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零点能》第一章 谋杀

(科技网站尾猿会网分享)零点能,是指量子力学当中,量子谐振时粒子所具有的能量,也是原子基态时的能量。

第一章 谋杀
五十五年后,中国。福建厦门,学习尾猿大厦。
一把明晃晃的银色扁刀,从桌上缓缓地拿起。屋内,在淡淡的、但能看清楚视线的灯光下,身穿西服的持刀者,用他那外国人特有的蓝色眼珠,透过脸上面具的孔洞,注视着面前的年轻人。他脸上所戴的面具同样也是银色的,但其表面结构似乎比人脸复杂一些。
此时,大厦所在的厦门集美已是夜晚,衬托着城市外繁华的灯光,面具上产生了复杂炫亮的反射光,似乎是为了给对面的人造成足够的光线干涉,以不让人看清其的真实面貌。而如果有人能摘下这面具细看,会发现这扁扁的面具上头其实还安装有一些挺全套的装置,甚至还有一个标识“220V”小块电压器能在面具表面产生电流,以防止被人摘下。看着眼前因恐惧而瞪大眼睛、同时被反绑在凳子上的年轻人,他微微一笑,随即手起刀落————年轻人在那一瞬间被吓得立马闭紧了双眼。
瞅见面前年轻人的恐惧,这不知姓名的老外,嘴角旁的微扬不由变为了笑出声。虽然,因为隔着面具,只能从他的声音,还有眼睛里察觉出几丝开心般的笑容,不过,仅仅片刻后,他的目光又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冷静,接着,他十分沉着的盯着眼前的人看了一会儿,继而才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就像是长期居住在中国的外语翻译官一般流畅地说到,“放松点,王老板,我还没切下去呢。”
但面前的人似乎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依旧一副紧闭双眼、打着寒颤的紧张模样。
见到他这幅样子,外国人又盯了他几秒后,不由得又再次破颜而笑出了声,这次应该是嘲笑,可这一前一后的挑逗和反馈,的确使得这位外国人心情愉悦了起来,他眼里的寒光这时如同车前灯关闭似的降了下去。此刻,外国人变得似乎是在准备看一出别开生面的好戏,接着,他又像男孩遇见了一位可爱的女孩时,那样的搭讪的口气,凑近他的脸调侃的说到,“王老板,您先别害怕,先放松一下,您会发现您其实还活着。”
听到这样说,面前的那位被反绑着、被称之为“王老板”的年轻人,不由尝试稍稍睁开了自己的一只右眼,他这一秒的情形俨然像一个眼部吹进了沙尘的瞄准狙击手。在感觉自己的身体的确没有产生痛感之后,年轻人才把双眼初醒般地缓缓睁了开来,这才注意到原来那把刀并不是切向自己,而是落在了桌上的一块茶叶上,那是一块上好的普洱茶砖。
“王先生,这只是一把茶刀而已,我们一会还有正事要谈呢。”这时,眼前的蓝眼外国人又发话了,他眼睛虽不动声色的盯着年轻人,但戴着手套的双手此时却在不断忙活着,如果能拍下其中的一帧画面,你会发现其活像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塑。这尊“雕塑”一边凝视着年轻人一边很精准的,用那把银光闪闪的刀将桌上的茶砖切割了一大块儿下来。
“王老板名叫王鸿文是吧?不错,年轻创业者有为啊,看贵学习尾猿软件公司的规模,不愧为时代周刊评价的2023年中国第一大物联网教育公司,”不知是不是口腹蜜剑还是另有意图,说着话,这位外国人切好了茶砖,他将切下的茶块放入桌上的洗茶槽清洗了一遍,最后投入到桌上的一个茶壶当中。
“啧啧,”外国人又发出一声赞叹的口音,他这时拿起了桌上那泡普洱茶砖的茶盒,小心翼翼地将剩余的茶放入盒内,接着凑上鼻轻轻嗅了一下。此时他的行为似乎不像一个绑匪,而是另一个企业老板在与其谈生意,“我们英国人,对你们中国的茶十分的喜欢,因而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对茶文化有所了解。单从茶来看,贵尾猿公司的财力就确实不小,单这壶待客的普洱砖,就是一种黑茶,本身就已是茶之上品,而再从这黑茶的颜色和香味,以及普洱本身的包装,和现有茶香还有这紧压程度来看,这盒茶叶,至少是五十年的陈茶了。”
“你是英国人?”这位被称作王鸿文的年轻人看着眼前有些话痨般的绑匪,终于不再沉默,但也没有理会这人对一壶茶的侃侃而谈,而是开始冷静的锁紧眉头,他使劲从喉咙当中发出一种有力、自我感觉能够震慑人的声音,质问到,“你们是哪里的黑帮,或者说专业绑架的组织?我知道你在大厦外头还有人。为何你一个英国人,中文却说的那么好?”
面前的外国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不动声色的按下了泡茶的按钮。而后,他抬起头来,盯着王鸿文,似乎思索了片刻。
王鸿文看着他那没有反应的模样,于是又继续鼓起勇气质疑到,“你绑架我这么久,现在该说正题了吧?你们究竟要多少钱?”
