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 癌症作为演化的遗产

癌症是一个地球上的多细胞有性生殖生物——比如我们——不可避免的命运。

简单地说,故事是这样。

在我们还都是单细胞生物的时候,没有癌症,因为每个细胞的任务都是分裂,吃够了就分,分完了接着吃。或者也可以说每个细胞都是癌症,无所谓啦。

后来有了多细胞生物。最原始的多细胞生物只不过是很多个单细胞堆在一起而已,其实没什么区别。

但不久之后有了分工。问题来了。每一个细胞的终极任务都是把自己的DNA传下去,但是如果每一个细胞都不受控的分裂,根本无法形成任何有效的组织结构。因此必须要求某些细胞只在规定的时间和场合下分裂,有些细胞甚至永远不能分裂。

这个规定,是多细胞生物能自我维持的根本条款。

但这样的规定要如何维系呢?只有两种办法:第一,把规定写到DNA里面去。第二,万一发现有不守规矩的细胞,就把它消灭掉。

遗憾的是,二者都不完美。

DNA虽然稳定,但不可能万世不改。就算它扛住了正常的内部水解过程,还有外来的碱基类似物、电离辐射等等,完全修复每一个错误是不可能的。

同样,检测不守规矩的细胞也是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效率的,我们有成套的细胞凋亡通路,很多是专门用来对付可疑细胞的,但总会有漏网之鱼,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壮大到处理不了的地步了。

但是更糟糕的是,我们的身体在做以上两项的时候,甚至没有尽全力。

这也是简单的演化原理。癌症只是我们需要对付的无数问题中的一个,人体不可能把所有的资源都扔到对抗突变上面。何况增加了敏感度也要增加误诊率。最重要的是,演化历史上人类平均寿命很低,而突变产生DNA错误、到变成癌症、再到因为癌症而死亡,全过程都是需要时间积累的,只要突变速率慢到在比如30岁以前癌症的死亡率极低,就能过关(其实很多人在年轻时就有了癌细胞、甚至有了癌症,但短期影响不大,自然选择就无力)。自然选择不做无用功,反正没几个人能活到三四十岁。至于80岁的时候癌症发病率暴增?Whatever。

问题是,时代变了。人类凭借文化之力,已经把平均寿命提升到了七十多岁。而进化的脚步还没有跟上来。

所以我比较喜欢的是麦尔格里夫斯的书名:《癌症:进化的遗产》。现代社会的癌症是个遗产。癌症本身是不可避免的,演化将癌症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但因为现代社会步伐太快,癌症失控了。

不过我们总不能为了避免它失控而把平均寿命再降回去。解铃还须系铃人,对癌症的战争,也只能靠现代文明来找到出路。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