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说不要但身体很诚实?性器官有反应不代表想要——《性爱好科学》

  • 【科科爱读书】「我的身材不够完美,能福吗?」「我总是想要,这样很糟吗?」「我爱另一半,但越来越不想上床,是不是不应该? 」2017年6月泛科学选书《性爱好科学》要带你破除性爱的各种迷思,打造无压力的氛围!无论性欲高或低,每个人都能用独一无二的方式体会性爱快感,一起来了解自己的身体,跳脱「正常」的框架吧!

「这里是餐厅」不代表你要在这里吃晚餐

性兴奋不一致牵涉到两种系统之间的关联,性器官属于周边神经系统,大脑则是中枢神经系统:这是两种独立却又相互连结的系统,而且两者之间的关系确实男女有别。

  • 关于性兴奋不一致请先参考这篇文章:「那里」很有感觉能代表人也很「性」奋吗?

现在试着想像大脑和性器官是一对一起度假的朋友,正在街上游荡想着该去哪里吃晚餐。

如果这对朋友是女性器官,剧情就会如此发展:性器官会注意到经过的每一间餐厅,不论是泰式料理或酒馆美食、速食或高级料理(但忽略所有博物馆和商店),然后说:「这里是餐厅耶,我们可以吃这家。」性器官不算是坚持己见的类型,只是善于发现餐厅。相较之下,大脑会评估情境因子,接着才判断自己是否想要尝试某间餐厅:「这间的食物闻起来不够好吃。」或「这间餐厅不够干净。」又或者「我现在不想吃披萨。」而性器官甚至可能会在发现一间宠物店时说:「有饲料耶,说不定……。」但大脑会翻个白眼,继续往前走。

它们经过博物馆时,大脑会说:「我听说博物馆里有一间很棒的咖啡厅。」但性器官回答:「这里不是餐厅。」然而大脑比性器官了解更多资讯,所以当这对朋友走进博物馆,性器官看见礼品店旁边的小咖啡厅后说:「噢,我懂了,这里是餐厅,我们可以在这里吃东西。」接着大脑说:「对啊,这里看起来很棒。」这就是与性相关而且又具有性吸引力!

相对的,如果这对朋友是男性器官,情节则会发展为:性器官只注意到特定的餐厅,例如餐车,而一旦发现,大脑就会说:「餐车!我超爱。」接着性器官会附和: 「这里是餐厅,我们可以在这吃东西。」除非有不该这么做的正当理由,像是一群醉汉正在餐车旁发生口角。

现在你就算在睡梦中也应该可以背诵出:组成部位相同,组成方式相异。大脑与性器官之间的关系也是相同的道理;男性的生殖系统对于判断性相关的刺激源,有相当明确的标准;但女性生殖系统比较擅长辨识大范围、任何称得上和性有关的事物

如果女性器官这对朋友在度假期间经过外头有醉汉争吵的餐车,性器官还是会说:「这里有餐厅。」即使大脑一边拉着它往反方向走,一边大叫:「赶快走!快报警!」

换句话说,女性生殖器学到的是连结特定刺激源与特定生理反应,但这些反应却和愉悦甚至兴趣毫不相关。就像我大学友人的例子,施加在她外阴部的压力—也就是当她被捆绑住,双腿间摆着的那根棒子—触发了性器官的自动反应,却没有同时触发性兴奋;她的性器官说:「这里是餐厅耶。」但她的大脑却不感兴趣。

生殖器有反应就表示「很享受」?

这样的谬误对性兴奋不一致有致命的错误理解:断定女性的生殖器是「诚实指标」,足以证实哪些事物让女性很有感觉,而女性却满口谎言、拒绝承认事实,或单纯受到文化压迫而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深层欲望。就让我们称作「润滑液谬误#2」。

这种对性兴奋不一致的解释看似合理却大错特错,和其他有关女性性欲的错误文化观念殊途同归,也就是我在第五章谈到的道德、健康和媒体讯息,以及男人是预设模式的迷思。常见的错误观念如下:女性经过长期社会教化之后,拒绝承认自己会因为特定事物(例如暴力性爱或蕾丝边色情片)而性欲高涨,所以当女性回报自己的主观性兴奋程度时,她们如果不是说谎、就是拒绝承认隐藏的欲望,或者八成两者皆是。而女性的性器官反应便是铁铮铮的事实。

