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人更容易“喜当爹”?这项研究给出了答案……

图片来源:Pixabay


一项研究分析了“喜当爹”发生的频率和规律,发现生活在人口稠密的城市里、社会经济水平较低的人群最容易“喜当爹”。但整体上,“喜当爹”概率没有大众文化所呈现的那么高。


撰文 | 戚译引


从遥远的民间传说到现代的八卦新闻,出轨永远是人类喜爱的话题。在人类社会中,哪些人最容易遭遇“喜当爹“?《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近日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喜当爹”的概率在不同的社会经济环境中发生率差异较大,但整体上并没有大众文化所呈现的那么高。



“喜当爹”的发生率


“喜当爹”可以作为出轨的确凿证据,即配偶关系中的女性出轨并生育了不属于配偶的孩子,研究称之为配偶外亲子关系(extra-pair paternity,EPP)。


为了估计历史上的 EPP 率,研究团队在比利时和荷兰找到了 513 对拥有共同父系祖先的当代成年男性,除非发生 EPP 事件,否则每对组合应当携带相同的 Y 染色体。


统计发现,在所有人群中,EPP 的发生率大约是 1%。



不同群体差异大


尽管 EPP 发生的概率总体上相当低,但人群之间差异很大。具体而言,在 19 世纪人口稠密的城市中,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人,发生 EPP 的比例最高农民、富裕的手工业者和商人的 EPP 比率约为 1%,比底层劳工和纺织工人的 EPP 比率(约 4%)要低得多。


EPP 率也随着人口密度的增加而上升。研究人员报告,将两种影响因素结合在一起,他们估计 EPP 率差异达到超过一个数量级。对于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以及居住在人口最稀少的城镇的农民,EPP 率在 0.5% 左右;而对于生活在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中的低社会经济阶层,EPP 率达到 6%。


宗教在这方面似乎没有发挥什么影响。研究团队报告,尽管荷兰和比利时之间存在重要的宗教差异,但数据显示 EPP 率没有因此发生显著差异。



出轨与社会背景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发现支持了进化论观点,即个体寻求(或避免)出轨的动机,和发生出轨的机会,应取决于社会背景。研究通讯作者、比利时鲁汶大学的 Maarten Larmuseau 还指出,要想理解为什么某些因素(例如人口密度和社会经济地位)对 EPP 率产生如此强烈的影响,跨学科的观点将会非常重要。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人类社会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是 19 世纪西欧工业革命和随之而来的迅速城市化。2005 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梳理了大量数据,认为在之前的 50 年中,“喜当爹”发生率大约是 4%。这个数据远高于最近这项研究针对历史上“喜当爹”事件进行的统计,并体现出更大的群体间差异(可能是因为部分数据来自于亲子检测机构,这些人群已经对孩子是否亲生产生了怀疑)。



亲子鉴定,做还是不做?


如今,基因测试技术的普及还让人们更容易验证自己对“喜当爹”的担忧。05 年这项研究指出,美国人进行亲子鉴定的案例数量从 1991 年的 14 万,上升到 2001 年的 31 万。一些亲子鉴定由成年的儿女主动发起,要求寻找自己的父亲。


作者们还指出,这些测试对公众心理健康造成的影响也是公共卫生需要应对的问题。论文中写道,发现伴侣出轨可能会导致关系破裂或家庭暴力;关系破裂可能导致伴侣双方精神健康问题风险增加,儿童可能会经历低自尊、焦虑和反社会行为增加。仅仅是怀疑出轨也可能触发对女性的家庭暴力。


因此,作者们总结:“我们必须更好地理解亲子不符(paternal discrepancy)的发生率和分布规律,它的披露或不披露造成的后果,以及亲子不符被披露时必要的健康保护干预措施。”


图片来源:《水云间》


参考来源:

https://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9-11/cp-ddo110719.php、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05/aug/11/childrensservices.uknews

https://jech.bmj.com/content/59/9/749.full#ref-57



《万物》2020年全年订阅

开启征订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进入订阅页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