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新闻 ·

第一节 创客的概念

近两年“创客经济”的成长速度非常快。如果把一些私人设计工作室、个体套件商、小型发明创业团队的活动划入创客的范畴,可以得到超过200%的年增长率,2013年的经济规模估计在10亿元人民币数量级。虽然总量不大,但引起的舆论关注却超过任何传统经济活动。创客经济的崛起既刺激着投资家的神经,也让具有创业理想的“创客”们痴迷其中,加上知识分子们摇旗呐喊,人们感到新工业革命似乎马上就要降临。

起初,政府是以较为传统的投资发展,创业就业甚至募集创意方案等观点考量有关问题的。后来美国政府在创客运动中推出积极政策,对我国政府在创客问题上的积极态度起到了促进作用。各地创客空间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各种创业队伍和创作团体纷纷挂出创客的牌子,互联网上也风起云涌,蔚为壮观。

一般认为“创客”是对英文单词“Makers”的巧妙中译。正如其英文旧意,在创客概念传入中国的早期,被许多人认为是DIY爱好者的时尚称号。创客一词的诞生与近年来“某客”、“某族”、“某友”在汉语中的流行有关,比如“geek”被译为“极客”。显然,“Maker”译为“创客”是再好不过的,虽然看起来“creator”(创造者)更适合这个中译。作为一个特例,“hackerspace”本应该译为黑客空间,但是在英语中却指创客空间。创客在中文界流行开之后,就很难说它应该对应什么英文了,中国文化已经赋予了它更为本土的涵义。在西方国家,Makers的意义也同样因为这场“运动”而有了极大的扩展。

从字面看,创客倾向于实际动手。尽管许多理论家以及创客个人提出了数不清的定义,但是很难用传统语言把这些定义统一起来,因为创客精神之一恰恰是“没有定义”。每个人都可以称自己为创客,也可以指出某些别的人不是创客或者是伪创客。几乎每家创客空间、每个创客相关的网站,都试图用一句简短的话阐释他们认定的创客灵魂。

西部地区,“专职”创客数量稀少,技术层次也比较初级,而在我国沿海经济中心,数量要多得多,聚集的高水平人才也多,发展模式自然和西部不同。总的来说,众筹、开源社区和开源产品、制造外包、投资发展等,是创客经济现阶段的主要内容,而热门项目主要集中在容易在短时间内迅速膨胀的基于信息技术的新应用方面。接近创造或称为智力成果的部分,在模式上更领先一些;接近于产品或工业成果的部分,在模式上传统一些。

上面这些文字来源于网络,之所以节选采用,是因为笔者也基本认同,但是网络上关于创客的进一步的理论,出现什么创客主义、创客运动、创客文明等过分渲染的用语,对于一个老创客而言,就很难苟同。三十年的创客经历,那自己不成了先驱?搞不好就成了先烈,真不敢当。

创客译为“Maker”是合理和科学的,但是总某种意义上细分,又分为创造客和创新客。创造客以满足自己奇思妙想为目的,不考虑经济利益。创新客则是灵感来源于现实需求的推动,以解决生产生活技术问题、获取经济和社会利益为目的。前者是为了彰显自我、满足私欲,对社会没有什么影响,也没有什么大的动力,可干可不干;后者是服务于社会,有社会责任感做压力,有希望技术转化、经济获利的驱动力,是目前大众公认的、与大众利益关系密切的真正意义的“创客”。

还有一类所谓“民间科学家”,由于他们的理论往往挑战传统基础公知理论,不容于学术界而本身又极度固执己见,因而有人认为“民间科学家”称为“科学妄想家”更合适。专业的科学工作者多对民科持否定态度。不过也有人指出不能将鼓励民间技术发明和鼓励民间科学研究混为一谈,笔者认可这个观点。鼓励民间技术发明,更准确应该是鼓励民间技术应用创新。那些做民间科研的民科们因为脱离现有科学基础理论,脱离具体实践,脱离市场需求,肯定不是“创新客”。

本书中也只讨论“创新客”,还是简称“创客”。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