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新冠后,你怎么看中医?

几天前,一大早就看到朋友给我发的人民日报的直播链接:首个中医方舱医院首批患者出院。他说你快看,属实当代魔幻。记者采访问:“你在里面接受中医治疗感受最深的是什么?”患者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个你还是去问别人吧,因为我本身是一个中医黑。”

作者简介:

胡译丹,北京中医药大学在读,黑夜执灯者。

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网络上黑中医成了一种政治正确。我在微博、知乎等各大平台见识过无数中医黑的模样,那些缺乏逻辑与思辨的喊话是比他们不断重复的“中医是玄学”还要玄幻的。仔细看过他们集体高潮的场面,真正能质疑中医的几乎没有,只是不断重复那几个词: 中药有毒,随机双盲,数据指标。

问题是,你说他们真的了解这些概念吗?

未可知。甚至他们是否了解西医,掌握生理、病理、免疫、微生物知识都很难说。除去一些有利益关系的职业中医黑,剩下的都是“学舌”的大多数。本身缺乏对中医的了解,又忘记了对未知事物保持应有的尊重,一味地跟风附和,丢失了自我思考的能力。

 

就像所谓中医“左肝右肺”的说法,仿佛略有解剖知识的人都能因此对中医进行大肆嘲讽。但事实是,此处的“左肝右肺”来自《素问·剌禁论》篇:“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心部于表,肾治于里,脾为之使,胃为之市。”是指肝气从左向上升,肺气从右下降,归纳了人体脏腑气机升降出入的变化。中医里,很多器官并不是指实质性的解剖脏器,而是对一系列生理功能的概括。

中医药几乎没赢过一场网络战役,

但从未输过一场民族大义。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全国确诊病例中,中医药治疗病例高达92.58%。其中,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参与比例分别为91.86%、89.40%,中医药在这场战役中功效显著。

不止这一场战役,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中曾爆发的白喉、天花、麻疹、霍乱、鼠疫等大小瘟疫有几百次,古时的医疗防治手段主要是中医药,取得了“活人甚众”、“活人无数”的效果。秦汉时期,中医对传染性疾病就有了较详细的认识,《黄帝内经》中有“五疫之至, 皆相染易, 无问大小, 病状相似”的记载。所以,中医真的缺少实验吗?不过是实验对象不同罢了,西医是动物,而中医从未离开过病人,从未离开过临床实践。从出生那天起,中医的疗效就公开接受着众人的检视。

自从进入中医药大学,就经常会有朋友问我,“所谓辨证论治到底是什么意思?中医治病的机理到底是什么?”

根据中医理论,自然界风寒暑湿燥火等邪气或正气不足,都会使人患病,医生需找准病因,扶正祛邪,调整患者整体机能,使其气血阴阳恢复平衡。比如,有因寒邪所致风寒感冒,有因热邪所致的风热感冒,由于病因不同,选择驱邪的对象就有寒热的不同。病人年龄不同、邪气对其造成的伤害程度不同,则用药剂量也会有差别。辨清疾病的不同证候,并对病人进行对症治疗正是辨证论治的含义。

中医的治病机理,如《黄帝内经》中所说:“寒者热之,热者寒之,微者逆之,甚者从之,坚者削之,客者除之……”是将体内偏离生理范围的部分,通过药物治疗使之恢复正常。其原理与西医并无差别,只是中医注重的是人体功能性病变,适用于慢性、宏观病症。而西医更注重生理性病变,关注普遍规律、临床数据,擅长急重症。

中药的毒性也是在相关讨论中被反复提及的话题。

确实,由于百草皆可入药,中药数量众多,其中有毒之品不在少数,然而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回避的话题。自《神农本草经》就有将药物分为上、中、下三品的做法,“下药一百二十五种……多毒,不可久服……”。医生在开方时并不是直接单独使用有毒之品,而是会通过药物之间的配伍、用量大小的控制、炮制煎服的不同方法等,对中药进行增效减毒,缓解或消除某些药物对人体的不利影响,扩大治疗范围。

任何体系的发展都是在不断的自我修正、完善的过程中进行的。

中医曾有刮骨疗伤,西医也曾有放血治疗。如今西医引以为傲的外科从理发师协会独立出来,创立外科联合会也不过三百年的时间。我们不该将眼光局限在过去的不足与错误上,忘记了未来是无限的。中西医各有所长,应该平等共重地发展。因为说到底,中医与西医都不过是治疗疾病的工具罢了,医学是为人类服务的,不是为科学真理服务的。没必要捧一踩一,如何正确地利用它们才该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我承认,当前中医药行业仍有不足。由于缺乏严格的管理监督,许多才疏学浅之人打着中医的幌子行骗,让中医药因此背负着莫须有的骂名。但中医和中药本身都不该作为被指责的对象,因为问题出在使用者身上。就像一匹布,有的人将它裁剪后作衣裳,有的人将它打结后用来上吊。

经历此次新冠疫情,看到中医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我很开心。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还有很多同胞仍经历着水深火热的折磨,在这个艰难时刻,中西医更应该携手同进,并肩前行。

既然讲到了客观、科学,那么也希望大家能放下傲慢和偏见,客观地看待中医药,共同保护这个传承了千年的智慧结晶。因为生于中国、长于中国的中医,在国际上的接受程度比在自己最亲近的家乡还要高,甚至目前很多国际上通行的中医标准,都不是由中国人自己制定的,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中国在发展中医时所处的劣势地位吗?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春天已经来了。

是谁的春天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