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剧里鲜艳的衣服科学吗?他用30年证明我们错怪导演了



编译丨七君

来源丨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古时候服装的颜色真和古装片里的一样鲜艳么?在看古装剧的时候,相信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


当然能,看这唐朝华丽丽的配色——



@红花染料与红花染工艺研究


古人的衣服虽然大都是用植物和矿物染的,但是从西汉时期开始,就有农家乐色系必备的大红色了(见下文)。

 

所以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在古装剧中看到农家乐配色会让我们觉得很违和呢?


这其实是因为,在化学合成染料诞生后的200年里,传统的植物染色技术——草木染大都失去了传人,因此许多人认为,不靠现代技术是没有办法染出大红大紫的。


@红花染料与红花染工艺研究


1865年,人工合成的染料在英国诞生。1887年,化学合成染料被引入中国。清朝末期,草木染工艺受到巨大的冲击,迅速衰败。


日本的草木染的衰败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日本的印染技术是在奈良(盛唐)和平安时代(晚唐-南宋初期)从中国和朝鲜半岛传入的。



@红花染料与红花染工艺研究

 

在日本封建时代(飞鸟时代-江户时代),穿着一层一层不同色彩的服装是当时的习俗。



不过从19世纪开始,合成染料的出现让日本古代染色技术显得繁琐落后。因此,日本古人用植物染色的技术也接近失传。


@红花染料与红花染工艺研究

 


亚洲有位手艺人,从30年前开始钻研古人用植物染色的技术。他翻阅了故纸堆,研究文物中的布料样本,硬是把草木染的技术还原了出来。

 

他说:“没有我染不出来的颜色。”

 

看看他用植物染料染的丝绸——






 

他说,许多颜色只要用一种植物就能染出来了。

 


 

这位工匠,就是日本京都染坊染司よしおか的吉冈幸雄。现在,他的染坊的技术不但能够媲美古人,还令热爱时髦的年轻人刮目相看。


一起来看看,吉冈的染坊是怎样只用植物还原古人的精致生活的。

 


吉冈在1988年接手家族生意,那时他摒弃了合成染料,专注于用天然染料染布。


 


在接受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采访时他说:“用植物染出来的颜色十分美貌。这是我用它们染布的唯一理由。”

 

黄色是用芒草 (miscanthus tinctorius)染的。像这样煮开就能萃取芒草的色素。


 

 

红色是用菊科植物红花(carthamus tinctorius)染的。


红花(carthamus tinctorius)


在日本,用红花染出的颜色,叫做韩红花



上面图片里的是红花的花瓣,韩红花染料的主角。红花可能是在公元前2世纪末-公元前1世纪的西汉时期,从中亚经过河西走廊传播到中国西南部,再传播到中国其他地区,最后传播到日本的。


花朵在夏季采收,花瓣被风干保存,到了冬天才拿出来制造染料。在寒冬腊月天制造染料,是因为冷水制造的颜色最美。


 


红花的花瓣含有2种色素——黄色的红花黄色素(glycosyl quinochalcones )和红色的红花甙(Carthamine),它们都可以用来染色。红花的红色素还是一种天然的食品色素,叫做 Natural Red 26。

 

不过,红花的色素萃取和一般植物不一样。一般植物需要用热水煎煮,但是红花要用水浸法萃取黄色素,然后用碱性溶液萃取红色素这是因为,红花黄色素溶于水和酸液,但红花甙溶于碱液,却不溶于水和酸性物质。




这个知识,早在北魏《齐民要术》的时代就被古人掌握了。在这本书里,萃取红花甙的技术被称为“杀花法”。



在我国的杀花法中,制造碱性溶液的材料是蒿灰、豆萁灰等草木灰,酸性物质通常是醋石榴、酸米浆、乌梅。这和吉冈的技术是一致的。



一些日本学者认为,中国的红花种植加工和染色技术应该是在隋唐时期流传到日本的日本平安时代(公元794-1185年,对应于晚唐-南宋前期)就已经掌握了韩红花的制备技术。


为了分离红花黄色素和红花甙,吉冈染坊的工人先把红花泡在冷水里。一个晚上后,溶于水的红花黄色素渗出,但是染坊并不需要这个颜色,所以会把黄色染料倒掉。


 

接着,要往花瓣里倒入草木灰制造的碱,这样花瓣中的红花甙才能泡出来,溶解在碱性水中。


 

碱水泡一遍是不够的。工人往滤出来的汤里加入了酸性的米醋,并丢了一些麻布条进去。



这一步是为了让红花甙附着沉淀在布条上,方便浓缩收集。


使用麻布是因为,红花黄色素不能染在麻布上,而红花甙却可以和麻布结合因此,用草木灰溶解红色素后,加入麻布和酸性的梅汁,就可以让红花甙附着在麻布上,让黄色素溶解在酸性的水里,使红色染料变得更为纯净。