绑匪抬起头,再次迟疑般的看了他一会儿。
“好吧!那,既然你想说正题,那我们就说正题吧。”
在说这话的时候,茶壶的底层开始因机器加热而震动了起来,发出铮铮的响声。而外国人的眼神却与之相反,似乎变得很平静,然而在王鸿文事后的回忆当中,这种不正常的心理平静,在当时越发的让人惊恐,甚至,王鸿文想到了当时那些在国外宣传某某,目光呆滞被洗脑的那种人。
“那好说正题,你绑架我绑架了那么久,应该开始提要求了吧?”王鸿文也试图让自己的神色平静下来,虽然,自己有一大堆根本无法平静,而应当大声呼救的充足理由,首当其冲就是自己或许性命不保,还装个毛线的酷。然而,或许是不能因恐惧让绑匪对自己做出什么更加不利之事,亦或其他心理分析学都难以解释的心理因素,王鸿文努力平静下来,沉着的眼神瞪着眼前的外国人,“你说说看,你要什么要求吧。”
在那刻,王鸿文依然没发现眼前的人有什么神色异样,但是,外国人的手却伸向了自己的上衣,从上面因鼓鼓囊囊而有点紧绷的西服口袋内掏出了一个东西,王鸿文仔细看了看,是一张折叠起来的白纸,但猜不出上面会写些什么。
“姓名。”
“年龄。”
“职业。”
“公司市值。”
“企业文化。”
面前的绑匪展开纸看了一眼,而后抬起头来,眼神似乎有些呆住了,并没有看着被绑架的王鸿文而是用茫然的神情望着窗外,非常奇异的说出了由上述关键词所组成的一段话,每句话由一个个人信息问题组成。但每当王鸿文想条件反射式的回答时,都被下一个关键词所噎住,说的明白点,在说这话时,绑匪语气没有留任何缝,好像根本不是在对王鸿文进行问答,而是在自言自语或是背诵着什么,这不免令王鸿文心里再一哆嗦。
“你究竟在干什么?”
绑匪没有理睬王鸿文的问题,眼睛继续眺望窗外。
就在王鸿文正惊疑着绑匪的行为时,突然,一首英文歌曲的铃声从面前响起,外国人和王鸿文都马上一愣,紧接着这个绑匪眼神突然立即变回来了。绑匪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电话机,王鸿文仔细观察着绑匪手中的移动话机,发现和市面上卖的手机都不太一样——很显然,这是一台改装过的移动电话机。
“老板。”这个绑匪一打开电话,就立刻用中文说到。看样子,这台电话机应该是与其背后老板单线专用的。
“老板,王先生这边接下来……”一句话还没问完,手机里传来一句话打断了劫匪。
“启动……计划。”
“好的,老板。”
从手机里传来的话是一句英文,然而这空洞的声音,让王鸿文一震,这个声音让他感觉,就算是警方用技术手段调查也无法找到其背后主人,看样子应该是合成的一种声音。而音质,虽然很清晰,但是王鸿文还是只听到了较为模糊的几个英文译音。看样子,这绑匪的实在是做了大准备,竟都敢在受害人眼前暴露自己的计划。正当王鸿文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这时眼前的外国人突然发话了。
“王先生,不好意思,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不知您对,唔,量子力学了解多少?”
“什么?”
这句普通的话听完,却让王鸿文心里一揪!从刚刚的情况看,自己不会遇到了精神病劫匪吧?!哪有这样的绑架,竟然向自己问起了科研教育问题。王鸿文心里暗暗叫苦,都怪自己在办公室工作到太晚又没锁门,结果都没注意到悄悄潜进的劫匪一闷棍。他抬起头看着劫匪,此时他已经关闭了手机。王鸿文心跳开始加速了起来,要是绑匪和自己谈钱,心里还会好受一点,毕竟自己身家也有数十亿。但是面前真的是个精神病,那可就糟了,精神病可是不好对付的。
“这个……”王鸿文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尝试转移话题,“我们还是谈谈赎金的问题吧?你究竟要多少钱?在不在我的能力之内?”
外国人绑匪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p△x≥h/2π,这是量子力学的主心骨。它是1927年由物理学家海森伯提出的概念。王鸿文先生,”外国人缓缓说出了这段话后,口气在这一瞬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我们老板要求的,必须要知道您的量子力学水平,如果无法确定,那我们就必须……”
“你们老板有病吧?”王鸿文愤怒的叫嚷了起来打断了话,他试图挣脱后背被反绑的双手,但是发现绳子牢固的出奇。“量子力学水平?我他妈学习尾猿只不过是个教书的平台,不代表我自己是万能的,你们绑架我,不要钱也不要我命,那你们到底为了什么?”
“您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不要您的命呢?”外国人一句平静的话,却瞬间噎住了王鸿文的咆哮。
“你们……”
“你……那,那好吧,既然你们想知道我的量子力学水平,那我说,”王鸿文思索了片刻,他认为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能直接激怒这个精神病绑匪,于是抬起头回答,“我,我知道,这应该叫海森伯,哦对,海森伯不确定性原理,它否定了拉普拉斯的决定论,后来演化出了概率波、概率幅的概念……”
外国人看着他,眼角微微上扬。
“很好,”眼前的外国人依旧是很平稳的口气,他这时看了看桌上的茶壶,此时茶水已经沸腾,茶汤的颜色已经变为可以饮用的琥珀色,于是便关闭并倒出了一杯。“王先生,您这回可以免于一死了,否则,根据我们老板的要求,如果拿不到答案,您必须要死。”
“那,这回,可以,谈谈条件了么?”听到这话,王鸿文终于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喘,他感到冷汗已经从额头上滴落了下来,“你们说说吧,接下来你们究竟还有什么要求?”
“这个嘛,要求,还是有的。”
说着话,外国人端起茶杯,轻轻泯了一口茶。茶叶散发出来沁人心脾的香味,好像让这屋子内不敢轻易喘息的紧张空气暂时放松了一会儿。片刻后,外国人喝完了这杯茶,随即便放下了杯子。但这时,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精美小巧的手枪。王鸿文大惊,他看着眼前的绑匪,惊恐万状的质问到,“你们要做什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