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人类史上拯救最多失明患者的人,5分钟就能让人见光明

来源 NYT 等

编译 七君


如果你看不见,就和死掉没有差别。一位名叫 Maya 的尼泊尔妇女面对镜头这样说。



她没有夸大其词。在这个国家,失明就等同于死亡,因为看不见的人没有办法种田,她和家人就会饿死。


这就是尼泊尔的现状,也是白内障手术发明前人类的真实写照:一旦患上了白内障,就要接受终身失明,并且因此失去劳动力的事实。


尼泊尔农妇 Maya


白内障是眼球晶状体浑浊而导致的视力障碍。衰老、紫外线辐射、吸烟、糖尿病、营养不良等因素容易诱发白内障。



晶状体是图中透明的类似于凸透镜的部分。

@AAO.org


因为白内障而失明对发达国家的人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因为在发达国家做一次白内障摘除手术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是,即使是在有了白内障摘除技术的当代,全世界近一半的失明也是由白内障引起的,白内障也是目前中国致盲率排第一位的眼病。



全球白内障人数达到1800万,而其中90%的白内障患者住在发展中国家。




下面这位70岁的尼泊尔老奶奶 Ang Lhamu Sherpa 住在尼泊尔境内的喜马拉雅山上。



她的家在海平面1200米之上。4年前,她每天都能看得到这样的自然风光。



但是这样的高山美景也有代价,因为海拔越高,白内障的发病率也会随之上升。这是因为,高海拔地区的人会接触更多紫外线,而紫外线是诱发白内障的一大因素。


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NEI)介绍,现在科学家们并不确定紫外线导致白内障的具体过程,紫外线可能是通过氧化应激(oxidative stress)作用,也就是制造了过多的氧化物对晶状体造成伤害的。


更糟糕的是,尼泊尔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因此这里的白内障也更为致命。



在这4年里,老奶奶的世界很快就黯淡下来。她说,一开始,她感觉有眼里有什么东西在往里扎,接着这种感觉蔓延到了左眼。因为白内障,每天她什么也做不了,连倒水喝都办不到,只能呆坐在家中,等待生命流逝。



每天,她的丈夫就这样背着她在家中活动。丈夫成了她的眼和脚。



因为要照顾病人,丈夫也无法经常下地干活,两夫妻只能以泡在茶水里的玉米粉为食。



这位老奶奶已属幸运。在尼泊尔的不少人家,因为失去了劳动力成为了家人的负担,患了白内障的老人不仅不会得到治疗,还可能会被虐待,就像下面这位尼泊尔老汉一样。得不到治疗的白内障拖久了,最后整个眼球都可能会坏死。




但是,一位光明使者来了,而且分文不取。尼泊尔人亲切地这个人叫做视力之神。


他就是公共卫生界的传奇人物,尼泊尔仁医 Sanduk Ruit


Sanduk Ruit


Ruit 是世界知名的眼科以及白内障专家,在国际上获奖无数。《纽约时报》报道,Sanduk Ruit 是人类历史上拯救最多失明患者的人。


2018年5月,印度总理 Ram Nath Kovind 授予 Ruit 莲花士勋章。印度公民荣誉奖共有四级,其余分别为第一级的印度国宝勋章、第二级的莲花赐勋章和第三级的莲花装勋章。

@tilganga.org


不仅如此,他还发明了成本低廉的白内障摘除手术技术和人造晶状体。他将手术过程简化,把白内障摘除手术的成本压低到每个眼睛25美金,还把人造晶状体的成本降到了3美金以下。他为世界各地的穷人带来了希望。


Ruit  创立的医疗机构 Tilganga Institute of Ophthalmology 能够以低成本制造镜片,假眼和人造晶状体,销往全世界。


Ruit 医生不仅有金子一般的善心和创造力,他的技术也是非凡的,只需要5分钟,他就可以摘除一位患者的白内障。在2天里,他就可以用双手让一百多人重见光明。要是在西方,医生一天大概顶多做10-15场这样的手术。




这样仁心仁术的名医却出生自贫苦的底层。


1954年,Ruit 出生于尼泊尔东部 Taplejung 地区的一个不通电的偏远山村,他的妹妹在他小的时候死于肺结核。也正是妹妹的死使他立志成为医生。由于父亲重视教育,Ruit 得以在印度等地求学。


1986年,Ruit 开始在澳洲工作,并和澳洲眼科学教授 Fred Hollows 研发了一种微创白内障手术技术。


来看下 Ruit 的医术。


在进行白内障手术时,先要把眼球表面的角膜切开,接着要从角膜底下,把包含核性白内障的晶状体一次性取出来。核性白内障指的是因为紫外线或者营养缺乏而形成的白内障。



最后,要把人造晶状体塞进去。以他的技术,不需要进行缝合,因为伤口很小,可以自行愈合。



正如宣传的那样,在5分钟的时间里,手术就完成了。为了磨练这样的微创无缝合技术,Ruit 进行了多年的训练。



一开始,还有人嘲笑他的创新。但是2007年发表在美国眼科杂志(the Americ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上的一项随机对照试验指出,Ruit 的技术和西方国家摘除白内障时用到的复杂机器的成功率一样高,达到了98%(6个月内),唯一的差别是,Ruit 的技术更快而且成本更低。



边为 Maya 做手术的 Ruit 边说,“我知道这位患者明天就能看见了。”说完他就把摘除的白内障放到了前来采访的记者手中。



这颗黄豆一般大的病变,原本可以判一个人死刑。



术后第二天,揭下纱布的 Maya 准确地判断出对面的记者用手比出的数字。




接下来要为失明4年的老奶奶 Ang Lhamu Sherpa 做手术。在给老奶奶做手术前,Ruit 已经连续工作5小时了。Ruit 发现,老奶奶的白内障老化严重,如果不做手术,她很有可能会患上青光眼,那时就无药可医了。



24小时后,70岁的老奶奶也重见天日,她激动地合手作揖。她说:“我就像从一场大梦中醒来,好像刚刚出生那样,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在田野里飞奔。”




不过,即使已经享誉海内外,Ruit 还是会亲自为病人做视力测试。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英语频道采访时他说:“如果和病人呆上一分钟会让他们开心,那么我就会这么做。”



为了让更多贫苦百姓重见光明,他开创了一个为尼泊尔农户筛查白内障的项目——喜马拉雅白内障计划(Himalayan cataract project)。他和医疗团队把器材运到偏远的山村,在病人众多的地方搭建临时手术室,为那里的白内障患者进行手术。他还招募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医生,对他们进行训练,和他们并肩作战。



在 Ruit 手下学习是许多眼科医生的梦想。下面这位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眼科医生 Yoice Cloudine 说,在 Ruit 手把手教她之前,她在印尼每天只能给2-3个病人做手术,但是来了这儿以后,她每天可以给9-10个患者做手术。



现在,Ruit 已经为超过13万病人进行了白内障摘除手术,并训练了超过650个医生。



现在在加纳、埃塞俄比亚、印度和中国都有他帮助创建的医院。美国的医学院也开始教授他的技术,他的技术在美国被称为尼泊尔法(Nepal method)


Ruit 说,他感到最自豪的事,是把技术传了下去。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万物科学主题Tee正式发售

原价128元/件的万物Tee

现价仅需98元/件

点击图片或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购买页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