年,被称为《英国医学杂志》的BMJ(也有人私下里叫它“Limey医学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用降落伞预防重力引起的死亡和重伤:对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性综述》。

这篇文章针对的是长期以来外界对于RCT的一种批评,即我们不需要这些试验就能对特定行为的特定效果得出合理的结论,比如不带降落伞就跳出一架飞机的行为。2003年的那篇BMJ文章的目的就是“确定降落伞在预防重力引起的重伤方面是否真有效果”,但研究并不顺利。几位作者承认:“我们并没有找到关于降落伞干预的随机对照试验。”  

他们继续解释说:“和许多旨在预防不健康状态的干预手段一样,降落伞的功效尚未得到随机对照试验的严格评估。循证医学的提倡者已经批评了只凭观测资料的评估就采纳某种干预手段的做法。我们认为,如果能让循证医学最激进的倡导者组织并参与一次针对降落伞的双盲、随机、对照的交叉试验,那么各方或许都能得益。”

这就引出了每年刊载各种非主流研究的BMJ圣诞特辑。2018年的这期圣诞特辑接住了2003年掷来的战书。来自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者们联合跳伞运动员,共同发表了题为《用降落伞在跳出飞行器时预防死亡及重伤:一次随机对照试验》的论文。

研究者招募了23名自愿者,将他们随机分成了两组。其中12名参与者带上了降落伞,另外11人背上了没有降落伞的背包。这23人全都从喷气机或直升机上跃下。落地之后,研究者即刻检查了他们是否死亡或身受重伤,其中大多数人还在30天后接受了复查。

几位作者写道:“我们首次用随机临床试验评估了对象在跃出飞行器时降落伞在预防死亡或重伤方面的功效。但这项破天荒的研究并没有在试验组和对照组的主要指标之间找到统计上的显著差异。”实际上,试验之后,两个组别的所有成员都非常健康。

研究者还写道:“对于这个发现我们要略做一点补充:这项研究的死亡或重伤发生率和我们的预计相比要低不少……(自愿者)之所以只面临了很低的死亡或重伤风险,或许是因为他们跃出时的平均高度仅为0.6米,而飞行器的平均飞行速度仅为0千米/小时。”就像读者猜测的那样,飞行器是停在地面上的。研究者还表示:“循证医学的反对者经常主张没有人会对降落伞的使用开展随机试验。我们证明了这个主张是有瑕疵的,因为我们决定性地展示了可以随机分配试验对象、使他们带或不带降落伞从一部飞行器中跃出(虽然只限于特定高度及速度)。”

顺便提一句:试验中没有一个参与者真的打开了降落伞――要是在地面上甩开几平方米的布料和几米长的绳索,周围的人会受伤的。

撰文:斯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红猪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