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科学 ·

假疫苗害人,但这位医生用它挽救了八千人的性命

一想到假疫苗,我们就会觉得造假者毫无人性可言。但世事无绝对,就有人曾用“假疫苗”拯救了八千余人的性命。

 

他就是被称为“波兰辛德勒”的普通医生尤金·拉佐斯基。在那个残酷的年代,他成功虚构了一场打赢纳粹的“瘟疫”。直到战争结束后,他的大义和胆识才逐渐慢慢被众人所知。

 

来源 | SME科技故事(ID:SMELab)

 

尤金·拉佐斯基,一个毕业于波兰首都华沙大学的医学生。刚加入红十字会,纳粹德国就对波兰发动了迅速的袭击。

不到一个月,波兰全境就被德国占领了。无数的犹太人开始了地狱般的生活,不是被抓去劳动营做苦役,就是被送到集中营杀害。这一切,令年轻的拉佐斯基义愤填膺,却又无能为力。

 

当时拉佐斯基所在的红十字会是中立的人道主义国际组织。它没有被德军直接捣毁,但得受纳粹的强制管辖。所以从表面上看,拉佐斯基和同事们是在帮纳粹干活。不过在暗地里,他们正绞尽脑汁地寻找从纳粹的手底下救出更多人的方法。

 

一天,劳动营里的一位波兰男子突然浑身起满了疹子。消息一传开后,德国纳粹感到非常害怕。

 

 

原来之前一战中,很多德国士兵就死于一种叫斑疹伤寒的疾病。它具有高度的传染性,一旦爆发来势迅猛且惨烈。

除了起疹子外,患者会出现畏寒、发热、口吃和全身疼痛的症状。很快,他们就会因毒血症休克而死,致死率可高达40%。

 

斑疹伤寒起的疹子

 

德国纳粹赶紧将这位波兰人送到拉佐斯基所在的医院确认情况。看着病恹恹、浑身伤痕的同乡,拉佐斯基心如刀割。好在经过诊断,他只是普通的过敏症状,并无大碍。

 

不曾想,同乡得知结果后竟然痛哭了起来,念叨着自己宁愿得的是斑疹伤寒。唯有这样,他才可能不用受纳粹的折磨了。

 

拉佐斯基十分同情他,并以尚未确诊为由将他留在了医院。

此时,拉佐斯基突然灵机一动,能不能利用德军惧怕斑疹伤寒的弱点来拯救同乡呢?他将这一想法告诉了自己的同事斯德斯拉·马特罗茨,并一起寻找方法。

 

在那个年代,人们已经知道了斑疹伤寒的病原体是普氏立克次体以及它唯一的传染源就是患者,主要传播媒介是人虱。

当虱叮咬患者后,立克次体进入了虱肠管上皮细胞内繁殖。之后,虱再去叮咬健康人时,立克次体就会随粪便排泄在皮肤上,并侵入人体。

人虱的一种头虱

 

而在物质匮乏的战争年代,一旦爆发疫情,德军最有可能采取的措施就是将病人隔绝。

 

可屠杀期间有许多制造假瘟疫逃脱失败的案例了,怎样才能瞒得住德国纳粹呢?

 

两人反复琢磨,终于想到了制造一种“假疫苗”救人的方法。

这种疫苗不会使人产生任何病症,但却能在斑疹伤寒的临床测试中使血液呈阳性反应。

 

早在一战时期,就有两名东欧微生物学家发现奇特的现象:部分变形杆菌与普氏立克次体有相同的抗原成分,能发生交叉反应。

只要提取这些抗原与患者的血清样本融合,就会出现血液凝结反应。如果患者血液测试的试验结果呈阳性,患者也就被诊断携带了有普氏立克次体。

这个测验叫做外斐测验,如今仍被用来临床检测普氏立克次体。

 

 

受过专业医学训练的拉佐斯基,对外斐试验的运行原理非常熟悉。所以,他改良了该测验,试图提取具有与斑疹伤寒相同的抗原性分子的变形杆菌。为了尽快研制成功,两人通宵达旦地进行秘密实验。他们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成功制作了能伪装成斑疹伤寒的“假疫苗”*。

 

确保安全后,拉佐斯基便将这种“疫苗”注射到同乡身上。之后做个疑似斑疹伤寒的报告,并将患者的血液样本送到了德国的实验室。

 