把麻布捞出来以后,再把麻布上的红花甙溶解,就能得到没有黄色调的大红色了。所以,工人把麻布条泡在了碱水里搓洗,红花甙重新溶解在了碱水中。



接下来就是浓缩和固色的步骤。工人在染液里加入从乌梅中提取的柠檬酸,染料就会沉淀到缸里的绸缎上。



使用柠檬酸是因为,绸缎,也就是蚕丝纤维需要使用酸性的染料这和蚕丝纤维的性质有关。


蚕丝纤维的等电点(分子不携带电荷时的酸碱度)在pH5左右。也就是说,当染液的酸碱度小于等电点(偏酸)的时候,蚕丝纤维表面带正电荷,因此可以用阴离子染料(酸性染料)染色。


此时,酸性染料的阴离子和蚕丝上带正电荷的氨基相互吸引,颜色就是这样染上去的。


把这块血红色的绸缎捞出来,就可以把红泥一般的染料刮下来了。




对了,古代的胭脂也是这么做的

 


胭脂,其实就来自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的焉支(烟支)山,因为焉支(烟支)山出产红花,当地人经常用红花制作化妆品。红花传入中原后,化妆品“焉支”就逐渐演变成了“胭脂”。


焉支(烟支)山景区所在位置



在奈良,这种韩红花染料常被用于奈良东大寺每年的新春庆典仪式お水取り。

 

用水将红染料稀释,然后一遍遍地刷在白纸上,晾干后,就能制成这种红纸了。



每年,吉冈的染坊都要为奈良的寺庙准备红黄两色纸。



这样得到的红纸和黄纸,被东大寺的僧人折成了茶花,插在了茶花树上,装饰在东大寺的二月堂里。



大概要1.5千克的红花干花瓣,才能制造出能染一张纸的染料。お水取り仪式需要60千克红花。韩红花染料的珍贵可见一斑。



正是由于染制韩红花非常耗时耗力,因此在封建时代,日本政府曾经禁止染制浓重的红色。但是这并不能阻挡日本人对韩红花的喜爱,老百姓偷偷地把内衣染成红色。所以我们看到不少浮世绘还有古代小说中,日式内衣就是大红色的。


歌川 國芳(1798 – 1861年)绘



 

染制紫色就更费功夫了。

 

因为紫色的染料更为罕见,需要一种在野外很少见的植物——紫花(lithospermum erythrorhizon)《源氏物语》中紫姬的名字就来自于紫花的日语。


紫花(lithospermum erythrorhizon)

 

奈良东大寺大的正仓院里就有公元8世纪的深紫色布料的文物。不过,在日本制造这种紫花染料的技术早已没有传人,所以吉冈必须自己摸索。


日本宫内厅管辖的正仓院里公元8世纪的深紫色布料文物



为了寻找紫花染料的制作方法,吉冈翻阅了平安时代中期记载着官制和礼仪的律令《延喜式》(公元927年)。


《延喜式》中对紫花染料的记载


从古代皇室规范中寻找紫色染料的制法,是因为紫色曾经非常昂贵。在红花传入日本之前,日本最高位的颜色是紫色,只有皇室才能使用;在平安时代紫色只供皇后和命妇使用。


日本宫廷盛装十二单

@京都国立博物馆



其实,在其他国家,紫色也是昂贵而难于制备的颜色,因此没有国家的国旗是紫色的。

 

不过,紫花在日本已是濒危物种,因此吉冈和日本西部大分县竹田市的农户合作,在大棚里种植紫花。



紫花的好处,全在这根里。鲜红的根部所含的色素,可以制成紫色染料。不过,紫花染料不太稳定,很容易光漂白——在光线下褪色。


紫花根


吉冈染坊的老师傅福田伝士是制造紫染料的一把好手,谁的技术都比不上他。在吉冈爸爸的时代,他就在这里工作了。

 

他先把紫花根碾碎过滤。




现在开始染丝。


 

福田说,要把颜色染的好,不但要清楚温度和染料浓度的影响,丝线入水的方式也很有讲究。


 

看紫花染成的蚕丝——


 

只用紫花一种植物,就可以染出不同色调的紫色。



颜色的浓淡取决于浸染的次数。




为了让织物更循古风,吉冈还依照明朝的《天工开物》中的描述建造了一个8米长,4米宽的纺织机,用来织布。


好吧,用吉冈还原的印染术制作的古代服饰究竟是什么效果呢?来看看这个经过细致考证的还原8世纪庆典的仪式吧。



艺人们穿着鲜艳夺目的衣服,行走在古道上。他们的衣服,都是吉冈用草木染料染的。


 

不过,即使经过了如此细致的考据和30年的实验,吉冈认为奈良-平安时代织物颜色的透明感依旧难以复制。


古人的衣服,可能比电视剧里的还要美貌呢!


总之古装剧的最炫民族风配色不是导演瞎掰。


同理可证,古代男子一定也都像古装剧里那样毛发浓密没错,emmm,他们头顶扎一个发髻绝对不是为了遮掩发亮的地中海,秃顶的烦恼肯定是现代病啦,导演你说对吧!

( ´・ω・)ノ(._.`)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环球科学》经典专辑重新上市

单本专刊享8折包快递优惠

购满3本另减10元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

进入订阅页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