丹尼尔.伯格纳的《女人到底要什么?》,开场便先介绍性兴奋不一致的相关研究,紧接着描述测谎的相关研究,于是读者不得不归纳出以下结论:女性对自己的性兴奋感受如果不是未据实以告,大概就是拒绝承认。亚曼达.赫斯(Amanda Hess)在网路杂志Slate.com 的评论专栏中则是如此总结:「异性恋女性对男女性爱的真实反应,不及她们自认的反应程度;同性恋女性对男女性爱的真实反应,超过她们自认的反应程度;而所有受试者都不承认自己对黑猩猩性爱画面有反应。」

请特别注意「自认」、「真实」和「承认」这几个字眼。

当然,你已经知道女性性器官只会对性相关的提示自动做出反应:「这里是餐厅。」这和女性「真正」的偏好或欲望并不相关。不过《女人到底要什么?》的读者对此一无所知,所以他们会陷入「润滑液谬误#2」。

而像亚曼达.赫斯这类认同性爱的女性主义者,深信女性身体未必如过时的道德文化观念所说的「性欲低于」男性:看看女性性器官对性爱场面的反应!看看真实的女性性欲有多高涨!依照这种看似可信的说法,仿佛我们的身体展现出秘密、狂野又充满性欲的自我,仿佛只要我们允许自己抛开文化数世纪以来的束缚,就可以拥有任何可能性!

毕竟,女性长期以来受到文化讯息的压迫,导致羞于承认和关心自身性欲。事实上这整本书也都是在讨论如何关心自我内在体验,以及如何信任自己的身体。总之,还有什么比「性器官会告诉你自己喜欢什么,即使你并没有发现」,听起来更像「信任自己的身体」呢?

唉,问题就出在「喜欢」这个字眼;喜欢等同于享受。但是性器官反应并不等同于享受,而是期望。

性器官确实会告诉我们一些讯息,而我们也可以信任自己的器官,不过性器官是根据巴夫洛夫制约经验,告诉我们哪些事物和性爱有关:「这里是餐厅。」和具有性吸引力完全是两回事。

当然,信任自己的身体绝对不会错,只是诠释身体信号的方法要正确。性器官反应是发生在双腿之间的反应,是期望机制;而性兴奋是发生在大脑内的反应,其中包括享受的情绪

嘴巴说不要但身体很诚实?

然而有一项迷思却四处可见:女性性器官可以透露出女性真正的感受,而且比女性自己的说法更准确。

举例来说,我在为这本书搜集资料的过程中,也读了E.L.詹姆丝(EL James)的畅销小说《格雷的五十道阴影》(大家的理由不都是这样吗?「噢,我是为了搜集资料看的。」),而就在打屁股场景首次出现时,发生了性兴奋不一致的状况:当女主角安娜塔希娅被打屁股,她试图逃跑、因为痛苦而尖叫,而且「脸因为一直紧皱着而发疼」。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字眼描述女主角喜欢被打屁股这件事。

之后,男主角/动手的一方克里斯钦.格雷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现在,请你根据对性兴奋不一致的了解,听听看格雷对安娜说的话:「感觉一下,看看妳的身体多么喜欢呀,安娜塔希娅。」(这句话中的粗体字是我想强调之处。)

没错,我读到这一段的时候真想打他一巴掌,但可不是用性感的方式。然而之后的剧情更是不忍卒睹,因为安娜宁可相信格雷,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内心感受,也就是书中描述的「觉得自己被轻视、侮辱和虐待了」。当然肯定有女性会在双方同意的虐待情境下感到性欲高涨,不过所有情节都一再强调安娜并不属于这一类人。

所以,亲爱的E.L.詹姆丝,如果你有看这本书,请理解:生殖器湿润只表示刺激源和性有关,但是否具有性吸引力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我诚挚建议,在新版小说中格雷应该要对安娜说:「感觉一下,安娜塔希娅,看看我碰触你的臀部和性器官后,你的身体感觉到多么强烈的性关联,但这完全没办法让我知道你享不享受。你喜欢这样吗?不喜欢?糟糕,那为了弥补你,我只能认真读艾蜜莉.纳高斯基的书,好好认识女性的性爱机制,下一次我才不会弄不清楚状况。」
感谢你采纳我的建议。

如果你曾经怀疑性器官反应不只和期望系统有关,而是多少也牵涉到享受或渴望系统,只要记住一件事:「润滑液谬误#2」宣称透过衡量女性生殖器对刺激源的反应程度,就可以准确判断女性会因为什么刺激产生性欲;然而这意味着,如果有些女性的性器官对矮黑猩猩交配画面有反应,表示在她们内心深处,观看非人哺乳类交配的兴趣和观看色情片一样强烈。

