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性主义者写给屠呦呦教授关于中医药的信

这就是我给您写信请愿的理由。利用诺贝尔奖这一庄严的平台,发起一场行动。作为向世界展示中医真实潜力的专家,我相信您能号召中医从业者修正他们的做法,停止无意义的杀戮。这或许是艰巨的任务,但是你拥有变革这个几百亿美元的产业的力量。人们将会遵从您的指引,那时候,您可以重塑传统中国医学的形象,将它从伪科学改变为现代科学。

亲爱的屠呦呦,利用您的诺贝尔奖和中医最糟糕的行为斗争

【译者按:本文英文原文以读者来信的形式登载于Quartz网站,作者真实姓名不详】

亲爱的屠呦呦教授,

请允许我为您在今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致以最衷心的祝贺。这是一项难得的成就。为了它,您响应当时国家领导人的战斗号召。许多年来您测试了不计其数的草药,无一成功,但是您没有放弃,终于发现了青蒿素。甚至在发现青蒿素之后的三十多年时间里,您坚持不懈地与偏见和您的祖国自己的限制斗争,终于使得这一治疗疟疾的药物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认可。

您的经历是将会被后代传诵的科学神话,您和所有参与这项努力的人都值得每一份赞扬。

青蒿素已经拯救了数百万计疟疾患者的生命。就像您说过的,大奖是世界对中国传统医学对世界的贡献的认可。

现在,您将有机会拯救更多的生命。

我相信您一定知道过关于猎杀非洲等地动物并获取不正宗的传统药物的事。这些药材未曾治愈任何人,但却导致无数大象、犀牛、老虎、穿山甲等诸多濒危野生动物死于非命。

许多人会误以为您的获奖是在奖励已经成为一个价值600亿美元的产业的中国传统医药。他们的诊治行为并没有如您那样遵循严格的现代科学。他们所谓的治疗几乎是无效的,即便这些治疗曾经有效,也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否会再次有效。

中国的经济发展奇迹带动成百万的人脱离贫困,然而人们对这种中国传统药物的需求也同时增长。有图有真相,让我们看看一个非洲国家每年野生动物被猎杀数量的图表。

您说您受助于古代典籍的指引分离出青蒿素并为此感到骄傲,不只是因为青蒿素能够治疗疟疾,而且也因为它与众不同的化学结构。通过阐明青蒿素的结构,了解药理,你们进一步合成了一种强大的衍生物二氢青蒿素。这真是古代知识与现代科学的完美结合。

尽管中草药中或许藏有像青蒿素这样的奇迹,你和我都知道犀牛角无甚特别之处。组成犀牛角的化学成份是角蛋白,它与我们的指甲的组成并无二致。象牙、穿山甲鳞片和虎爪,亦是同理。

而且即便自然资源中真有一种潜在的药物,您应该知道若要让它变成有用的药,唯一的办法是将它分离出来,然后想办法通过化学工业进行大规模生产。不仅对于来自动物的资源是如此,而且就像青蒿素这个例子清晰表明的,很多时候甚至对于来自植物的资源也是如此。

您的工作已经鼓舞了许多中国研究者朝向艰难的路线。但是,那些歪曲您受到的赞扬,将其作为传播和扩大他们的虚假疗法的人,可能会导致许多物种因人们虚假的的被治愈的希望而灭绝。

诺贝尔奖是科学家们能够获得的最高荣誉。不管对错,本周您所说的那些话将会掷地成金。当你发出声音,世界将侧耳聆听。即便您什么也不说,人们也会设法找到您的故事并以此为鼓励。

这就是我给您写信请愿的理由。利用诺贝尔奖这一庄严的平台,发起一场行动。作为向世界展示中医真实潜力的专家,我相信您能号召中医从业者修正他们的做法,停止无意义的杀戮。

这或许是艰巨的任务,但是你拥有变革这个几百亿美元的产业的力量。人们将会遵从您的指引,那时候,您可以重塑传统中国医学的形象,将它从伪科学改变为现代科学。

青蒿素已经拯救了数百万计的生命,而它为您带来的诺贝尔奖能够拯救更多的生命。

 

此致
敬礼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