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也将走向灭绝?

这是一只幼年的墨累澳龟(Emydura macquarii),它们现在已经日益稀少。


长寿的特征掩盖了乌龟日益减少的事实,如果不及时保护,它们可能也会很快走向灭绝。


撰文 拉谢尔·纽尔(Rachel Nuwer)

翻译 胡佳怡


40年前,动物学家迈克尔·汤普森(Michael Thompson)还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大学任职。当时,他曾公布了一项惊人的发现:入侵的赤狐捕食了澳大利亚墨累河沿岸90%以上的乌龟蛋。这使当地成年龟的比例明显失衡,因为赤狐的捕食行为使幼龟的数量大大减少。汤普森警告说,如果不采取措施,数量丰富的乌龟也可能走向灭绝。


然而,当地开展的保护措施却微乎其微。如今,汤普森的预言很快就要成真了。一项发表在《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的一项研究显示,一些属种的乌龟数量锐减,另一些则已经从墨累河的多片区域销声匿迹。生态学家瑞奇·斯宾塞(Ricky Spencer)表示,“问题在于乌龟的长寿给人们留下了一种错觉,觉得它们一直都活得不错。然而只有当意识到失去后,人类才会懂得珍惜。”斯宾塞在西悉尼大学任职,是这项研究的参与者之一。


宽甲长颈龟(broad-shelled turtle)、巨蛇颈龟(eastern long-necked turtle)和墨累澳龟(Murray River turtle)曾经十分常见。此前,斯宾塞和同事在墨累河南部的52个地点记录过它们的数量,并根据在一定时间内可以捕获的数量反推了种群的大小。


他们发现,很多乌龟都从原本的栖息地消失了,能够捕获的大部分样本也都是年老的成年龟。斯宾塞和同事表示,乌龟锐减是因为狐狸不断捕食乌龟蛋。2000年以后出现的环境恶化、严重干旱等问题也是原因之一。


 “我们几十年前就知道(乌龟灭绝)这个问题了。尽管当地媒体大肆报导河流面临的困境,却很少有人采取措施逆转这些问题。”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爬行动物学家里克·夏因(Rick Shine,并未参与这项研究)说,“这篇论文给人类敲响了警钟。除非我们及时开展保护乌龟的行动,否则很快就会失去本土动物群中非常迷人的一些成员。”


斯宾塞指出,如果我们采取行动保护乌龟巢穴免遭狐狸的侵袭,并且重建栖息地,或许可以很快恢复乌龟的种群数量。可惜澳大利亚政府通常要等它们变成濒危物种以后才会作出响应。


目前生活在墨累河的乌龟还无法得到澳大利亚政府的保护。不过斯宾塞和同事有一套应急方案:“下一步,我们要为常见的龟类拟定公众保护措施,”他解释道,“这样人们就不用等待政府资助,可以直接做事。”




《环球科学》7月新刊现已上市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

进入购买页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