真的假的?别开玩笑了。

即使如此荒谬的结论摆在眼前,这项迷思还是令人讶异地历久不衰。艾伦.狄波顿(Alain de Botton)在著作《如何思考性这件事》(How to Think More about Sex)中,将湿润的阴道和胀大的阴茎夸张形容为「真挚情感的明确指标」,理由是这两种器官反应都是自动而非蓄意产生,由此可证这些反应不可能「假装」。

若真是如此,那么当医生轻拍你的膝盖肌腱,结果你的腿部自动向外一踢,就表示你是真心想踢医生一脚。或是当你对花粉产生过敏反应,就表示你痛恨花卉。又或是当你因为含着一口发霉又发黑的桃子而口水直流,就表示你觉得非常美味。

千万别误解我的意思:你当然可能很想踢飞医生,有可能讨厌花朵,也可能喜欢吃发霉、发黑的桃子,但你的自动生理历程(physiologic process)并不是正确的判断依据,绝对不是。你也知道,自动生理历程就只是自动反应,而不是出自真心的行为。

然而这项迷思却越来越泛滥,已经到了令人笑不出来,而且相当危险的程度。

如果我们继续抱持错误观念,认为女性性器官反应可以反映出女性「真的」想要或喜欢,就不得不做出以下的结论:如果女性在遭受性暴力的过程中生殖器有所反应,即表示女性「真的」想要或喜欢遭受性暴力。

这可不只是疯言疯语,这是危险言论。

「嘴巴说不要但身体很诚实」的说法不仅经常出现在流行歌歌词,也常见于「坚不可摧计画

 

」(Project Unbreakable)中的影像,这个网路摄影平台汇集性暴力受害者高举标语的相片,而标语内容就是凶手、受害者家人甚至警方曾对受害者说过的言论。不过你我都知道,身体并不会表达「好」或「不好」,只会表达「刺激源和性有关」,身体也不会判断刺激源是否具有性吸引力,当然更不会判断自身是否对刺激源有欲望。在阴道内的阴茎当然和性有关,但是这种状况也可能一点都不具吸引力、令人生厌,甚至想抗拒。即使渴望机制没有启动,生殖器也可能会有反应,而产生反应的唯一意义就是:「这里是餐厅。」至于这里是不是享用晚餐的好去处,则无从得知。

生理反应可证明人是否喜欢特定的性刺激源,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谬论。直到十八世纪,大众仍然深信受孕是性爱中带来愉悦感的阶段,因此只要女性怀孕,表示她一定体验过性愉悦,而既然女性有愉悦的体验,当初就不可能想要抗拒性关系。毕竟,「她说不要但卵巢很诚实。」

这项迷思已经扩散到一定程度,甚至出现在近期的公开论述,在2012 年的密苏里州参议员选举,共和党参选人陶德.艾金(Todd Akin)曾表示:「如果是真正遭到强暴,女性身体自有方法。」对此,即使是身为摩门教徒的总统参选人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也驳斥:「这是侮辱女性,不可原谅且大错特错。」

性研究学者梅丽迪斯.契弗斯常说:「性器官反应不等于同意。」现在我们还得再补充说明:「怀孕也不等于同意。」透过性器官反应来判断愉悦、欲望或同意的程度,简直就和以卵子受精与否作为判断标准一样没有道理,希望你现在已经完全了解这一点。

我们习惯用譬喻来认识自己的身体,习惯用生理状态的描述取代心理状态的解释,例如「我好湿」和「我很硬」真正​​的意义其实是「我很有感觉」,这些譬喻实在太过泛滥,以至于大众开始相信字面上的意思。确实,有一群人企图让大众以为,当女性表示自己没有感觉但生殖器有反应时,女性就是说谎;她可能是故意为之,或是因长期受到文化压迫而失去辨认自我欲望的能力。

我希望从现在开始,读了六个章节的你已经建立正确观念。你已经知道男性和女性性欲的组成部位/元素相同,只是组成方式不同,而且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你也知道,启动性欲加速器和触发减速器的因子取决于情境,而且相较于男性,女性的性欲机制对情境更为敏感,不论是成长过程、文化或生命经历等,都对人体的反应方式与时机有深远影响。你当然也知道,和性相关并不等同于具有性吸引力。

所以女性并不是满口谎言、拒绝坦承或不正常;女性就是女性,不同于男性,如此而已。

评论已关闭