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大脑–创建数字时代的不朽人生

如今在欧洲,经历过二战 硝烟的老人已经越来越 少了,来自爱尔兰的博 比是其中的一位,只不过她在几个 月前也去世了。

或许是亲眼见过战地炮火和 断壁残垣,博比特别喜欢收藏各类 小玩意儿——旧信封、旧毛毯、20 世纪50年代的老式衬衫、记录了家 庭成员音容笑貌的相册,甚至是已 故丈夫随船队周游世界时给她寄 来的情书……似乎是为了留存当 时的美好,博比的家里充满了她记 忆的碎片。

而在她去世之前的几个月里, 她决定将个人的收藏与家人和朋友 共享,她要将这些带给她美好回忆 的东西,尽快派送出去。在她去世 的那天下午,她给已故丈夫的一位 童年好友寄了一封信,信中附上了 他们小时候一起玩耍的照片。她写道:“这些照片你留着,请保存好。” 博比希望,这些珍贵的物化记忆不 会因为她的离世而被丢弃或遗忘。 几小时后,她坐在最喜欢的扶手椅 上,安详地走了。

将思维和记忆留在网络上

和博比一样,没有人希望在离 开这个世界后立刻就被遗忘,这是 人类的基本行为和诉求,更是一种 普遍现象。从最早留在洞穴里的绘 画开始,人类就一直在为保存最终 会消逝的记忆而努力,口口相传的 历史、日记、回忆录、摄影、电影和诗 歌等,都是人类对抗时间无情抹杀 记忆的“武器库”。不过,随着网络 时代的来临,“物化的记忆”似乎越 来越淡薄,因为我们终于可以将我 们的记忆“储存”在互联网上那神秘 的服务器里。

微博的时间轴上,记录着我们 生活中的重要事件,微信的朋友圈 里留下了我们的音容笑貌,电子邮 箱里还保存着我们与朋友、工作伙 伴的交流,优酷空间还有我们的舞 蹈、歌声和言谈……在网络时代,我 们收集和保存记忆的行为比以往更 全面、更彻底,尽管现在的我们还无 法意识到这其中的重要性,但在弥 留之际,我们会感叹,这一切技术手 段帮助我们争取到了某种意义上的 永生。

但是这些就足够了吗?这些 就是我们人生的全部吗?网络上 真的覆盖了你人生中所有的重要 时刻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如果我们能将一切都保存下来,不 仅有形成文字的想法和拍摄下来 的生活片断,还能将我们整个大脑 中的记忆和思想都保存下来,那情 况又会如何?

留下“真正的你”

不可否认,我们的大脑才是真正 完 整 保 留 记 忆 和 历 史 的“ 归 零 地”——我们所知道的一切,所记得 的一切:不论是甜蜜爱情,还是心酸 往事;是成功的喜悦,还是挫败的失 落;是我们曾经说过的谎话,还是我 们学到的真理。

如今,已有不少科研人员正在努 力将人类大脑中的记忆和思想像电 脑硬盘里的数据一样保存下来,即便 在我们去世后,肉体消失了,我们的 思维和记忆仍然能以副本的形式留 存于世。而这也正是 Eterni.me 科 技公司的创始人之一马里厄斯·厄萨 切想要实现的宏伟目标。

尽管这一技术目前仍处于起步 阶段,但科学家预测,在未来网络上, 当你在世的时候,服务器就可被授权 访问你的微信、微博和电子邮件账户 等等,帮助你上传照片、记录你在网 络上的活动轨迹,同时通过谷歌眼镜 等设备记录下你所见证的一切。而 这些数据经过收集、过滤和分 析之后,就会转移到模仿 你的外表和个性打造 的 网 络 人 工 智 能 “阿凡达”上。

随 着 时 间 的 推 移 ,通 过 长时间的深入互动,你的“阿凡达”会学习到更多东 西,与你越来越相像。当你百年之 后,这位网络“阿凡达”就可以代替你 与亲朋好友沟通交流。尽管这一切 都只能在网络上实现,但它的出现将 会改变生与死的边界,为静默无声的 死亡世界带来一番生气。

尽管据马里厄斯估计,起码需要 几十年的交互作用,“阿凡达”才有可 能比较准确地模拟它们的主人,但他 已经收到了许多来自绝症患者的咨 询。这些患者都想知道目前是否可 以提供这项服务,在他们离开这个世 界之前,是否能以这种方式记录下他 们的人生经历。

不久前,来自英国德比郡的亚 伦·森夏恩与他的奶奶“挥手作别”, 亚伦非常悲痛:“在她去世后,我们只 能通过寥寥可数的几样东西来怀念 她。”奶奶的去世激发了亚伦对“阿凡 达”,一个旨在留存死者记忆的网络 人工智能的热切期望。

亚伦相信,在未来能够模拟人类 个性的“阿凡达”,可以展开生者与死 者之间的交流互动。它将创建真实 的记忆,而不是只凭逝者留下的遗物 来保留一些我们对逝者日益模糊的 记忆。

能重建大脑和备份大脑吗

考虑到人类记忆的不可靠性, Eterni.me 和其他一些类似的服务 网站,如今正在尝试使用记忆细节定 格的方法,让人类的记忆不会随着时 间的流逝而消退。但可惜的是,目前 任何人工智能对人类思维方式和性 格行为的模拟都只能做到尽可能接 近而已。

此外,作为网络时代下的我们都 应当清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行 为都是一个选择性的过程,也许在某 个瞬间,用户会调整细节,更改重点, 甚至清除网络的整个人际关系链。 由此可见,我们本身的思维就是不可 靠的、难以预测的。

