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科学 ·

“名贵中药材”也有高仿了:马尾巴做成的犀牛角,可以拯救野生犀牛吗?

图片来源:Pixabay


近日,牛津大学、复旦大学合作研发出一项概念技术,用马尾巴毛发制备犀角的仿制品。研究团队希望这项技术能最终实现应用,满足民间对犀角的追求,但他们同时认为,这类产品对野生犀牛保护的影响仍然有待评估。


撰文 | 戚译引


许多人相信犀角具有清热解毒或壮阳的功效,由于犀角不易获得、外观挺拔,它也常常被视为财富、地位或力量的象征。对犀角的追求催生了偷猎和非法贸易,对已经濒危的犀牛构成了严重威胁。据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的数据,目前非洲的犀牛仅存约 10 万头,平均每天有 3 头犀牛死于偷猎,越南和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犀角消费市场。


近日,牛津大学和复旦大学合作团队在《科学报告》( Scientific Reports )期刊发表论文,提出了用马尾巴毛制作犀角仿品的概念技术,希望能够满足市场需求,挽救野生犀牛种群。



以假乱真的犀角


这项研究提供了一种制备犀角仿品的方法。与牛角不同,犀角实际上是犀牛鼻子上一簇特化的毛发中心部分毛发较密,外围毛发较稀疏。犀角依靠皮脂腺分泌物结合在一起。毛发之间是已经死去的、角质化的皮肤角膜细胞,可能因黑色素而呈现黑色。


犀角横切面和纵切面示意图。图片来源:Jonathan Kingdon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选择了犀牛在演化上的近亲——马,将马尾的毛发用再生丝蛋白(RSF)结合在一起。成品外观、质地和微观结构都与犀角极其相似,并且研究团队使用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仪(FT-IR)、差示扫描量热分析法(DSC)、热重分析(TGA)进行分析,认为仿制品的化学成分和物理性质都接近真品。


犀角(A、C)和仿制品(B、D)的纵切面和横切面对比图。图片来自论文。


这项技术目前仍处在概念验证(proof-of-concept)阶段。研究团队希望等到技术完善之后,仿制犀角能够起到干扰非法购买者的作用,最终甚至也许能够说服消费者主动购买仿制犀角。研究共同首席作者、牛津大学动物学教授 Fritz Vollrath 说:“从我们的研究看来,用相似的角质仿生材料模拟价格极其高昂的犀牛鼻子毛发容易实现,成本低廉。其他人可以在我们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发,以最终干扰(犀角)贸易,降低价格,从而支持犀牛保护。


研究共同作者、复旦大学大分子科学系的 Ruixin Mi 说:“我们的研究证明材料科学能够为解决生物学和物种保护中的一些基本问题作出贡献。从基础结构上看,犀角是一种高度特化的、经过强韧纤维强化的生物复合物,我们希望这个仿制犀角的尝试不仅能够阻止犀角贸易,也能在开发新型仿生材料中找到用途。”



仿品能否终结犀角贸易?

为中医药中的濒危动物制品寻找替代品,学界已经有过许多尝试。以熊胆为例,熊胆中的有效成分主要是熊去氧胆酸,早已实现工业化生产,也有中医使用家养动物的胆或草药作为替代,但活熊取胆产业至今仍未消失。正如一篇探讨熊胆替代方案的论文所说:“即使出现了可用的替代品,也无法立即阻止熊胆贸易。这是因为需要一个较长的时期推广替代品,并通过改变文化、经济结构和医学实践,来得到公众的接纳。


自从 1993 年国务院颁布《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后,犀角在中药中就不再使用。犀角和虎骨也已从《中国药典》中删除,中医常使用水牛角作为犀角的替代品。


犀角的主要成分是角蛋白,这也是构成头发和指甲的蛋白质,因此许多专业人士认同“服用犀角的功效等同于啃指甲”,这一概念也随着公益广告的传播得到普及。目前仅有的几项研究也表明,犀角或没有任何明显的疗效,或能被普通草药、水牛角或阿斯匹林取代。例如 1990 年中国香港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小鼠身上,大剂量使用犀角可能对缓解发热有效,但该研究同时发现水牛角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宣传保护犀牛的公益广告。图片来源:@野生救援WildAid


2018 年 10 月 29 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严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经营利用活动的通知》,这意味着我国施行二十余年的犀虎制品贸易与使用禁令“部分放开”《通知》中将科学研究、科普教育、执法鉴定、治病救人、文物保护等,列为经营利用犀牛与虎及相关制品的特殊情况。以犀角医学用途为例,医学研究或临床救治危急重症、疑难杂症等,仅限从人工繁育的犀牛处获取犀牛磨角粉。有专业人士对此表示担忧,认为动物制品解禁有一定积极意义,但长远看对动物保护以及相关产业发展未必有利。


由于犀角极其稀少,它还承载了许多医学以外的价值。相关报道指出,犀角在东南亚的消费激增与传统医学关系不大,而主要是源于中产阶级的炫耀性消费。在越南,人们将犀角视为财富和权力的象征,买家通常通过关系密切的社会网络非法购买犀角,并常常将犀角作为礼物,赠送给亲友、商业伙伴或位高权重的人。


在医学上证明犀角无用或可替代,或研发外观相似的仿品,真的能够杜绝偷猎吗?尽管有推广应用的意愿,研究团队对这项技术的影响仍然持谨慎态度。论文中写道:“假犀角流入市场能否最终挽救野生犀牛仍然有待评估。作为材料科学家,我们所了解的替代方案很少。要评估假犀角能否发挥作用,以降低犀角的价值,进而保护犀角的拥有者在野外自由生活,这是自然保护经济学家的工作。”


论文信息

Mi, R., Shao, Z.Z. & Vollrath, F. Creating artificial Rhino Horns from Horse Hair. Sci Rep 9, 16233 (2019) doi:10.1038/s41598-019-52527-5



《环球科学》+《万物》联合订阅

双十一限时优惠

仅需428元

点击图片或阅读原文

直达购买页面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