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20多岁的设计师,用几条裙子惊动了MIT


作者 | 美图君

来源 | 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时尚圈和高科技能有什么交集?


先来看看这些衣服——








这几件衣服,在时尚界掀起了一场革命,并且惊动了包括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麻省理工学院(MIT)在内的知名研究机构。



2011年,荷兰设计师 Iris van Herpen 的服装首秀采用了3D打印技术。柔软的服装似乎和硬邦邦的3D打印产品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在那年的巴黎时装周后,van Herpen 的设计就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最佳发明。包括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内的许多博物馆都收录了她的创作。



在设计时,van Herpen 和建筑师以及科学家紧密合作。CERN、MIT 等大学和科研机构也纷纷向 van Herpen 伸出橄榄枝,寻求合作关系。


荷兰设计师 Iris van Herpen


在2013年的巴黎春季时装周上,时年29岁的 van Herpen 与MIT的材料学教授 W. Craig Carter 合作,推出了下面这条用以色列3D打印公司 Stratasys 的 Objet Connex multi-material 3D打印技术制作的裙子。


这条裙子在技术上的独特之处在于,裙子的不同材料是同时被打印出来的。


@MIT


2018年3月10日,van Herpen 设计的以 CERN 为灵感的 Magnetic Motion 系列受到了 CERN 的礼遇,被允许在 CERN 进行紧凑μ子线圈实验的地下实验场地进行时装展出,并特许她进行为期2天的拍摄。


Magnetic Motion系列


在设计这个系列的服装时,van Herpen 利用磁铁和金属粉末进行创造。她说:这个系列的“项链、腰带等配饰也是用磁铁‘种’出来的。”


van Herpen 老家荷兰的大学当然也乐于为她操刀的设计效劳。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为 van Herpen 3D 打印制作服装——







成品——



天马行空的创意邂逅了尖端科技,旧的格局瞬间瓦解。再来看一组 van Herpen 的设计。









van Herpen 的设计就像罗夏墨迹测验一样,在让人目眩神迷之间仿佛穿越到了未来。难怪在27岁的时候,van Herpen 的秀就上了好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巴黎高级定制服装周官方节目单了。



一开始,由于技术的限制,她的服装就像石膏模型一样固定不变,后来,随着适合3D打印新材料,比如的“能屈能伸”的类似橡胶的材料 TPU 92A-1 的出现,衣服可以被折叠起来,然后在人体上展开。









时尚大咖,比如比约克还有雷帝嘎嘎就是 van Herpen 的忠实粉丝。


在时尚圈里,在 van Herpen 的引领下,3D打印技术成为了新宠。许多知名设计师开始利用发光的、硬质的材料制作类似于外骨骼的晚礼服。香奈儿的领衔设计师兼任创意总监“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生前也对 van Herpen 赞许有加,并曾用3D打印进行实验。


今年的 Met Gala(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筹款大会)上,英国超模 Jourdan Dunn 穿的一条惹眼的裙子,也是3D打印的。


@GETTY | HIGHWIRE PUBLIC RELATIONS


这条裙子的设计师是 Zac Posen,他与通用电气(GE)的 Additive and Protolabs 合作,一共为 Met Gala 制作了5条3D打印裙子。在设计时,要穿这些裙子的模特的身体形态先被扫描下来,接着制造者利用光造形术(stereolithography)制作裙子的各个部分。


光造形术指的是,先创造出要打印的物体的模型,在制作时,打印机用紫外线将池子里的树脂一层层地固化,最终制成成品。


来看看用 TPU 材料3D打印 van Herpen 设计的一条裙子的过程。


用激光烧结 TPU 材料,按照模型一层一层地打印——



这是打印出来的半成品。剥去多余的 TPU 粉末后,接着还要进行染色。




最后成品的效果——



在谈到用3D打印技术进行服装设计的难点时,van Herpen 表示,3D打印服装的设计时间很长,其次成品的最终效果未知,只有在打印公司把原型做出来以后,设计师本人才能知道自己有没有成功。


当然,贵也是目前3D打印服装的一大特点。


根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今年5月的报道,上文提到的在 Met Gala 上展示的这条花瓣裙子的价格已经超过了不少高定服装,因为它的每一片花瓣的制作成本都是3千美金,而这条裙子一共由21片花瓣构成,总价超过43万人民币。


@MIT Technology Review


因此,这些3D打印衣服目前看来只适用于秀场,只有少数服装品牌,比如 Pringle of Scotland 开始尝试在大众消费品中采用3D打印设计。


不过,3D打印柔性材料的技术一旦开始变得廉价和大众化,我想大多数人想要打印的可能不是花瓣裙子,而是6块腹肌、V字下巴,还有可以挂在床头的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吧。

( ͡° ͜ʖ ͡°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环球科学》7月新刊现已上市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

进入购买页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