那么,如果不只是简单地将我们 的记忆转化为数字形式,是否有可能 记录下全部的大脑内容呢?遗憾的 是,从理论上讲,备份大脑这一过程 需要解决三个关键性的难题:首 先,科学家必须要找到在死亡 降临之时,丝毫无损地保存大 脑记忆的办法;其次,我们必 须拥有对大脑保存内容进行分析和捕捉的技术;最后,科学家 还要能根据捕捉到的记忆内容重新 创建一个模拟的人类大脑。即便解 决了上述三个问题,最终也要保证用 于备份人类记忆的人造大脑能够“运 行”。而这一切,在目前还是无解。


多国同时发力

英国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 所”的安德斯·桑德伯格曾说过:“模 拟大脑的目的是重新创建原始大脑 的功能。如果可以让它‘运行’,它就 能够拥有真正大脑那样的思维和行 为。”事实上,除了Eterni.me这样的 科技公司,许多知名高校和机构也在 研发虚拟大脑。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正在研究创 建全面的人类大脑神经连接图,美国 “大脑计划”正在记录由数以百万计 的神经元构成的大脑活动,欧盟的 “大脑计划”正在试图通过对大脑活 动的认识构建一个大脑综合模型 ……我们不难看出,相关科研工作一 直在取得缓慢但持续的进步,而目前 科学家已经可以在超级计算机上运 行模拟老鼠大脑的活动。

美国谷歌公司也在大脑模拟项 目上注入了大量资金。2012 年 12 月,谷歌公司任命雷伊·库兹韦尔为 谷歌大脑项目的主管。库兹韦尔等 科学家相信,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科 学家将有可能创建出数字备份的人 类大脑。库兹韦尔成为谷歌大脑项 目的主管几个月后,谷歌公司又聘请 了英国计算机科学家杰夫·辛顿—— 世界上最优秀的神经网络专家—— 加入了团队。辛顿认为,大脑神经网 络从本质上讲,就是人类大脑进行思 维和记忆的大脑“电路”。

而早在 2011 年,俄罗斯企业家 德米特里·伊特斯科夫同样也推行了 类似的“2045 计划”,该项目的目的 就是力争在 2045 年之前,实现将大 脑意识上载到网络“云计算”上的目 标。“2045计划”科学主任、神经科学 家兰德尔·科伊尼坚信,创建人类大 脑副本的目标将很快实现,神经假体 的发展也证明了未来“运行”模拟大 脑的可行性。

美国南加州大学神经 工程中心的特德·伯杰教 授创建的大脑海马体的假 体,已于 2011 年在活体老 鼠身上成功通过测试,2012 年又在 非人类灵长类动物身上成功通过测 试。伯格和他的团队还打算以人类 假肢进行测试,以证明我们已经能够 实现部分人类大脑重建。

创建数字化大脑的挑战

当然,模拟人类大脑是一回事, 创建一个数字化的人类大脑记忆又 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挑战。记忆存 储与在电脑上创建可通过索引搜索 的文件不同,记忆是一种在激活时产 生的一系列联想,因此大脑模拟需要 所有这些联想记忆的副本。

事实上,人类对来自大脑多个部 分信息的重建方式,都会受到当时当 地情境的影响,并随着时间而发生改 变,这与电脑存取记忆的方式完全不 同,毕竟电脑记录下的数据是可供随 时访问的。正如怀疑论者所说的, “大脑备份”拥有的只不过是过时的 或“不合时宜”的记忆。

而另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 如何在不损害大脑的情况下提取一 个人的记忆。安德斯·桑德伯格教授 认为,所有需要高分辨率扫描神经组 织的方法都是侵入性的,因此实现无 损大脑扫描难度极大。但他同时认 为,只要能够“运行”完整的模拟大 脑,那么对大脑记忆进行可搜索的数 字备份也是可能的。 “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很大,”他 说,“也许在这个世纪里就能够实 现。我们可以模拟大脑的一切,甚至 细化到分子水平。”

打破物化的局限

所有生命的生存本能都具有普 遍性,而繁殖后代是生命永生的一种 形式,它让生命超越我们的身体存在 而继续延续。所有的父母都参与到 了这个将基因接力棒世世代代传递 下去的盛大接力中,虽然我们的一些 身体特征,比如眼睛、头发和气质,会 在时间流逝的长河中,发生一些稀释 或改变,但它们都是生命不朽的回 声。

当死亡来临时,剩下的只是我们 渐渐淡去的影子,还有给后人留作纪 念的些许遗物:孩提时代玩耍的照 片、曾经阅读过的书籍、穿用过的几 件衣物……那么除此之外,人类是否 真的还想完全保留自己的思维和想 法呢?这类技术的发展,又会对我们 的生活方式产生什么影响呢?或许 不少人会认为,备份大脑可以把一个 人的记忆作为数字遗产留给他的后 代,甚至为理解、研究人类思维和记 忆提供更多重要突破的机会。

当然,数字化备份大脑对于在世 的人同样也有很大意义。神经学家 安德鲁·弗拉基米罗夫曾说道:“心理 学家可利用备份大脑的数据进行精 神和心理分析,并通过运行特别制定 的算法扫描你的整个人生记忆,从而 帮助你优化行为策略。”

但关于备份大脑研究的真正价 值究竟是什么?是为了给我们每 个人一种安慰,保证我们的记忆不 会随着生命的逝去而消失得无影 无踪吗?无人能够回答!但至少, 如果我们能够将思维、记忆和心理 转化为数字化记录,必将给个人生 活和社会生活带来深刻而复杂的 影响。虽然没有人能够获得真正 意义上的物化永生,但备份大脑也 许会给人类带来某种意义上的长 存。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