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味道如何

编者按:就知道你们想吃雪,这下可以放心吃了高兴吗?

(王劈柴/编译)对于最近席卷美国东海岸的这场大雪,许多人觉得是桩阻塞交通的麻烦事,另一些人则在庆祝自己有借口去滑雪了。

至于我,我喜欢把雪看做一种食物。

我从小在密苏里长大,每年11月到第二年3月,我都会吃掉好多好多“雪球冰激凌”。一到下雪天,我就收集一碗新鲜的雪花。我的外婆会调好生鸡蛋、奶油和糖浇在上面。

作者建议,可以在雪里加入牛奶、奶油、炼乳、糖或者香草。想让口感更细腻的话,还可以打进一个生鸡蛋……图片来源:Overduebook/Flickr

雪是小朋友学会采集的第一批“野生”食物之一。在每年的这个时节,对许多人来说,雪都分文不费,而且供应充足。

但雪到底是一种神奇的本地时令特供食材,还是一场极限饮食的冒险?与许多野生食物一样,可能两者皆是。

我咨询了在小石城阿肯色大学担任化学教授的杰夫·加夫尼(Jeff S. Gaffney):如果我们要把雪包装起来放上超市货架,必须在成分表里写上什么?

“主要是水,”他说,但还有“各种各样的小东西,具体看雪从哪(来)”,这些小东西包括硫化物、氮化物、甲醛或者汞。精细镂空的雪花在下落过程中,会像网一样捕获空气中可能存在的污染物。最常见的是火电厂和柴炉产生的碳黑或煤渣。

因此,加拿大萨省大学教授约翰·波默罗伊(John Pomeroy)建议说,最好等雪下了几个小时之后再去捕捞你的生鲜雪花。波默罗伊的研究方向是水资源和环境变化。雪相当于大气的“清洁刷”,他解释说。雪下的时间越长,空气中的污染物水平就越低,而雪本身也越干净。

不过,加夫尼向我保证,即使你在雪刚开始下的时候就去收集,雪里面的污染物“也远远没有达到有毒性的浓度”。

有些地方的雪中也许会有很久以前残留的杀虫剂,据俄勒冈州立大学环境与毒性生态学教授斯塔奇·西蒙尼奇(Staci Simonich)说。她在美国几个国家公园(包括华盛顿奥林匹克国家公园、阿拉斯加迪纳利国家公园和加利福尼亚美洲杉国家公园)的高海拔地区中找到了30、40和50年之久的杀虫剂残留。但这些浓度比饮用水要求的安全浓度还要低100倍。

那么城市和郊区的情况怎么样呢?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从这些地方收集雪的。西蒙尼奇说,后院雪的杀虫剂浓度可能更高一些。“虽然这样说,要是我的孩子们尽情从后院抓一把雪放进嘴里,我也不会有什么顾虑……因为杀虫剂的浓度很低,而吃一把雪的量也很小,所以一次性的剂量非常低,对健康没有危害。”

后院雪虽然杀虫剂浓度略高,但大可以放心大嚼。图片来源:http://helipalooza.com/

但如果是刮风的天气就要谨慎一些了,华盛顿大学的大气科学家莎拉·多赫蒂(Sarah Doherty)警告说。最近,她发现泥土会在雪花下落时混在雪中——特别是多露天农田和土路的大平原北部这种地方。多赫蒂的新雪样本就是在30-50公里每小时的风速下,从该区域收集的。

“雪从云中飘下来,”她解释说,“当它到达距离地面几米的地方,会与被风吹起的土壤混合起来。”至于这个过程会不会让雪变得不宜食用,则完全取决于土壤中有什么,多赫蒂说。

就像你不会想吃被尿浇过的雪一样,如果你刚拉来一车准备春耕用的粪肥,然后暴风雪突然来袭,一阵强风会迅速毁掉你本想拿来大吃一顿的新鲜雪球。

此外,科罗拉多大学北极与阿尔卑斯山研究所的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建议道,“永远不要吃铲过的雪。”铲过的雪中可能含有沙子,以及氯化镁等化合物。“这些东西都会混进铲过的雪里,而它们对你是有害的。”

但这样的雪还是别吃了……摄于华盛顿特区市中心。图片来源:Flickr

但是,即使指出了雪中可能出现低浓度的硫化物、汞和滴滴涕(DDT),几乎所有接受盐博客(The Salt)采访的研究者都说他们还是会吃雪,甚至会细细品味。

据波默罗伊说,“雪花化学家都知道,新鲜的北极雪非常适合搭配15年的单一麦芽威士忌。”

当然,对于我们在吃雪时还不知不觉吃进了其他什么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表现得如此乐观。“作为一个大气物化学家,我肯定不会建议我的小孩吃城市里的雪,”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帕瑞沙•艾丽娅(Parisa Ariya)日前告诉赫芬顿邮报。她是一篇2016年的论文中的首席研究员;这项研究发现,降雪会从尾气中吸收甲苯、二甲苯和致癌物苯等并不好吃的化合物。

比起雪里有什么,研究者通常更关心的问题是气候变化可能正在使雪迅速消失,特别是在美国西部地区。“抓紧享受吧,可以吃的雪越来越少了,”俄勒冈州立大学的水文气候学家安妮•诺林(Anne Nolin)这样说。(编辑:Ent)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