*注:疫苗是指用各类病原微生物制作的用于预防接种的生物制品。其中用细菌或螺旋体制作的疫苗亦称为菌苗。因此拉佐斯基的发明也称为疫苗。

 

 

果不其然,德方那边传来了结果,确诊同乡是感染了斑疹伤寒。为了避免传染其他人,德国纳粹让他不能再回劳动营,还释放了曾与他接触过的家人。

 

看到自己的方法奏效后,他决定用它来营救更多的波兰人。于是,他通过各种办法给尽可能多的人注射“疫苗”,并同样上报病例,送检血清。

 

当拉佐斯基所在区域的“感染者”越来越多时,德国纳粹对此感到恐慌。要知道,一旦瘟疫真实存在的话,德军必然会不战自溃。

 

可即便事发突然,德军并没有轻易相信波兰医生的瘟疫说。但经过实验测试反复论证后,这些纳粹医生得到的结果仍是患者携带有普氏立克次病菌。

这让纳粹深信不疑这片区域确是爆发了激烈的瘟疫险情。为了不让疫情扩散,德军便将整个镇子及其周围的村庄都隔离起来了。就这样,当地约有8000多名原先可能会被送到劳动营或集中营的犹太人得以保全。

 

 

可好景不长,德国人不知从何获得了一条重要情报称:这个区域事实上并没有伤寒疫情,再加上死亡率低,这让德军起了疑心,并立即派出了一支医疗代表团前往当地调查。

得知消息后,当地的波兰人都慌了,他们害怕纳粹得知真相会立即将他们处死。拉佐斯基一边假装淡定地安抚大家的情绪,一边焦头烂额地想着应对的策略。

 

还好,这支医疗队伍只是一位年长的医生和两名年轻的助手组成的。等他们到来时,拉佐斯基十分热情地款待他们,请他们吃饭喝酒。

 

酒足饭饱后,带头的医生不想亲自去检查,便派了助手去医院检查。

拉佐斯基自告奋勇先带他们去观看了一个脏兮兮的小房间。那里有他事先找来外表看起来极为不健康的患者,以及一具恶心发臭的老人尸体。

 

见到如此恐怖的情况,年轻的医生十分担心自己染上疾病。所以,他们只想草草了事,只是简单地抽了血就离开了。最后,这个医疗队也被说服了,相信这确实是一个瘟疫之地。

 

就这样,该地区在拉佐斯基的帮助下躲过一劫。

这场虚构的瘟疫成功欺骗了纳粹,直到迎来了二战的胜利。

 

 

二战结束后,这名医生定居美国,成为伊利诺伊州大学的一名教授。

 

在拉佐斯基90岁高龄时,他曾回到波兰,来到当年他居住的小镇,受到了当地居民英雄式的欢迎。

2006年12月,拉佐斯基在美国俄勒冈州去世,享年93岁。2015年,波兰洛斯瓦朵小镇还特地举办了一场纪念拉佐斯基的展览。

 

 

据估计,拉佐斯基救下的犹太人人数,比德国商人辛德勒(Oskar Schindler)多了6倍。只不过,他的故事并未拍摄成电影广为流传,所以较少为人所知。

 

后来以色列建国后,拉佐斯基的名字还被特地命名为 ”正义”,备受敬仰。很多人将这场战争命名为 ”一个人和纳粹德军的战争”。

如今我们知道在二战中,被屠杀的犹太人有600万之多。相比之下,他能救出的是大约8千人,似乎少得可怜。

不过只要回头当初被纳粹无辜杀害的性命,就能体会他的“假疫苗”多么重要。 

 

有些人生逢乱世,却宁愿冒死救人性命;可也有些人生于盛世,却想着造假害人。

 

*参考资料

Andrzej Pityński, "Short biography of Eugeniusz Łazowski".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November 11, 2007. Retrieved 2009-04-03.. Museum of Stalowa Wola, 2007. (in Polish) Retrieved August 3, 2012.

 Art Golab, "Chicago's 'Schindler' who saved 8,000 Jews from the Holocaust".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October 30, 2007. Retrieved 2017-10-05. Chicago Sun-Times, Dec 20, 2006.

Paula Davenport, Media & Communication Resources, "Life Preserver".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July 20, 2011. Retrieved 2012-05-30..

Fake Epidemic Saves a Village from Nazis at the Wayback Machine (archived January 22, 2009). Holocaustforgotten.com

打赢纳粹的一场假瘟疫 作者:晨欣  《晚报文萃》 2016年12期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SME科技故事”(ID:SMELab)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