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改变世界的科学突破照片,大多来自你没听过的这个人

作者 美图君


你见过这张射电望远镜的照片吗?



这张 DNA 双螺旋模型的呢?



这些照片有什么共同点?


这些照片拍摄的都是改变科学进程的重大事件,而且都出自一人之手,这个人就是 Fritz Goro。


Fritz Goro


1901年,Fritz Goro 出生于德国不来梅,他曾在国立包豪斯学校学过雕刻和设计。纳粹德国掌权后,Goro 离开了故乡前往美国,并开启了科学摄影记者的生涯。


从原子弹、人类首次分离铀和钚的同位素、青霉素的诞生、原子轨道、DNA双螺旋、晶片,到恒星,20世纪的科学大发现总在第一时间被 Goro 的相机捕捉。


Goro 是20世纪人类科学进程的见证者和推广者。他在为《生活》(Life)和《科学美国人》担任摄影师期间,拍摄了人类分离的第一批钚(核弹和核反应堆的原料之一)、第一次原子弹试验、微电子学的诞生、红宝石激光的面世…


已故哈佛大学古生物学家和科学史学家 Stephen Jay Gould 曾评价,Goro 是“科学史上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没有之一”。


Goro 对科学的贡献不仅限于他拍摄的照片。实际上,他也是微距摄影(在近距离拍摄物体的摄影技术)的发明人。他曾用自己设计的光学系统拍摄到了生物发光,以及血液循环的过程。


我们一起以时间为序,看看 Goro 帮这个世界留存的那些宝贵的科学突破吧。



1939年,铀-235裂变时释放的2亿电子伏特。



1945年,“原子弹之父”、美国理论物理学家、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的领导者、曼哈顿计划的参与者朱利叶斯·罗伯特·奥本海默(Julius Robert Oppenheimer)



1945年,人们用辐射计测量陨石的放射性。



摄于1946年,人类首次分离出的钚的同位素。钚的首次分离和制造发生在1940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回旋加速器内。



1946年,原子弹测试时的人们。



1946年,一艘船上的实验装置。这些实验装置用于监测原子弹爆炸后比基尼环礁的放射性。



1946年,受到辐射后长出肿瘤的大鼠。



1946年,记录着人类演化历程的头骨。



1947年,切叶蚁搬运玫瑰的组织。



1948年,哥伦比亚大学的原子模型。



1948年,工作人员正在检验用于早期回旋加速器的巨大磁铁。



1948年,科学家用石英作为导光材料来研究青蛙的器官。



1948年,心脏里的血液循环。



1949年,在原子弹试验后幸存的山羊。它们被用于研究放射性的危害。



1949年,证明物质不能被凭空消灭的实验。天平左边的密封玻璃烧瓶里是蜡烛和氧气,右边的砝码证明燃烧前后玻璃烧瓶的总质量没有发生变化。



1951年,倾听宇宙的射电望远镜。



1953年,烟草烟雾与肺癌的研究。



1953年,一只90厘米长的加勒比海章鱼正在吃蓝蟹。



1960年,早期光导纤维。



1961年,电子元件。



1961年,被用于研究人体什么部位最容易受到放射性沉降物影响的塑料人体骨架。



1961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实验室里正在模拟太空舱返回地球。



1962年,美国喷气动力试验室(JPL)的高级研发工程师 Allyn Hazard 正在美国莫哈韦沙漠测试自己设计的登月航天服。很可惜,最终登月的宇航服用的不是他的萌萌哒设计。



1963年,激光。



1964年,DNA 分子片段的模型。



1965年,羊膜囊内一对90天大的牛胚胎。



1965年,人造子宫中的猕猴胚胎。



1966年,激光制造的全息摄影。这个全息摄影的发明者是美国物理学家和发明家、全息术领域的先驱 Juris Upatnieks。



1967年,一位宇航员正在接受噪音水平测试。这些巨型喇叭里模仿的是火箭发射时的噪音。



1969年,刚刚孵化的浮游生物筒螅(Tubularia)幼虫附着在岩石上。



1971年,科学家正在记录被麻醉的猴子的脑活动。



尽管自己的摄影成就名垂青史,Goro 总是很谦虚。他曾说,他因为无知而愿意尝试其他“知识更加丰富的摄影师认为拍不了的东西…我拍摄的是我不那么明白的东西,用的技术也是我从来没用过的。”


谦冲自牧,却无惧未知,Goro 和他拍摄的科学非常合拍。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环球科学》2019年6月刊现已上市

点击图片或点“阅读原文”立即购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